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30日

    ( )    今天依旧是个好天气,就像我的心一样阳光明媚,带上昨天晚上睡觉前就早已准备好的摄像头,迎着清晨的霞光来到公司上班。进了我办公室,别的什么都没干就先把摄像头插在了电脑的USB口上,开机登录MSN,看见菲菲早已经在线上了,我急忙给她发消息过去打招呼。

    她见我上线了,第一句话就是:“摄像头带了没有啊?昨天可是说好了的,我可是最讨厌说话不算的!”

    “那还用说,我这个人可是最守信用的,说了就要做到,不然就不说!”我说道。

    “呵呵,我就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的!”说完她给我发来了开始视频聊天的申请。

    我赶忙接受,片刻的等待之后,视频窗口中出现了菲菲那张甜美的脸庞,只见菲菲一头披肩的乌黑长发,头上扣着一个大耳麦,瓜子脸,脸色白皙,两道弯弯的眉毛,一双圆圆的杏眼闪动着精灵的光,一个不大不小的拔的鼻子长在了正合适的位置上,一张粉嫩的小嘴嘴角向上翘着,正在对着我笑,乍一看让我感觉这就是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嘛,确实和她真实的年龄不符,看来这年头想知道一个女人到底多大,真是只能看份证了。“美利坚鸟”这小子还真没吹牛,他姐姐确实可以算是大美女一个!看的我是心猿意马啊,心想,要是能娶这么一个漂亮媳妇,那这辈子真是没白活了!我盯着视频窗口里菲菲的脸,不由得痴了。

    这时又收到了菲菲发过来的消息我才回过神来,原来菲菲正皱着眉头撅着嘴,用手指敲头上戴着的耳麦呢,我急忙也戴上耳麦,只听菲菲不满的说道:“我都敲了半天了,让你戴上耳麦,你难道没看见啊?想什么呢,都愣神了。”

    “这个,我光顾着看美女,都看的直眼了,没注意到你在敲耳麦啊,不好意思!”我说道。

    “讨厌!有那么好看啊?”她红着脸说道。

    “嗯,好看。”我说。

    “呵呵,你也不难看啊,虽然跟我想象的还有点区别,但比我弟弟说的还显年轻。”她笑着说道。

    我心想,我自打生下来看着就比别的孩子显小,而且昨天下班我才去理的头发,晚上又?饬了半宿,一照镜子我自己都差点认不出来自己了,头回见面,怎么也得给你留个好印象嘛!

    我假装失望的说道:“唉,看来还是没有达标啊!离你那白马王子的要求还差不少。”

    “哪有啊!我也没说我就喜欢白马王子啊,骑白马的也可能是唐僧的,我可不喜欢唐僧,除了给孙悟空找麻烦以外,什么忙都帮不了!”她说道。

    我听她这么说了,心里更高兴了,逗她说:“那难道你喜欢孙悟空那样的?”

    “去,我才不喜欢猴子呢!”她嗔道。

    “你怎么知道我说的是猴子啊,我说的可是《龙珠》里面的孙悟空。”我说道。

    “哦,你说的是那个孙悟空啊!讨厌,你误导我!呵呵!你也看《龙珠》啊?”她说道。

    “看啊,从小看到大,可以说是我最喜欢的漫画之一了。”我说。

    “那你还喜欢哪些漫画啊?”她问我。

    “那就多了去了。”我回答她。

    “那最喜欢的有哪些?你刚才说《龙珠》是其中之一。”她又问我。

    “还有《机器猫》啊!这个可是我童年的最,做梦都想有个机器猫,还有《柯南》啊,这个一直还都在看呢,还有就是《棒球英豪》了,纯真的,羡慕啊!唉,可惜我是没这个福分了,早都过了那个岁数很多年了!”我回答她说道。

    “《棒球英豪》啊,唉!”她叹了口气,脸色也立马不好看了。

    这时我想到她以前的男朋友也是因为车祸去世的,后悔刚才不应该没经大脑就把话都说出来了!但是话都已经说出来了,也收不回去了!

    只好对她说:“不好意思啊,又勾起你伤心的回忆了。”

    “没事,不怪你,我弟弟把我以前的事都跟你说了。”她说。

    “嗯,我都已经知道了,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也该想开点了,不然他在天堂里看见你整天这个样子,他也不会安心的!”我劝她说。

    “嗯,这个道理我知道,但我就是心眼小放不下。”她双眼噙着泪花哽咽道。

    我想,心病还得心药医啊,都这么多年了,这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治好的,只能是慢慢来了。

    “嗯,不想这个了,想点开心的事好!”我说。

    “嗯,我知道了。”她说道。

    我正在想怎么哄她开心,突然收到了“美利坚鸟”发过来的消息说:“不好了老兄,出大事了!”

    我以为他是说他姐姐又出了什么事,但一想应该不会,他姐现在不正和我聊天呢,虽然想起来了伤心往事在那抹眼泪呢,但也没别的事啊!

    于是我立即回复他说:“怎么了?出什么大事了又?有丧尸咬你股了啊!”

    “靠,又让你猜对了,不过还没咬着我,是波士顿那边,现在那边已经封锁了!”他说道。

    我听了他这话立马就出了一脑瓜子冷汗,马上问他:“怎么回事?详细况呢?怎么没见有这个消息啊!”

    “都彻底封锁了,怎么可能会有什么消息啊!现在整个波士顿所有对外的通讯联络都中断了,这个况还是我一个在波士顿那上大学的哥们刚逃回来给我说的。”他说道。

    “原来如此啊,那具体的况呢?不是那天已经把病毒都销毁掉了吗?怎么就变成这样了?”我问。

    这时听到菲菲从耳麦中对我说:“你怎么了?脸色那么不好。是不是我这样惹你不高兴了!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这个跟你没关系,是你弟弟刚才跟我说波士顿那边好像是爆发了丧尸病毒了,已经全城戒备了。”我说道。

    “啊!?不是!”她惊呼。

    “我也不知道,你弟弟正跟我说具体况呢,他打字慢。”我说。

    “那我叫他来我房间,你俩直接语音,我也想听听。”她说道。

    我听她这么说正和我意,连忙点头同意。

    片刻之后,菲菲拉着“美利坚鸟”出现在了视频窗口中,“美利坚鸟”戴上耳麦对我说:“老兄我给你说啊,是这么回事,刚才我才从我那哥们那回来,他现在在波士顿大学上学呢,现在放寒假,他就利用假期时间在离学校不远的一个小餐馆里打工赚钱,二十七晚上销毁病毒出了意外以后,虽然官方说已经全部搞定了,但是昨天晚上开始就有丧尸出现在大街上袭击路人了。”

    “是不是真的啊?是不是有人在恶作剧以讹传讹呢?现在信息通讯技术这么发达,不可能传不出来消息啊!”我说。

    “这个绝对不是谣言,肯定是千真万确的,我那哥们昨天夜里下班亲眼看见丧尸把那人按在地上张嘴就咬,幸亏他跑得快,不然连他也一块咬了!他见势不妙,就立马连夜开车在波士顿被整个封锁之前跑回基恩这来了。估计是政府在第一时间发现这个况之后就立即切断了波士顿与外界的所有联系,所以消息传不出来!我那哥们说二十八下午从波士顿往外打电话就打不通了,网络也不通了,他还奇怪怎么回事呢,结果晚上就看见丧尸咬人了。”他说道。

    “那是怎么爆发的呢?病毒不是都被销毁了吗?”我问。

    “这个还不知道,只知道现在波士顿城里到处都是全副武装的大兵,而且更多的大兵在源源不断的往波士顿开进,这是我那哥们在回来的路上看见的。”“美利坚鸟”说道。

    “你那哥们现在没事?”我问他。

    “他没事,丧尸没咬着他,就是有点惊吓过度了,我下午去找他的时候他正在被窝里发抖呢!”他说。

    “照这么说,这可有点严重了啊!”我说。

    “是啊,弄不好就会像电影里一样,变成丧尸世界了!波士顿市里可是住着三百万人,要是都变成丧尸,那可真完蛋了。”他说道。

    坐在“美利坚鸟”边的菲菲听她弟弟这么说,早已经吓的脸更白了。

    “现在只能是先做最坏的准备了,研究一下如果波士顿那里控制不住,丧尸病毒传播到外面来怎么办,基恩这里离波士顿可是很近的,到那个时候基恩这里肯定不会安全,那就得提前逃走,怎么逃,往哪个方向逃,逃到哪去,这个要早做打算。”我严肃的说道。

    “嗯,老兄你说的是,那我现在就去跟老爸老妈他们商量去,你跟我姐聊啊!”他说完站起把耳麦扣在菲菲头上就出去了。

    “你还好,看你吓的脸都白了!”我柔声问她说。

    “你说这个不会真的大爆发了?我可不想出门就被丧尸咬!”她带点哭腔的问我。

    我皱着眉头心想,这我哪知道啊,我又管不了这个事,我也不想它真的大爆发啊,那整个地球上的生物都要完蛋了!

    但是哄女人不能这么说啊,于是我说道:“这个不一定就真的来个全球大爆发,但是要以防万一嘛,未雨绸缪总比亡羊补牢要好,你也不要太害怕,要相信政府,相信军队,美国大兵的战斗力对付丧尸还是不成问题的!波士顿应该不会失去控制的。”

    “嗯,我不怕,我是想,要是真控制不住,全球都爆发了,我就没法回国找你玩去了!”说到这她都快哭了。

    我听她这么说鼻子也是一阵阵发酸,你说我活这么大了,好不容易交到一个女朋友,这感是蒸蒸上一天比一天好,眼瞅着这没准就要谈婚论嫁了,怎么就出了这么一档子破事,唉!

    虽然我心里也没底,但是还得先往好里哄她,说:“没事的,不会那么容易就全球大爆发的,你也太看不起美国大兵们了,要往好里想,做好回国来找我玩的准备啊!”

    这话说出去我都觉得心虚,但知道事已经出了那就要往最好的方面想,这是《大宅门》里二的一句台词,我觉得非常有道理,也不知道我这么说能不能哄住她。不过既然哄了,就往好处想,希望能哄住她。

    果然她听了我这话以后破涕为笑,边点头边说:“嗯,我知道了,我首先会做好心理上的准备的!”

    “嗯,我也会做好迎接你的心理准备的。”我说。

    “迎接我还用心理准备什么啊?”菲菲问。

    “省的到时候我激动的昏过去呗,还得麻烦你把我拖回家,呵呵!”我逗她说。

    “讨厌,你要是敢昏过去,那我就转上飞机再飞回来,我可拖不动你,再把我腰闪了,哼!”她说道。

    “哈哈,那为了不让你把腰闪了,我也得做好准备啊!对了,你去告诉你弟弟,家里做外出避难准备的时候低调一点,别大张旗鼓的,现在这个事还没最终确定会不会大爆发呢,引起大家的恐慌就不好了!”我说。

    “好的,我知道了,我这就给他们说去,等下回来聊啊。”说完菲菲摘下耳麦起出去了。

    我心里也在盘算着,万一真的全球大爆发了,我应该怎么办。老百姓想跟丧尸对着干肯定是行不通了,这边可不是美国,连买把菜刀都要实名登记,更不用说想用枪消灭丧尸了,看来也只能是脚底下抹油了,逃的话,也就只能往西部去,那边人少,人少丧尸也就少,地方也大,绝对是避难的首选啊!

    我还在摸着下巴思考,菲菲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对我说:“我弟跟我爸妈他们正在商量逃跑的路线和目的地呢,我已经把你的话告诉他们了,谢谢你啊!”

    “不用客气,希望你家的避难计划不会真正实施,我现在真的很盼望三月份假的到来啊!”我说。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她说道。

    我俩又一直聊到中午的时候才结束,虽然有丧尸病毒可能会大爆发这朵恐怖的云笼罩着,但是我的心里依旧是阳光灿烂。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余生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