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3日(上午 一)

    ( )    六点多钟,天开始蒙蒙亮了,我趴在房檐上向下望,见下面的丧尸们也开始散去,有的丧尸就直接钻进了阳光直不到的屋子里,我见了心想,看来我们所处的这栋里也会有为了躲阳光而进来的丧尸,等会下的时候必须要小心注意。我把我的想法跟大家一说,有几个人就打起了“退堂鼓”,但强子一拍脯说他打头阵,又给我增加了不少信心。

    终于,天光大亮了,外面已经再看不到有丧尸活动,我对大家说道:“是时候了,咱们行动!爷们在前面,女人孩子在后面!”

    来到顶的天窗这里,强子第一个爬了下去,我跟在他后面,孙晴也随后爬了下来,之后下来了几个跟我年纪相当的小伙子,那几个打“退堂鼓”的男男女女在最后爬了下来。

    等所有在顶上的人都爬下来以后,我们开始顺着梯往下走,这栋一共四层,最下面的梯口又直冲着这栋的大门,所以我感觉应该还是不会太危险的,只要下到一,跑出这栋的大门,到了外面阳光普照的大院里就安全了。

    强子端着枪走在最前面,我拉着孙晴的手紧随其后,其他人跟在我们的后面。三,走廊里没见有丧尸晃悠,不管它,继续往下。二,看见走廊深处好像是有几个丧尸趴在地上啃死人,离得还远的,也不管,加速继续往下走。来到一,两个丧尸正堵在大门口,强子眼疾手快在丧尸刚发觉还没反应过来之前“砰砰”两枪将那两个碍事的家伙爆头放倒,我们一群人终于冲出了这栋的大门,我们刚都跑出了大门,就见一之中的丧尸们都涌到了大门这里,但它们哪个也不敢越雷池一步,走到有阳光直的院子里来,我们暂时是安全了。

    临时避难营地的大院里,到处都是尸体,有老百姓的,也有士兵的,还有被打死的丧尸的,可以说满地都是尸体,走路都得跳着脚走。昨天营地里上千老百姓,一百多大兵,到现在怕是只剩下这二十多个人还活着,我心里是一阵感伤。

    一群人跟着强子来到了连部的大帐篷这里,一掀帐帘,就见里面三个穿着军装的丧尸正跪在地上啃咬一具大兵的尸体,强子先是愣了一下,最终一咬牙,手起枪响,把这三个丧尸全部爆头消灭,之后双眉紧锁低头走进了帐篷里。我看见刚才强子的神,又瞥了一眼地上的那几具尸体,心里一动,明白这几个变成了丧尸的士兵和地上那死了的大兵强子八成都认识,而且强子现在的心肯定是很不好,也就没说什么。强子又检查了一下里面再没有隐藏着的丧尸了,招呼了一下,大家才都走进了帐篷。

    强子走到桌前,一看那在桌子上放着的无线电台就咧了嘴,直说“完蛋”。我见强子这么说,赶忙走到电台那里,只见电台被子弹打了好几个洞,应该是夜里大兵们和丧尸战斗的时候打的。

    我问边咧着嘴的强子:“都打成这样了,还能用吗?”

    强子边摆弄着电台边摇头说:“不行了,八成是子弹把里面的电路板打坏了,现在什么声音都没有!”说着强子把连在电台上的耳麦递给我。

    我把耳麦贴在耳边仔细听着,果然,别说通话的声音,连噪音都听不见一丁半点,看来是彻底坏了。

    我扔下耳麦,转对人们说道:“看来咱们得自己想办法了,电台坏了,没办法跟外界取得联系,总指挥部那里也就不会派人来救,咱们只能是自力更生了!”

    人们听我这么说,都失望的唏嘘起来。

    我问强子:“总指挥部在哪?”

    强子一指旁边黑板上挂着的一张地图说:“在房山区,琉璃河火车站那边。”

    我来到旁边的黑板这里,仔细查看这张地图,见这张地图上清楚的标注了北京各个城区的临时避难营地的位置等等信息,我让大家聚拢过来,商议下一步怎么办,我指着地图说道:“咱们现在的位置是在这里,总指挥部是在西南边这里,看来只能是咱们自己过去了!”

    我又问强子:“你们来的时候是走的哪条路?”

    强子说道:“我们来这里的时候就是从京石高速转到六环,最后下了六环在这个医院建的营地!在我们来这之前工兵已经把路清理了一段了,还算比较好走。”

    “嗯,那就好,那咱们就按原路返回!”我点着头说道。其他人也表示同意。

    “那我们大家都分一下工!各干各的,争取一个小时内也就是上午九点半左右咱们准备完毕出发。”我看了下时间说道。

    “行,那你就分派任务,我们听你的!”人群中几个和我年岁差不多的小伙子说道,其他的人也都点头同意。

    我听了点点头,心里很高兴,看来大家已经认同我了,只要人们心齐了,事就好办了。

    于是我说:“咱们要去那边肯定是要开车过去,大家都谁会开车?”

    说罢,人群之中就有几个人应声。

    我说:“营地里还停着不少运输给养的军车,应该不会全都损坏的,会开车的人去找几辆车况好的,把油都加满,到时候咱们好开车上路。”

    我扭头问强子:“你是炊事员,这营地离除了米面菜这些得做熟了才能吃的东西以外,有没有压缩饼干什么的?”

    强子听了说道:“有,来这建立这个营地的当天我们为了图省事尽快把营地建起来就是吃的压缩饼干和罐头,我记得剩下了几箱,都搬到后边存放应急物资的帐篷里去了!”

    “有就好,那边那几位,等下你们跟强子去后边看看,把能吃能喝的都搬来,大家现在都饿着呢,最好在出发前咱们都能吃点东西垫垫底,如果能多准备一些吃喝在路上应急就更好了。”我说。

    “好!”那边那几个人应道。

    “不过要注意,只能拿包装完好的,包装破损的有可能已经被病毒污染,咱们现在没有条件消毒,绝对不能吃。”我对强子和那几位说。

    那几个人和我对视点了点头。

    我又对强子说:“现在这里这二十多个人怕是就你当过兵会用枪,我想咱们也应该弄些武器带上以防万一,等下我带几个人去捡些枪回来,你带他们收拾完吃喝的就来这帮我们验枪,然后教教大家怎么用。”

    强子听了点头表示明白。

    最后把老人和小孩安排在连部的大帐篷里休息,我们就分头开始了准备。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余生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