2011年1月16日(一)

    ( )    早上一起来就浑酸疼,我知道是因为昨天打枪累的,但一想到今天下午还能继续打,兴奋之余就把一的酸疼忘到了脑后。好不容易熬到中午吃了饭收拾完回到我住的帐篷,看了下时间才一点过三分,就躺倒打算先眯一下,然后去找团长赴约,但一想到一会儿就可以再继续过枪瘾,浑的血液都有一种要沸腾的感觉也就躺不下去了,反正早去晚去都是去,于是我便下地出了门。

    先来到旁边孙晴住的这个帐篷,轻轻掀开帘子走了进去,蹑手蹑脚的来到孙晴的铺位这里,见她正闭着眼睛侧躺着打盹呢。

    我弯下腰来伸手轻轻推了她一下,小声说道:“喂,我去找团长‘相亲’去了啊!你去不去?”

    孙晴听我说了这话,撩开一只眼皮,瞥了我一眼压低声音说:“不去,你相谁相谁去,我可受不了那个刺激,现在我的手指头还疼呢!睡觉!”说完翻了个脸朝另一边不理我了。

    我看她今天确实是不想去了,就探头到她耳边说:“那我自己去了啊!你睡!走了啊!”说完伸手在她圆圆的股上轻轻拍了一下,转又轻手轻脚的走了出来。

    来到团部的帐篷这里,发现今天在门口当班的警卫员不在,但昨天团长开的那辆猛士军用越野车还停在旁边,我就自己掀开帐帘走了进去,进来抬眼一开,见里面只有强子一个人正坐在凳子上给桌上放着的一堆空弹匣压子弹。

    强子见我来了,忙站起来跟我打招呼说:“大哥你过来了!”

    我点点头说:“啊,过来了,团长人呢?”

    “不凑巧啊!团长说接着上级的命令,有紧急任务就出去了,刚走了还没五分钟呢!”强子说。

    “哦!”,我听了这话倍感失望。

    这时强子又说:“团长走前交代给我了,说今天他临时有任务不能陪你一起去打枪了,但是说的话不能不算数,说让我陪你去,这不通行证都给我了!”说着强子从兜里掏出了通行证放在了桌上。

    我一听这话,又看到了桌上的通行证,立马转悲为喜。对强子说道:“团长真是个爷们,吐口吐沫砸个坑,一言九鼎!”

    强子一笑说:“那是,我们团长从来都说一不二的,等把子弹压完了咱们就出发!车已经加满油就在外面停着呢,步枪和靶纸也都放进去了,不过得大哥你自己开!”

    “好!没问题!”,说着我也走到桌旁,跟强子一起往弹匣里压子弹。

    不一会儿,桌上一共二十多个弹匣都压满了,我和强子一人抱着十几个沉甸甸的弹匣就准备出门往越野车上放,因为两只手都占着,所以来到帐篷门口这里我就打算侧低头用脑袋顶开帐帘钻出去。

    我刚做出要用头顶开帐帘的动作,就感觉门外一股强大的力量透过帐帘作用到了我的头和肩膀上,我在毫无准备的况之下遭受这突然的一击,人被顶了个墩,手里抱着的弹匣也都掉落在了地上,强子一见,忙把手里抱着的弹匣放回了桌上,抢步过来把我从地上扶了起来。连声问我:“大哥怎么样,没事?”

    我咧着嘴活动了一下体,对强子说道:“没事,这谁啊,牛劲可真不小!”

    强子见我没事,帮我掸了掸上的土,之后就蹲下收拾掉在地上的弹匣。

    我心头火起,心想,这谁啊这是?你想进门你就掀帘子进呗,你撞我干吗?这下撞得,快疼死老子了!

    于是我咬着牙伸手猛地把帐帘一撩,见门外的地上坐着一个脚蹬作训靴、穿军大衣、围着黑围巾、头戴军帽的大兵正皱着眉头揉着自己的胳膊,看来他撞上了我,自己也没落着好,这下撞得比我不轻。我心中暗喜,小样儿,让你撞我,这下老实了!

    但咱的风度不能少啊,于是我出门上前两步冲他伸出手说:“以后出门进门的时候可要注意点,别再撞上谁了!”

    他瞥了我一眼,没应声也没拉我的手,自己用手一拄地站了起来。我自讨了个没趣,心想,你小子还倔啊!

    他站起来拍打着上的尘土,我斜着眼睛打量了他一下,见这个大兵个头和我差不多,但没我高,因为他又是帽子又是围巾又是高领的军大衣穿戴着,所以看不请具体的长相,只能看到两只大眼睛闪着精光,让我觉得似曾相识。再细看之下,感觉这个大兵从体型和动作上来看越看越不像是个男人,虽然穿着厚厚的军大衣,但仍然能看出他前鼓鼓囊囊的跟孙晴的感觉差不多。女兵?我心想,不过从哪来的女兵啊,这个营地里除了老百姓里有女人以外,我还真是第一次看到有女兵。

    这时,这个大兵掸净了上的尘土,又斜了我一眼,扭头掀帐帘走进了团部的帐篷,我也随后走了进去,强子正在桌旁擦拭刚才掉落在地上的弹匣,见有人进来了,忙站起来问他找谁有什么事。

    这个大兵一张嘴,便验证了我刚才的想法,这绝对是个女人,虽然说话的声音有点沙哑,好像感冒了,但男人是绝对发不出这样的声音来的,当然伪娘除外啊!

    只听她说道:“这里是程铁山程团长的团部?程团长在吗?我昨天晚上跟他说好了今天有空就会过来。”

    “是的,但团长他刚接到紧急命令,出去执行任务去了,请问你是哪位?找他有什么事?”强子说道。

    “他什么时候能回来?”这女兵又问。

    “这个说不好,不过天黑前怎么也能回来!”强子回答,“你要是有什么命令要传达下来,我去给你找团里其他的干部来!”

    “不用了,也没什么要紧事,我就是来看看程团长,他不在我就在这等他,我是他女儿。”她说道。

    我和强子听她这么一说,都吃了一惊,强子忙给她敬了一个军礼,之后又是让座又是倒水。我则已经石化了一般站在旁边,心想,这就是团长那个闺女!?果然眉宇之间有七分的相似啊!据说年纪轻轻的军衔都快赶上她爹了,前途无量啊!难怪强子像敬神仙一样敬着她,不过她一介女流,劲头可是够足的,想到这里,我伸手摸了摸被撞得现在还隐隐作痛的肩头。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余生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