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日

    ( )    迷迷糊糊之中听见放在枕边的手机在嗡嗡震动,我闭着眼睛摸索着把手机抓在手里,按下了通话键之后放在耳边,喉咙之中“喂”了一声。听筒中传来了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我一听就知道是菲菲打来的,顿时我就精神起来了。

    菲菲笑完之后说道:“‘柯南’你还睡觉呢?你也不看看表都几点了,太阳可都老高了!”

    我瞥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清了清嗓子说道:“这不才八点多啊,不晚!”

    “晚,往常这个时间你早都上班了,快起来上网聊天了!”她说道。

    “我好几个月没在家睡过觉了,让我再多睡一会!你不知道在自己的上睡觉是件多爽的事啊!”我带着央求的语气说道。

    “那好,这次就饶了你,不用你上网了,电话聊!嘻嘻。”她说道。

    “你那还没到晚上九点呢,打电话还要钱呢?”我问。

    “是啊,国际长途还很贵呢!我这个月的薪水还没发,交电话费的钱都没有了,呜呜。”她说完还假装哭起来了。

    我心想这还耍开赖了,于是我说:“好了我起咱们上网说,不用花钱就随便聊,别哼哼了,等我开电脑啊,挂了。”

    “好的,呵呵!”说完她挂了电话。

    我心想,这个女人还真缠人啊,觉也不让我睡踏实了,不过转念一想,人家缠着我那是说明人家喜欢我,不然人家干吗要这样!想到这里我觉得心里美滋滋的,有个女人缠着的感觉也好!

    我裹着被子坐在上打开电脑登录上MSN,看来菲菲那边是早都等得不耐烦了,见我上线了,立马给我发过来了要求视频聊天的申请,我接受了申请,戴上耳麦,片刻的缓冲之后菲菲那张白皙甜美的脸庞出现在了视频窗口中,她戴着个大耳麦更加显得可。还没说话她就“咯咯咯”的笑了起来,笑的我有点不知所措。

    “有什么好笑的啊?”我问她。

    “看你那裹着被子没睡醒的样我就想笑,呵呵!”她说。

    我听她这么说,心想这个形象也确实是不太雅观,对她说:“要不我先去把衣服穿好了再回来聊?”

    “不用,没事,就这样,呵呵!这才是最真实的你啊!”她笑着说道。

    “那你不介意的话就这样,我也懒得去穿呢,昨天收拾的怎么样了?”我问她。

    “差不多了,现在出发都没问题,就是东西有点太多,我家里两辆车都快塞满了。”她说。

    “没必要的东西就别带了,真到了那个时候,除了吃的穿的,其它的东西都是多余的,钱都不一定有用了,当然枪支弹药都要带着啊,还有汽油要多准备一些。”我说。

    “嗯,我知道了,你说的这些我爸妈他们都想到了,但是其它的东西看看哪样都舍不得扔下啊!都是我的宝贝!”她说道。

    “唉,到时候小命都保不住了,还想着这些呢!”我说。

    “这些就是我的小命!”她说完一撇嘴。

    “那带好你的小命!波士顿那边怎么样了?有什么最新消息吗?丧尸没跑到外面来?”我问她。

    “没有,军方说目前一切都在掌控之中,那病毒应该就还没有蔓延到波士顿以外,我家现在每时每刻都在关注着这个,一有风吹草动就马上走人。”她说。

    “嗯,没有蔓延到别的地方就好啊,就算爆发了也等到三月份假以后再爆发!”我说。

    “不要,最好是永远都不要爆发!”她斩钉截铁的说道。

    “嗯,说的对,最好是一个丧尸都别让它从波士顿市里溜出来,让大兵把它们全都消灭掉!”我说。

    “是的,呵呵!”她说。

    “你弟弟又跑哪去了?MSN也没上线,是不是又去泡妞去了?”我问她。

    “是啊,明天不就二零一一年新的一年了吗,今天下午就跑出去找他女朋友跨年去了。”她说,“哎呀,忘了你那边都已经到了二零一一年了,祝你新年快乐啊!呵呵。”

    “那我也提前祝你新年快乐!”我说。

    “呵呵,光说可不行,送我个新年礼物!”说完她冲着我一伸手。

    这下我可慌了神,别说是没有,就是有我怎么给你啊?离着十万八千里呢!一下憋了我个大红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脑门子上的汗都渗出来了。

    她见我这个样子,“嘿嘿”一笑说道:“哼!居然都没有准备礼物送给我!我要惩罚你!”

    “那你想怎么样啊?”我问她,心里不知道她这是在唱哪出。

    只见她把她那白嫩的小脸蛋凑到摄像头前,用手指着对我说道:“罚你亲我一下,就饶了你!”

    “这怎么好意思啊!”我说,心想,原来她在这等着我呢,虽然嘴上说不好意思,但是心里巴不得呢。

    “你亲不亲,不亲我生气了,不喜欢你了!”她撒一样撇着嘴说道,手指依然指着她左边脸蛋。

    我装出不愿的样子撅着嘴凑到摄像头前,嘴里配合着发出了“啵”的一声,“亲了!”我说道。

    她“嘿嘿”一笑,又把右边脸蛋凑过来指着对我说:“还有这边呢!”

    我只好又如法炮制的“亲”了她一下。

    “亲”完之后,她又心满意足的“咯咯咯”一阵笑,其实我心里也早都乐开了花了,只不过咱要保持克制,不能显露出来,不过有美事憋着不笑出来的感觉还真是难受啊!

    “给你一个回礼,脸伸过来‘柯南’!”她说。

    其实她不说我也想这么要求她的,于是我乖乖的把脸凑到了摄像头前,斜着眼睛盯着电脑屏幕上的视频窗口,只见她那白皙的脸涨的通红,她微微的闭着眼睛,撅着她那粉红色的小嘴凑了过来,“啵”的“亲”了我一下。这一下差点把我兴奋的昏过去,她自己也羞得忙用双手捂住了脸。

    真是难以想象这么一个撒的时候好像小孩一样的女人,会是一个那么重感的人。

    跟菲菲又聊到了中午时分,吃了午饭,先去汽车站买了返程票,之后又去亲戚家都串了一圈,回到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洗个澡钻被窝睡觉,这三天假期的头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余生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