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日

    ( )    有了昨天的经验,我今天刚过七点就早早的起了开电脑登录上了MSN,“美利坚鸟”姐弟俩还没有上线,这个时间估计是正在吃晚饭!

    于是我打开了常去的网站看今天的最新新闻,第一眼就看见了关于丧尸病毒爆发事件的最新消息,说的是在美国东部时间一月一中午,有个自称是“基地”组织美国分支的名叫“真主永生”的恐怖组织在互联网上发表了一段视频声明,宣称对上个月二十八发生在波士顿的丧尸病毒袭击事件负责,并威胁美国及其盟国在二十四小时之内释放所有被关押在世界各地监狱中的恐怖分子嫌疑人,否则将会使用丧尸病毒对美国及其盟国的各大城市进行袭击。这条新闻正文下方配发了这段视频声明,我点击播放按钮,短暂的数据缓冲之后,视频开始播放。跟其他的恐怖组织发表声明基本一样,正对着镜头都是一堵雪白的墙,墙上挂着一面用黑布做的写着曲曲弯弯的白颜色的我也不认识那是哪种文字的旗子,黑旗之下,是一坐两站三个格子头巾蒙脸全迷彩装束的恐怖分子,中间那个坐着的明显是他们的头目,他手里拿着张白纸,应该就是讲话稿,看来这恐怖分子的文化水平也不怎么样,不看稿八成连句整话都说不上来,那两个站着的恐怖分子每人手里都拎着着一支AK47步枪,一左一右二鬼把门一样吊儿郎当的站在那头目的边,也就是起个壮声势的作用。只见那头目先是和旁的“二鬼”眼神交流了一下,那“二鬼”马上板着腰摆着举枪的姿势站好,然后又冲着镜头这里点了下头,看样子是跟负责拍视频的人在打招呼,不过这恐怖分子连演讲之前的准备工作都拍到视频里发出来了,也不知道剪辑一下,看起来可真是够业余的。那头目打完招呼之后就塌下眼皮来看着讲话稿抑扬顿挫的念了起来,至于他念的是什么,我是完全听不懂啊,还好视频下方配了字幕,让我明白了他的意思,其实也就是新闻正文中说的那些。一阵“呜哩哇啦”的朗诵结束之后,那头目一挥手,镜头就转到了一边,只见一张铺着白布的小桌子上放着一个架子,镜头拉近可以看到那架子上摆着一排装着暗红色液体的试管,和现场直播销毁病毒那天看到的丧尸病毒样本是一模一样。那头目走到桌前,伸手拿起一个装着病毒样本的试管,说道:“这里面装的就是丧尸病毒,和前几天投放在波士顿市内的丧尸病毒没有任何区别,现在是一月一中午十二点,二十四小时之后,如果你们不答应我们的条件,那我们就会在世界各地把这些病毒都散播出去,把你们都变成那个样子!”说完他用手一指,镜头顺着他手指的方向转去,只见镜头之中一条粗铁链一头固定在地上另一头像拴狗一样拴在一只丧尸的脖子上,随后那头目也走了过去,丧尸见有人走近,立刻“嗷嗷”叫着探出双臂向着来人的方向扑过去,但有铁链子拴着,丧尸扑了几次也都是无功而返,还差点被脖子里勒着的铁链拽个跟头。那头目跟丧尸保持着安全距离站定,之后拿出一把手枪,顶着丧尸的脑袋,扭头冲着镜头说道:“记住,只有二十四个小时,如果你们不答应我们的条件,我们就先把你们都变成这样,之后再用枪打爆你们的头!”说完后就扣动了扳机将那丧尸一枪打爆了脑袋,被爆了头丧尸轰然倒地,抽搐了几下流出了一滩黑紫色的血之后就再也没了动静,视频也到此结束了。虽说这些恐怖分子视频拍的很业余,但是搞恐怖活动可是很专业啊!我不由得心中捏了一把汗,毕竟我的心上人现在还生活在丧尸病毒的云笼罩之中,而且闹不好这块云还有十六七个小时就要下雨了。而波士顿那边,美国官方说从一月一下午四点开始已经停止了搜救行动,将于明天上午派大部队进城对城内的丧尸进行彻底清剿。

    我一边漫无目的的查看着新闻,一边心烦意乱的等着菲菲姐弟俩上线。

    熬到了快八点钟的时候,菲菲终于上了线,给我发过来视频聊天的申请,我接受之后她上来就说:“不得了了!你看新闻没有,恐怖分子发表最后通牒了,不满足他们的要求就要在全世界散播丧尸病毒!”。看她的脸色有些惊慌。

    我忙给她回复消息过去说:“看了,我也正着急呢,这要是全世界都爆发了丧尸病毒,那可怎么办啊!”

    “是啊!逃都没地方逃了,这该死的恐怖分子!”她咬牙切齿的说道。

    “美国政府没有对这个视频声明表态吗?”我问。

    “有,美国政府说绝不向恐怖主义妥协!”她说。

    “这下可完蛋了,那恐怖分子肯定会对美国和美国的盟国下手了。”我说。

    “是啊,那是不是也不能到加拿大那边去避难了,加拿大是美国的铁杆盟友!恐怖分子肯定也会袭击那边。”她说。

    我本想说让菲菲一家回中国来,但是又一想,如果世界上美国及其盟国都爆发了丧尸病毒,那中国爆发也就是迟早的事了,而且中国这么多人,万一爆发了的话,那况肯定会更加严重,绝对比国外还要危险,倒不如还去地广人稀的加拿大那边,就算加拿大也爆发了,但是那边人很少,也就会安全很多。

    想到这里我对菲菲说:“就算全世界都爆发了,还是要去加拿大那边,那边地方大、人口少,相对来说比较安全!”

    “嗯,我家里都准备完毕了,周围的邻居也都开始收拾呢,我爸妈和几家关系不错的邻居商量好了,到时候一起走,人多点比较安全,也好有个照应,他们现在正研究地图看到时候怎么走呢。”她说。

    “嗯,那就好!不过看样子三月份的假是没戏了啊,呵呵。”我苦笑了一声。

    菲菲也低着头沉默了,过了一会她才又抬起头来,我看到她的眼窝里噙着泪花,上门牙轻轻咬着下嘴唇,一副伤心的模样,我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于是我安慰她说:“没事的,别难过了,事还没发生呢,也许那恐怖分子就是吓唬人的,全世界都爆发丧尸病毒了,那他们自己不也都完蛋了吗?他们应该不会傻到那种程度的,别那么悲观了!先往好里想!我等着你回国来找我!”虽然我心里想的是,恐怖分子那些疯子,病毒样本都敢当饮料喝,还有什么他们不敢干的,可惜了我这段感了啊,刚刚开始没准就要结束了!心痛啊!但我还是要这么说来哄她。

    她听了我的话后,点了点说:“嗯,不管变成什么样,我都会好好活下去的,我一定会去找你去的,你也要好好活着啊!等我去找你,就这么说定了,我们拉钩!”说完她冲着摄像头伸出了右手的小拇指。

    “嗯,说定了,拉钩!”说完我也冲着摄像头伸出了我的右手小指做了一个拉钩的动作。

    之后她抹着眼角的泪花,嘴角终于挤出了一丝微笑,看着她的样子我心里有如刀剜,也不知道如果全世界都爆发了丧尸病毒我俩还有没有活着见面的那一天,只好皱着眉头强忍住那要夺眶而出的泪水。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余生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