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9日

    ( )    真是能够使人年轻啊,昨天晚上这一觉我也睡的格外的香甜,早上也不想赖了,闹铃一响就精神饱满的起去上班,感觉整个人都像脱胎换骨了一般,出奇的清爽,虽然室外依然是寒风刺骨,但我内心的火焰烧得我浑上下从里到外都是暖融融的。

    公司昨天下午已经把元旦的放假安排通知了下来,和我预料的一样,三天假,终于可以回家了。我的老家是在保定,从这里到保定大概是不到四百公里的路程,算是长途了,长途车票会提前两天开卖,所以我今天就得去买,出发的当天去买的话就有可能买不到,这个是我国特色,大家也都知道,而且我又打算请半天假在前一天下午回去,所以今天到了公司我就向领导告了一会儿假出门去汽车站买回家的车票,虽然心里很想先和菲菲聊会天,再拉近一下感,但是现在买票是头等大事,也就顾不上了,买完票回来再。

    因为迁安这里是个小地方,所以在市内从哪到哪都不算远,从我上班的公司到汽车站骑车子十分钟就能到,我心里揣着回家的期望骑着我的二轮悍马一溜烟就到了汽车站这里。

    把车子放在存车处之后我就抬脚进了汽车站的售票大厅,因为这里是个小城,所以汽车站建的也不大,售票厅和候车室都在同一个大厅里,我到汽车站的时间是上午八点半,我以为我来的够早的了,结果进到售票厅这里一看就傻了眼,里面买票的人早都排成了一条条长龙,黑压压的一大片,看来比我还要回家心切的大有人在啊。我找了一个人相对最少的队伍排在后面,说是最少,但前面少说也有二三十多口子人在排着,我不由得心中感慨,每次在排队买票的时候我都能深切体会到作为龙的传人的含义。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队伍也在一点点的向前挪动着,耳中不时传来各种各样不同地域口音的交谈声,有的我能听懂,有的我能听懂一些,还有的我就跟听外国话一样根本就一点都听不懂。

    这时突然听到了一阵熟悉的音乐声响起,我循声望去,原来是候车区那边墙上挂着的大屏幕正在播放电视节目供等车的旅客休息观看,而这段熟悉的音乐就是CCAV台的整点新闻的主题曲,原来现在已经九点钟了啊都开始播新闻了,自从上了网以后已经有好多年没从电视上看CCAV台的新闻了,要是在平时,就是睡觉我也不会去看电视新闻,但是今天在这排队买票,排着也是排着,看看新闻消磨时间呗!于是我边随着买票的队伍向前慢慢移动,边侧着头盯着大屏幕,网上那句笑话说的还真是不错,CCAV台的新闻,前三分之一是时间报的是国内各级领导都很忙,中间三分之一的时间报的是中国各地老百姓都很幸福,后三分之一的时间报的是外国人民都生活在水深火之中,这么多年了还是没变,连这十五分钟时长的整点新闻都被同化了,看着真让人反胃。

    排了四十多分钟的队,终于轮到我买票了,真不容易啊,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之后,总算是买到了这张三十一下午的车票,我小心翼翼的把票装进钱包里收好,这可是回家的希望啊,说什么也不能把它弄丢了,我心里想着,迈步往外走。

    快走到大门口的时候,我突然听到新闻里开始播报有关美国波士顿大学销毁病毒的消息,便转回看着大屏幕,屏幕上一个军官模样的人正在接受采访,嘴里哇啦哇啦说的正欢,我依然是听不懂,不过幸好屏幕下方配有字幕,让我能了解这个人说的是什么意思,这个人在说丧尸已经被全部消灭,军方已经在事后派了生化洗消小队进入了实施销毁病毒作业的仓库进行彻底消毒,死者和丧尸的尸体都将进行无害化处理,绝对确保万无一失等等,和昨天菲菲最后给我翻译的那个美国电视台主持人说的基本是一个意思,看来看新闻还真不能从电视上看啊,比网上的慢了八百多拍了,早都成了旧闻了。我扭头出了售票厅,取了车子骑上,一溜烟又回到了公司。

    来到我的办公室,迫不及待的打开电脑,登录MSN,想看看菲菲姐弟俩有没有在线。

    MSN刚登录上去,就收到了菲菲给我发过来的消息:“‘柯南’你今天迟到了啊,扣工资!”

    “我冤枉啊,我没迟到!”我赶忙回复她说。心里想着,原来她一直都在等我啊!

    “都迟到一个多小时了,还嘴硬,没迟到那你是跑哪去了?”她说道。

    “我去车站买票去了,过几天就元旦放假了,要回家过节去。”我说。

    “哦,我说你怎么没按时上班呢,我弟说你平时都是晚上七点那样就上线了,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我都担心了!也没你的电话号码。”她说。

    我听她这么说,心里马上就泛起了一股暖意,被人惦记着的感觉真好啊!长这么大,除了家里人以外,还没有其他人对我这么说过,真让我有点小感动。

    “没事的,我这不是好好的嘛!不用担心。”我说。

    “那你把你的手机号码告诉我,找不到你的时候我给你打电话,省的我担心!”她说道。

    她都这么说了,我当然不能不给了,刚把我的手机号码给她发了过去,就接到了一个001开头的电话,不用想,肯定是她了!

    我按下了通话键,只听到听筒中传来了菲菲那清澈的嗓音:“喂,‘柯南’,呵呵,是我,听到了吗?”

    “听到了,刚把手机号码给了你,你就打过来了啊!”我说。

    “是啊,想听听你的声音了。”她说。

    “我又不是什么知名歌星,嗓音也不好听啊!”我说道。

    “我听着有磁的,我喜欢!你新年要放几天假啊?”她说。

    “三天,但是我要提前半天走,你那边新年不放假吗?”我问她。

    “我现在就在放啊,我是老师嘛,所以是跟学生一样的,从圣诞节前就开始放寒假了,放两个星期,到一月六才会开始上课,但是这几天还要去学校做下学期开学以后的准备。”她说。

    “在美国那边当老师累吗?你教什么课啊?”我问她。

    “轻松的,我当然是教我最擅长中文了,呵呵!上课的时候就是给那些小朋友们中英文对照着讲故事做游戏什么的,呵呵!”她笑着说道。

    “原来如此啊,这倒是好的,跟你也绝对专业对口。”我说。

    “是啊,是啊,怎么说我也是中国出呢,用中国话讲课太简单了,哈哈!”说着她得意的笑了起来。

    “你给我打电话这算是国际长途了,这么个打法,要多少电话费啊?”我说。

    “没事,随便打,我签了单了,每月四十九美元,晚上九点以后到第二天早上六点之前就算打到奥特曼的老家去都不要钱,哈哈。”她说道。

    我听了心想,这万恶的资本主义啊,晚上打电话居然都不要钱,明知道手机有辐打多了对人体不好,你还不要钱让人们随便打,明显是置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于不顾啊!反观我中国,电话费都贵到你怕打电话的程度,从根本上为老百姓减少受手机的辐创造了条件,那些说中国话费高的人其实都误解了中国通讯运营商的良苦用心了!

    但为了照顾美国人民的感,我不得不违心的说道:“原来如此啊,真好!在国内这个根本就是不可想象的!”不过后面这句是大实话。

    “新年放假你回家去哪玩啊?”她问我。

    “家里呆着陪陪爹妈,串串亲戚,找同学朋友的玩玩吃吃饭什么的,估计这几天也就过去了。”我回答说。

    “你呢?这两个礼拜的寒假不会都去学校了?”我问她。

    “我估计也是家里呆着,外面天冷,又下雪呢,要不是得去学校为下学期的课做准备,我连屋都不想出,我可是宅女!嘿嘿!”她说道。

    “你不去找你的朋友们玩去吗?”我问。

    “我过来以后认识的那些要好的姐们基本都已经不在这里了,有的去大城市发展了,有的已经结婚搬到别的地方去了,还有的一觉醒来就再也联系不上失踪了,能联系上的现在也基本都是跟她们打电话,几年也不一定能见一面,美国人跟中国人不一样,他们不恋家,也没有过年过节回老家的传统,最多给家里父母打个电话问个好就已经很不错了。”

    “哦,原来如此啊,又长知识了。”我说,“那你不想回国回老家吗?”

    “想啊!前几年回过一次,说起来那时候还没上大学呢,一转眼现在都大学毕业了上班都上了一年多了,真想回去看看我以前的那些朋友们去呢,看看这些年家乡的变化!”她说道。

    “那就下个假期回来看看呗!坐飞机十几个小时就到了!”我说。

    “回去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啊!难道你提供食宿啊?”她说道。

    “没问题,只要你来,绝对好吃好喝的招待你!”我拍着脯说道。

    “真的这么想我去啊?”她问。

    “那还能有假的啊!”我回答她说。

    “那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年三月份放假的时候我回国找你玩去!”她说道。

    我一听心想,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啊?要是真的,这我俩的关系也发展的太快了!快的我都有点跟不上节奏了。不过转念一想,中国古代的时候就有了一见钟的说法了,更不用说现在了,认识三两天就闪婚的都有,那几个月之后她来找我玩有什么不行的?

    “好,那就一言为定了啊!”我说。

    “好的,呵呵,我现在就有点期待了呢,想看看你长什么样子,我弟说你可是个帅哥呢!”她说道。

    “这个,帅哥就谈不上了,不过出门绝对不会吓到别人是真的!我跟你弟视频过,他知道我长什么样。”我说,心里想着“美利坚鸟”这小子又在他姐那胡说什么了。

    “哈哈哈哈,你这个人还真逗,以前我怎么没发现呢!”她笑着说。

    “我这个人只会跟熟人逗,总不能不分场合认识的不认识的都跟人家逗着玩,那也太不像样了啊!你想看我的话明天上班我就从家里把摄像头带过来,今天先让我看看你呗,大美女。”我说。

    “不行,不让看,你不让我看你,我才不让你看我呢!不公平!你明天把摄像头带来,咱俩再视频,我倒要看看你长什么样子,看是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她说道。

    “那恐怕你要失望了啊,你喜欢的肯定是白马王子那种,我最多算是青蛙王子。”我说。

    “哈哈哈哈,逗死我了,青蛙王子那也是王子啊!记得明天带摄像头来啊!”她用命令的语气说道。

    “放心,就算睡醒忘了睁眼也不会忘记它的!”我说道。

    这时,“美利坚鸟”给我发来了消息说:“老兄你有一手的啊,我刚才回家经过我姐房间门口,听见里面有说有笑的,是不是你俩又聊上了?有戏啊!”

    “是啊,你姐给我打电话呢,瞎聊呗!”我回复他说。

    “哦,那你们继续!”他说。

    “丧尸那事又有新消息没有?”我问他。

    “没有,说是都收拾干净没事了,目前还没别的消息。”他说。

    “嗯,没事了就好!”我说。

    “你们继续啊,我洗澡去了,回见啊!”他说。

    “回见!”我回复完他之后就又继续跟菲菲电话聊天,反正马上要放假了公司里也没事找我,我的手机接电话也不要钱,聊呗!

    一直聊到快吃午饭的时候了,我俩才依依不舍的互相告别,菲菲去睡觉了,我去食堂买饭吃,真是美好的一天啊!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余生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