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9日(凌晨 一)

    ( )    不得不说坐着睡觉真是人生一大痛苦,虽然座椅可以向后倾斜,人可以半躺着,但长时间保持这一个姿势依然是很难受,我估计半不遂就这感觉,再加上这客车在路上忽起忽停,晃晃悠悠的跟坐船一样,这难受劲就别提了!我现在倒是很羡慕旁边那个小的孙晴,她跟只猫一样侧躺蜷缩在座椅里,上盖着羽绒服睡得正香呢,嘴里还哼哼唧唧的说着梦话。

    我实在是睡不下去了,坐起来,活动了一下体,之后掏出手机来看了一下时间,现在时间是一月九凌晨三点多,菲菲她们那边应该就是八下午两点多,我想,应该已经到了蒙特利尔了!于是我就用手机登录了MSN,果然菲菲正在线上呢。

    我给她发消息问道:“到了?”

    稍等了片刻后菲菲给我回复了消息过来说:“嗯,中午到的,现在在蒙特利尔东郊的一家旅馆里。”

    “你今天起的这么早啊?你那边才凌晨三点多?”菲菲又问我说。

    我回答她:“还没到家呢,根本没睡。”

    “怎么回事啊?还没回去,不是说晚上就能到吗?”她说。

    “中国特色的堵车,堵起来就没完!”我说。

    “哦,那没办法了,只能等着。”她说道。

    “是啊!所以就一直等到现在了,你那边况怎么样啊?丧尸病毒。”我问她,

    “加拿大这边还好,不过看新闻说美国和欧洲那边已经基本沦陷了,美国联邦政府也搬到加拿大这边来避难了,美国国内剩下的大兵也都接到了往这边撤的命令,美国总统说要守住加拿大这块最后的净土。今天来蒙特利尔的路上就看到有数不清的飞机从头上飞过,八成就是大兵们撤过来了。”她说。

    “哦,这样也好,有没有说美国政府搬到加拿大哪个地方去躲着了?”我问。

    “这个没说,不知道在哪呢,怎么了?”她反问我。

    “背靠大树好乘凉啊!政府呆的的地方肯定是最安全的,绝对是重兵把守,最后的防线,有可能的话就去政府的所在地长住去!”我说。

    “算了,那些当官的怕死鬼,才不会告诉你他们住哪呢!母猪会上树,他们也靠不住!”菲菲说。

    “哦,那就只能是自己注意了,发现况不对,立马开溜!”我说。

    “嗯,已经做好了时刻开溜的准备了,你也一样啊!”她说道。

    我刚打了字说:“知道了,不用担心!”还没来得及按发送按钮给菲菲发过去,就听到前方传来了接连几声震天响的爆炸声,震得客车也是一阵颤动,车上的乘客们被巨大的爆炸声惊醒,纷纷站起来向外张望看到底出了什么事,客车司机也打开了车门下了车,几个男乘客也随后下车去查看状况。

    孙晴也被爆炸声吵醒了,揉着朦胧的睡眼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从座位上爬起来,问我说:“怎么了?大半夜的哪里放炮了?好响的炮啊!”

    我一听感这位还做梦呢,于是说道:“应该不是放炮!你在车里等着别动,我下去看看怎么回事,一下就回来。”

    她冲我点头表示明白,我穿上外下了车,来到高速路上,很多人都从自己的车里下来察看况。远远的就能看见前方火光冲天,漆黑的夜空也被映红了一片,我向前走了几步,借助高速路上堵着的车的灯光看到路旁的标示牌上写着“香河服务区2KM”,看到这个牌子我心想,宝坻到香河,一共五十多里地居然开了一宿还离着两公里,这车真是没法坐了,溜达着也早到了!我看着这块指示牌,又望了望前面冲天的火光,一个想法涌上心头,是不是前面香河服务区里爆炸了?

    突然我听到兜里的手机响了,我掏出来一看是菲菲打来的,忙按下了通话键。

    听筒里传来了菲菲的声音:“你干嘛呢?挂着MSN也不说话?睡着啦?”

    “没有,刚才前面不知道什么地方爆炸了!我下车来看看。”我边说边继续向前走着。

    “爆炸了还去看什么啊!多危险啊,快回去!”菲菲冲我嚷道。

    “没事,还离着很远呢!”我说。

    “你再走几步就近了,离近了不就危险了啊!”菲菲又说。

    “知道了,我这就回去了!”我无奈的说。

    这时,冷不防从正前方黑影中窜过来一个人跟我撞了个满怀,因为我人长的比较壮实,他撞过来的一瞬间我用力一,所以我只是体一震手一松手机掉在了地上,而撞我的那人个子不高材瘦小反而被我撞了回去,一个墩坐在了地上。

    我心头火起,边弯腰捡起手机,边冲那哥们吼了一嗓子:“深更半夜慌慌张张的瞎跑什么啊!见鬼了你!”

    没想到那哥们“噌”一下从地上蹦起来,又朝着我来的方向飞快跑去,边跑边回头冲我喊了一嗓子:“丧尸来了,快跑!不跑就真成了鬼了!”

    听了他这话,我脑袋里“轰”的一声好像火山爆发了一般,心想,不会这么快!我这还没到家呢就爆发了!新闻上说的爆发地点离我这里不是还很远嘛,看来真是信哥也不能信新闻啊!片刻之后,我恢复了平静,心里盘算着该怎么办。只听前面一阵大乱,有喊叫声,哭声,还有尖叫声和惨叫声,之后更多的人向着这边跑了过来,有男有女,有上年岁的也有小孩子,其中就有我坐的那辆客车的司机,人们边跑边喊着:“丧尸来了,大家快跑!”看来之前撞我的那哥们跑的是真快啊!我心中感叹。

    这时我的手机又响了,我一看还是菲菲打来的,我就边向回跑边接了电话。

    菲菲说:“你干吗去了?我喊了半天你也不出声!刚才怎么回事啊?乱哄哄的。”

    于是我就把刚才发生的事跟菲菲说了,她听了以后也是一阵沉默,之后她哭着说:“你可要小心啊!记得我们拉的勾!”

    “嗯,我知道了,不会忘的,你放心我没那么容易就完蛋,你自己也保重,我先逃命去了,有机会再联系你啊!”说完我挂了电话,把手机塞回上衣的内兜里。一阵风似的向我坐着的这辆客车跑去。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余生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