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9日(夜)

    ( )    干活多饿得快,这话一点不假,我记得中午我俩都吃的不少,这还没到晚饭时间呢就都又饿了,我来到厨房里,看见有米有面,冰箱里有菜有,做饭的家伙也一应俱全,于是决定自己做晚饭吃,不再吃面包火腿肠了,那东西实在是吃够了,还是留在路上充饥!我喊来孙晴给我帮忙淘米洗菜,她很好奇我还会做饭,所以在我动手做的时候一直在我边看着,不一会,香喷喷的米饭,腾腾的炒菜就都出锅了,我俩把饭菜端到客厅这里,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吃饱以后,孙晴自保奋勇把碗筷收拾干净,我俩就进了卧室,躺在上烤着电暖气消食,这时天已经黑了,而且能隐隐约约听到远处传来丧尸们低沉的吼叫声,看来天一黑,没有了阳光的直,丧尸们又恢复了活力出来溜达了。

    躺了一会之后我来到卫生间上厕所,一扭头发现了墙上的电水器,看到了水器,我觉得浑都不舒服起来,今天一天又是土又是汗,都快脏的不能要了,心里着实想着洗个澡,于是我打开了水器的开关,指示灯显示正在加,一想到一会就能洗个水澡然后睡个舒坦觉,我心里一阵高兴。回到卧室里跟孙晴一说,她也美的不得了。

    我俩又继续边聊天边等着水烧,我忽然想起来,内衣内裤都扔在客车上没要,洗了澡没得换,便跟孙晴说了这个事。

    孙晴说:“我下午收拾东西看见这个超市里有卖的,秋衣秋裤,内衣内裤都有,咱们去拿几来穿!”

    我点头同意,心想这丫头转变的还快的,今天上午还说拿人家的东西不好呢,到了晚上就觉得是理所当然的事了,真是孺子可教啊!

    于是我俩轻手轻脚的出门来到外面的超市,先再次检查了一遍超市大门和仓库铁门的门锁,然后找到自己穿的号码,各拿了一秋衣秋裤、背心短裤和一双拖鞋、一条毛巾以及洗发水、香皂、牙刷、牙膏等等,顺手又拎了几张毛毯当做晚上睡觉时候的铺盖之用,之后抱着这些东西又轻手轻脚的溜了回来。

    我到卫生间里看了一下,水已经烧到了可以洗澡的温度了,我对孙晴说:“水好了,里面冷,我先进去洗,我洗的快,我洗完了里面也就暖和了,你再去洗。”

    孙晴点头同意。

    我脱了外衣外裤,拿着换洗的衣服等物进了卫生间洗澡。这个澡洗的我浑舒爽,舒服劲就不用多说了。我洗完穿好衣服出来,看见孙晴早把衣服脱了,正裹着个大浴巾抱着电暖气等着呢,八成是刚才又出去了一趟拿了个浴巾回来,看见我出来了,她就连蹦带跳的进去洗去了。

    孙晴早已经把毛毯在上铺好了,我顺势一倒躺在了上,卧室里开着电暖气,一点也不冷,我伸了个懒腰,觉得浑上下都要散架了。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已经是晚上快九点了,我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说了现在的况后就边给手机充电边登录了MSN,看见“美利坚鸟”这小子正在线上,随即给他发消息问好。

    旋即收到了他的回复说:“一切都好,蒙特利尔这边目前很安全!”

    我说:“那就好,但也不要掉以轻心,国内现在这个况怕是难保了!现在连电视信号都已经断了。”

    “那你可要好自为之啊!电视信号无所谓了,只要通讯没断就行!”他说。

    “这个难说啊,说不准什么时候可能就会断了。”我说。

    “那可就麻烦了啊!我姐要是联系不上你非疯了不可!”他说。

    “那真断了谁也没辙啊,你姐没上线干吗去了?”我问。

    “一早起来就跟我爸妈他们一起去找房子去了,刚走一会。”他回答说。

    “那等你姐回来你告诉她,万一通讯断联系不上了千万别急,我只要一有条件就会上网跟她联系的,让她自己注意体。”我说。

    “好的,知道了,我会跟她说的,不过你好像少说了点什么啊老兄!”他说道。

    “少什么了?应该没有!”我问他。

    “按美国这边的习惯,你那句话最后边至少还应该加上‘我你’这三个字啊!”他说道。

    一句话给我说了个大红脸,我说:“那兄弟你就帮忙给加上!我逃了一天都快累了,先休息了啊!你也多保重!”

    “呵呵,好的没问题,我绝对给你加上好多好听的,你就放心休息!回见啊!”他笑着说。

    之后我下了线,把手机放在头充电,躺在上迷迷糊糊的就要进入梦乡,这时我耳朵里听见门开的声音,紧接着听到穿着拖鞋“嗒嗒嗒”跑动的声音由远及近,之后感觉到有人在推我,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见孙晴慌慌张张的指着卫生间那里哆哆嗦嗦的说:“有、有丧尸!”

    我听了她这话一个鲤鱼打就从上蹦了下来,抄起边放着的一个折凳光着脚就冲进了洗手间,进去一看,连丧尸的毛也没见一根,我小声问她:“哪有丧尸啊?”

    她扒在卫生间的门框上,探进头来,伸手一指,小声说:“就在窗户外面,你听,还在叫唤呢!”

    卫生间的窗户在北面的墙上,离地面很高,设计的也很小,上面还焊着铁栏杆,我靠近窗户这里竖起耳朵来一听,果然听到外面有丧尸低沉的吼叫声和走动的脚步声,但它们叫也是白叫,进不来,这也只是虚惊一场而已,于是我冲着孙晴摆了摆手,轻声说道:“没事,不用怕,进不来,洗你的澡,洗了睡觉了,困死了都!”我边说着边打了个呵欠向卫生间外走。

    刚走出卫生间的门口,突然看见孙晴就脚上趿拉着拖鞋,浑上下一丝没挂的站在那里,只见她上皮肤雪白,材极好,高耸的部上点缀着两点樱红,细嫩的腰肢,平坦的小腹,一抹乌黑覆盖在那神秘的三角地带,浑圆的部,修长的美腿,……。这时孙晴也意识到了自己光溜溜的站在我面前,顿时小脸涨得通红,低头从我边擦肩而过,钻进了卫生间关上了门,只留下看得直了眼的我光着脚站在原地。而我下的小兄弟在肾上腺素的作用下早已把头伸出去了老远。我镇定了一下心神之后,回到上躺下拉了条毛毯盖在上,满脑子里还都是刚才的那一幕。

    又过了一会儿,孙晴洗完了,裹着浴巾从卫生间里出来,拿了换洗的衣服后又进去了,片刻后,见她换好了衣服走了出来,虽然她现在穿着秋衣秋裤,但我好像依然能清楚的看到那层布料下面那雪白的**。

    孙晴上了,躺在了我旁边,我扭头看着她,见她的脸依然是红扑扑的,我皱着眉头压低声音问她:“你也太不注意了,都被看光了,你也不怕我犯点什么错误啊?”

    她听了先是脸一红,之后说道:“我从来都很注意的,但现在这是特殊时期啊,我也不是有意要当暴露狂的!再说了,我可是叫你哥哥的啊!当哥哥的不会把妹妹怎么样!”说着笑眯眯的伸手把我的右臂抱在了她的怀里。

    顿时我感觉到我的胳膊被两只充满弹、柔软而又温暖的球夹在了当中,一下子我的小兄弟就更加血脉贲张了,弄得我有点不知所措。我还想对她再说点什么,一扭头发现她已经睡着了,看来她对我还真是放心啊,也不怕我会对她干点什么。我看着她,想到她刚才说的话,又想到了菲菲,我的火气也就下去了。我轻轻的把胳膊抽出来,给她盖好毛毯,翻了个朝向另一边,耳朵里听着外面丧尸们低沉的吼声和孙晴平静的呼吸声,觉得意识越来越模糊,渐渐的就进入了梦乡。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余生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