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9日(凌晨 二)

    ( )    离着客车还有段距离就看见孙晴在那跳着脚向我这边望,我跑过去一把拉住她,拽着她继续向前跑,边跑边说:“你还在那傻站着看什么呢?后面丧尸来了,还不跑!没看见车上的人都跑光了啊!”

    孙晴委屈的说:“我在等你回来啊!你说让我等着你的!”

    我听了她的话心中一颤,心想,真是个傻丫头,但也不得不对她一诺千金的态度刮目相看。

    我说:“傻丫头,那我要是不回来自己跑了呢?你还不跑啊,等下丧尸就跑过来咬你了!你不怕吗?”

    “你肯定会回来的,你不是那种说话不算数的人。”她说。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说话不算数的人啊?我要是被丧尸吃了呢,那还怎么回来啊!”我说。

    “我就是知道,我边没有那样的人!你要是那样的人,干吗还顺着高速跑回客车这里来啊!直接翻过高速护栏往哪跑不行啊!不是比在高速路上更安全嘛!”说完她一撇嘴。

    我一想也是,高速路两侧都有一人多高的护栏网围着,丧尸在里面,翻过护栏网到外面应该会更安全一些。

    于是我停下来对孙晴说:“你说的有道理,我们翻出去。”

    “什么?”孙晴问我,显然她还没有明白我的意思。

    我一指旁边的高速路护栏网说:“我们翻过去到外面。”说着我把她拉到了护栏网这里。

    “这么高我哪爬的上去啊!”她说。

    “我在下面抬着你!”说完我扶着她,又是抬、又是举,终于把她弄到了护栏网上。

    她骑在上面不知所措,对我说:“太高了,我不敢跳啊!这边是沟。”

    “等我翻过去在下面接着你!你在上面抓紧坐好。”说完我向后退了几步,之后鼓足力气向着护栏网跑来,右脚使劲一蹬地,体向上弹起,左脚又顺势在护栏网上一蹬,探出十指勾在护栏网的网眼上,双臂一用力,体往上一纵,右腿一跨,来了一招“张飞骗马”就骑到了护栏网之上。都说人在危急时刻体中的潜能会爆发出来,我想刚才就是我的潜能爆发了!还别说,哥们这潜能可够足的!上护栏网这一整动作一气呵成,不次于成龙、李连杰啊!想到这我心中一阵暗喜。但现在不是自美的时候,于是我把左腿也跨了过去,纵跃下。护栏网这边的沟挖的可是够深的啊,跳下来的时候蹲的我脚脖子生疼,但也顾不得这个了。

    我站起来张开双臂对还骑在网上的孙晴说:“跳下来,我在下面接着你,没事摔不着的!”

    “那你可接好了啊!我要跳了!”她说完,小心翼翼的把还在网那边的另一条腿迈过来,一跳了下来。

    我急忙去接她,没想到这小丫头个子不高,分量可不轻巧,一下就把我扑倒在地当了她的垫,她则躺压在了我的上,还好我俩谁也没受伤。这时高速路上活人的叫喊声已经远去,而从我们刚刚跳下的这段护栏网的里面传来了丧尸们低沉的吼叫声,我忙把孙晴抱在怀里,伸出左手捂住了她的嘴让她不要出声,她则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我俩躺在高速路护栏网外的排水沟里,四只眼睛直勾勾的向上盯着高速路的护栏网里,借着停在高速路上车辆的灯光,我模模糊糊的看见一群“人”晃晃悠悠的,也可以说是一瘸一拐的向着人们逃跑的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从喉咙里发出了“嗷嗷”的吼叫声,这些应该就是丧尸了,虽然天黑光线不足,眼里看不清楚它们具体长什么样子,但回想起从网上看的那些照片和视频,心里也很清楚了。我俩屏住呼吸,目送着这群丧尸朝着人们逃跑的方向远去,我感觉我都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终于,这群丧尸离我们远去了,我可算是放下了心,躺在地上喘着气,调整着绪,让自己镇静下来。我松开了捂着孙晴嘴巴的左手,突然感觉到我的右手抓着一团软软的很有弹的东西,刚才太紧张了,一直都没有意识到,我又捏了几下,心里还琢磨着这是什么东西手感这么好。猛然间,我反应过来,我抓着的是孙晴的部。孙晴从护栏网上跳下来,压在了我的上,我俩就躺在了排水沟里,之后丧尸来了,我把她抱住,左手捂住了她的嘴,右手就下意识的抓在了她的上,刚才丧尸从上面走过,我一直都处于极度的紧张之中,所以也没有感觉到,直到现在放松下来了才发觉。我忙把手拿开,注意着孙晴的反应,我想她八成会跳起来大骂我“流氓”之后再给我两巴掌。可是等了一会也没见她有什么动作,还是在躺着喘气,看来她比我害怕的多啊,现在还没回过神来,对我抓她的部完全没有感觉,早知道我就再多摸一会了。又躺了一会之后,我已经完全平静下来了,我推了推她,这时她才有了反应,扭过头看着我,直勾勾的双眼之中满是惊恐。

    我压低声音对她说:“没事了,那一大群丧尸早走远了!应该是安全了!”

    她呆呆的冲我点了点头,之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她这一哭不要紧,吓得我头发根都竖起来了,忙又伸手捂住了她的嘴,把她的头搂进我的怀里,轻轻的摸着她的头发,小声对她说:“你可别哭啊!你一哭万一让丧尸听见,又把它们引回来怎么办!别哭了啊!”

    她听我这么说了,立马止住了哭声,只是鼻子里还低声抽泣着。

    我搂着她,躺在排水沟里,心里盘算着下一步怎么办。我想现在回家的车是坐不成了,家里也不知道我现在的处境,现在在这里已经爆发了丧尸病毒了,那估计丧尸来的方向,也就是北京那边八成早已经大爆发了,老家那边怎么样了还不知道,还是先和家里联系一下,让老爹老妈赶快行动,马上走人,至于我自己,只能是自求多福了!我把我刚才的想法轻声告诉了孙晴,她早已没了主意,只好对我言听计从,我俩各自拿出手机坐在高速路旁的排水沟里跟家里联系,我跟家里说了现在的况,让他们按照之前商定的方案执行,老妈知道我平素就办事谨慎小心,也就没再多说什么,互相嘱咐了几句之后我和家里的电话就告一段落,之后我又上了MSN跟菲菲报平安,还没打几个字,菲菲的国际长途就又打了过来,哭哭啼啼的弄的我心里好是难受,在我一番晓之以理、动之以的劝慰之后,终于把菲菲哄好了。挂了电话,我看见一旁的孙晴还在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跟电话那头的八成是她妈妈在那里互诉衷肠,这个平里家中的乖乖女,父母的掌上明珠这下可要遭罪了!今天这个电话打完,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相见呢!我心想,让她再说一会。

    于是我慢慢站起,从排水沟里探头出来观察高速路上的况,路上除了车辆的灯光之外,再没有别的光亮,除了还没有熄火的车辆的发动机发出来的“突突突”的声音和“嗖嗖”的风声之外,也再听不见别的声音,包括丧尸的吼叫声,我确信周围已经安全了之后,放心的站起来走了几步活动了一下体,被冷风一吹,感觉是浑冰凉,冻得我直哆嗦,原来是之前太紧张,上出的冷汗都把内衣浸湿了,现在放松下来被冷风一吹,感觉冰冷刺骨,我急忙把外的拉索拉好。借着高速路上停着的车辆发出的微弱灯光我用手掸着衣服上的土,掸腿上的土时,无意之间用手一摸,裤子的左大腿这里湿了一大块,怎么会湿了呢?我又摸了摸右大腿这边,这边是干的,看来不是出冷汗透湿的,而且我的裤子很厚,里面还穿了毛裤和秋裤,就算出汗也不可能透出来啊!我蹲下子摸了摸排水沟底部的土地,这边没有下雪,地面是干的,也就不可能是从地上沾湿的。那到底是哪来的水把我的裤子弄湿了一块呢?难道是我受伤了流的血把裤子弄湿了,不过怎么感觉不到疼呢?想到这里我一下慌了神,天很黑我穿的又是条深色的裤子根本看不出来弄湿裤子的是不是血,于是我急忙用双手从上到下摸了一个遍,没有感觉疼的地方更没有出血的地方,我才放下了心,不过我的裤子为什么湿了一块还是没找到答案。管它呢,我人没事就好!一旁的孙晴这时也打完了电话,正盘着腿坐在地上发呆,鼻子里依旧在低声抽泣。

    我走到她近前,拍了拍她的肩膀,低声说:“好了,电话也打完了,也应该放心了,咱们想想下一步怎么办!起来,别在地上坐着了,一会该着凉了。”

    说完我伸手把她从地上拉起来,她站起来,也是被风吹的一阵发抖,看来她也是被吓得出了一冷汗啊!我想。我帮她掸着上的土,摸到她腿上也湿了,我问她:“你腿上怎么湿了?”

    她听我这么说,自己也伸手摸了一下,之后只听她“呀”的叫了一声,就蹲下了去,双臂抱着头,又“呜呜”的低声哭了起来。

    她这一哭,弄的我有点不知所措,只好又凑到她边,柔声细气的问她到底怎么了,问了半天之后,她才压低着声音带着哭腔从牙缝里挤出来几个字说:“我尿裤子了!”

    我听她这么说,又想到我裤子上湿了的那一块,心里是又好气又好笑,差点就乐出来了,但是我理解她现在的心所以一咬牙又给憋回去了,我对她说:“没事的,尿裤子怕什么啊,谁没尿过啊,你放心,这个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不会再有第三个人知道的,不哭了啊!赶紧起来咱想办法把衣服弄干,这么下去你非得感冒了不可!那可就麻烦了!”

    她听了之后点头同意,我又把她拉起来,伸手在她股底下轻轻摸了一下,果然是湿的厉害,看来这丫头把昨天晚上喝进去的一桶红茶都释放在裤子里了,我也捎带脚沾了点光。不过这么下去可不行啊!室外温度这么低,她还穿着条湿裤子,时间长了不感冒了才怪啊!现在得赶紧想办法把她的衣服弄干或者给她找干衣服换上,其实最主要的找个不刮冷风暖和点的地方呆着。我思来想去,又想到了我坐的那辆客车,我跟孙晴说了我的想法,她一听,一个劲的摇头,说高速路上有丧尸,回去太危险。但现在只有这华山一条路没别的选择了,所以我只能跟她一遍又一遍的说明厉害关系,最后终于做通了她的思想工作。

    我看了一下时间,现在快到早上六点半了,东方的天边也有点泛白了,我拉着她顺着高速路的排水沟往我们坐的那辆客车的方向走,其实我俩也没跑出去多远就跳过护栏网到外面了,所以走了没几步路就到了客车这里,客车就紧挨着护栏网停着,可以清楚的听到客车没有熄火,发动机还在“突突突”的运转着的声音,车里的灯也还开着,透过车窗玻璃,可以看到车里应该是空无一人,应该也不会有丧尸!我借着车里的灯光,观察着客车周围的况,确认安全之后,又把孙晴抬到了护栏网上,我现在也没有了之前那在危急时刻爆发出来的潜能了,费了半天牛劲才又翻过护栏网,我蹑手蹑脚的上了客车,在里面转了一圈确认没有丧尸车内安全之后,又下了车从护栏网上把孙晴接下来,我俩一块回到了客车里。上车后第一件事就是赶紧按电钮把车门关好,之后我就一股坐在了司机的驾驶位上休息,我从车厢内的后视镜中看见孙晴自己跑到最后面我们之前坐的座位那里,把弄湿了的裤子脱下来扔在一边,又从她自己的小包里拿了包纸巾出来在那擦了一遍又一遍,我心想女人就是事多,而且这个事我也帮不上忙,也就没再理她,让她自己在后面鼓捣,我正好抽空歇会。我闭上了眼睛,吹着暖风,感觉浑舒畅。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余生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