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9日(上午 一)

    ( )    一睁眼,发现外面已经天色大亮,我居然又睡着了,真是够没心没肺的,外面闹丧尸呢还能睡着,我心想,不过又一想,这不正说明咱心理素质好嘛,处惊涛骇浪之中犹弄潮尔,想到这里我又飘飘然起来。我一抬头,从后视镜里看见孙晴躺在最后排的座位上也睡着了,遂打消了刚才那处变不惊的荒唐想法。我看了下时间,已经是上午八点多钟了,我站起来走到车厢最后面孙晴这里,见她侧躺在座位上,睡的正香,上盖着她的羽绒服,两条白花花的腿露在外面,在车窗外明媚阳光的照耀下直刺人眼,刺的我也有点血沸腾,真想掀开她的羽绒服好好看看里面的光,但这个念头一闪即过,现在实在不是想这种事的时候啊!而且再怎么说咱也是个纯爷们,不能干这种事。看她睡的这么香,我也不好意思叫醒她,让她再睡会。但她睡我不能再睡了,于是我开始在车里翻找可能用的着的东西,行李架上还有很多其他乘客在逃走时来不及带走的大包小包,反正现在这些也都是无主的财物了,挨个翻,看什么顺眼就拿什么,不一会就翻出来一些吃的喝的和一些面额不等的钞票以及打火机、小手电筒、剪刀、纸巾、上网本等等。

    这时,孙晴也醒了,她裹着羽绒服走过来问我说:“你这是干嘛呢?”

    我一边继续翻着,一边说:“找东西啊,你醒了就帮我一把,一块翻!把咱们能用得着的都拿出来。”

    “这不是偷别人的东西吗?”她说。

    “什么叫偷啊,这叫拣!这些都是没人要的东西了。”我说。

    “那也不好!”孙晴哼哼着说道。

    我心想这傻丫头,连小命都快保不住了,还没忘那“八荣八耻”呢,不用说这在学校绝对是好学生,上学上的脑袋都不会转弯了,都一根筋了。于是我说:“那你就一边歇会,我自己翻,你那衣服干了没有?不能成天光着股裹着羽绒服呆着!”

    她听我这么说,脸腾一下就红了,把羽绒服又使劲在上裹了裹,说:“我有换洗的衣服,不过都在下面行李舱我的箱子里呢。”

    我听她这么说以后也想到,我的旅行包和笔记本包也放在下面了,于是我停下手里的活,来到她这问她说:“你的箱子是什么样的?”

    “黄色的拉杆箱,就放在下面行李舱靠近车门这边了。”她说。

    “知道了,我出去给你把它拿上来,我的行李也在这边,我一起都拎上来。”我说。

    “外面有丧尸!”她急着说。

    “现在是白天,阳光这么充足,丧尸是不会在阳光直下活动的,这个不用怕。”虽然嘴里这么说,但我仍然是从车里前后左右的位置向外望了一个遍,确定四周没有丧尸活动,之后我按电钮打开了客车的前门下了车。

    外面虽然是阳光灿烂但还是够冷的啊,比温暖的车里冷太多了,我拉开客车行李舱的门,看到一个黄色的拉杆箱就靠着门边,我一把把它拽出来,又把我的旅行包和笔记本包也拿出来,一块放到车上,见行李舱里还有个大铁皮匣子,我打开一看,里面放的都是修车用的工具,有大号的扳子、改锥、撬杠等等,我也顺手拎回了车上。之后关上行李舱的门,回到车里按电钮把前门关好。

    孙晴把她的箱子拉到后面去换衣服了,我则继续翻着那些无主的行李,不一会儿,我把所有的行李都翻了个遍,找出来的吃的喝的放在了前排的一个座位上,钱这东西虽然不知道在现在这样的况下还能不能用得上,但有比没有强,就都塞进了我的钱包里,之后坐在前排的座位上为下一步做打算。这时孙晴也换好了衣服,走过来在我边转着圈给我展示,还问我这么穿搭不搭。我撇了她一眼,见她从上到下都换了,上换了件褐色的皮夹克,下换了条深蓝色做旧的牛仔裤,脚上也换成了黑色的平跟中桶小皮靴,我心想这娘们抽什么风啊,都这时候了还有心思臭美,现在我们是去逃难,不是去走秀,你穿的再好看丧尸见了能不咬你是怎地,丧尸可不好女色,不会中美人计。但心里想嘴上不能这么说啊,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嗯”了一声表示认可。

    她坐到我旁边问我:“我们怎么办啊?”

    我刚张嘴话还没说出来,就接到了老妈打来的电话,老妈说现在保定市里还没有爆发丧尸病毒,而且三十八军已经整个把保定市戒严了,现在市内一切都还正常,也很安全,说可能的话就让我赶快想法回去。我刚撂了电话,孙晴的手机也响了,是她妈打来的,我在旁边听着说的也差不多是这个意思。于是我俩把目的地选在了老家保定。

    我翻开从驾驶座旁边找到的地图册,对孙晴说:“现在咱们大概是在这个位置,保定在这,要回去的话,最好走的路应该就是继续走京沈高速,之后走南六环,再走京石高速。”我边说边指给她看。

    “好远啊!”她说。

    “大概两百公里!”我说。

    “那我们怎么走呢?”她问我。

    “目前看来,只能是溜达着走了!”我说。

    “不是,那要走到什么时候才能到啊!”她说。

    “别废话了,吃点东西,收拾一下,等会我们就上路!”说完我递给她一袋面包两根火腿肠一瓶矿泉水。我自己也拿着一袋面包吃了起来,孙晴看样子是没什么胃口,吃了几口之后就不再吃了,坐在那里发呆。我几口塞进去一个面包,喝了几口水,把余下的吃喝找了个结实的塑料袋装进去备用,之后就跟孙晴商量让她把她的拉杆箱放弃不要了,不然拉个大箱子根本没法走,她虽然是一万个不乐意,但也没有办法,只好同意只带几件衣服,其它的东西都扔了不要。我把我的旅行包里的衣服拣了两件出来留着,其它的扔下,和孙晴挑出来的她的几件衣服一起塞回我的旅行包,咬咬牙把笔记本电脑扔在了车上不要了,从那些无主行李中拣出来的可能用得到的东西也都找地方装好,我背上旅行包,让孙晴拎着装着余下的吃喝的塑料袋,按电钮打开车门,手里拎着撬杠下了车,孙晴一只手攥着我给她的那个大号扳子,一只手拎着袋子,跟在我的后,我俩看着地图顺着高速向西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余生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