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8日(一)

    ( )    期望之后就是失望啊,一夜也没睡踏实,躺在上烙饼一样的翻来覆去心里想的就是这点事,虽然嘴里说顺其自然说的很轻松,但是我毕竟一个人光棍了这么多年,这次没准就能遇上个好媳妇,你说我能像说的那样顺其自然吗?心失落啊!不过失落归失落,还得接受现实啊,顺其自然。

    早上没精打采的磨蹭了半天才爬起来,没时间更没胃口吃早饭了,骑上车一溜烟来到公司上班。虽然这个媳妇是别再想了,但还是有一件值得我很期待的事,就是今天上午美国政府要全球直播销毁丧尸病毒。我现在的感觉就好像小的时候每个星期下午六点看《机器猫》一样,真是充满了期待,这也算是对我失恋的一点慰藉,不过又一想也不对,都没有恋过怎么能叫失呢!别一厢愿了。

    我来到办公室打开电脑,虽然离直播开始的时间还有一个来小时,但我也要早早的做好准备。习惯的打开了MSN,刚一登录就发现有人加我,又收到了“美利坚鸟”的消息说:“我姐那电脑今天下午才修好拿回家来,她已经加你了啊,有戏,好好把握啊老兄!”真是有如晴天霹雳一样,顿时我就精神过来了,从早上起时就开始的迷迷糊糊的困劲和失落的心也一扫而光,我感觉我现在的状态跟打了鸡血一样兴奋,绝对是容光焕发,我心想一定不能浪费了这宝贵的机会!

    于是我先给“美利坚鸟”回了条消息说:“兄弟你放心,绝对好好把握,不负重托!”

    之后我深吸一口气,心里琢磨着这个开场白该怎么说。

    但还没等我想好,就先收到了“美利坚鸟”姐姐给我发过来的消息,她说道:“你好啊‘柯南’,呵呵。”

    居然让人家女方先开口了,真是让我何以堪啊!我急忙回复她说:“你好,我应该怎么称呼你才合适呢?我可不会给人起外号。”这时我才想起来,“美利坚鸟”连她姐姐叫什么都还没告诉我。

    “啊!我弟弟没告诉你我的名字啊?这个臭小子,我英文名叫杰尼佛?吴,中文名吴建菲,家里人都叫我菲菲,你也这么叫,真不好意思一上来就给你起了个外号,你要是不喜欢,我以后肯定不再这么叫了!呵呵!”她说道。

    “没关系,喜欢叫就这么叫,一般人想叫这个还没资格呢,就怕我配不上这个外号啊!”我说。

    “呵呵,好的,‘柯南’,那以后我就这么叫了啊!”她笑着说。

    “行,呵呵!”我说道。

    之后我俩就聊了起来,生活上的,工作上的,拉七扯八的逮着什么就说什么,越聊越投机,大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我以前也不是没有和别的女人聊过天,但是有这样的感觉确实是第一次,我不知道她的感想如何,但应该也不会厌烦!

    酒逢知己千杯少,聊天投机万句也不嫌多,直到“美利坚鸟”给我发消息过来说:“老兄别泡妞了,销毁病毒的直播马上就要开始了啊!随后又给我发过来一个地址链接。”这时我才反应过来已经九点了。

    我点击打开了网页,是一个网络视频直播的界面,页面打开之后就开始自动缓冲数据,从这里就可以看直播了,我也把这个地址发给了“美利坚鸟”的姐姐。

    对她说:“销毁病毒的直播要开始了啊!”

    “嗯,看看这病毒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她说。

    片刻的数据缓冲之后,视频直播开始,只见也不知道是美国哪个电视台哪个频道的一个大鼻子主持人坐在镜头之前正解说着,我伸手拿过耳麦来戴上,但戴上以后我就有点傻眼了,因为这纯洋文的解说我是一点听不懂啊!这可让我怎么看啊!

    我问“美利坚鸟”:“有没有中文解说的地址啊?这英文的我哪听得懂啊!”

    “那我也没有啊,这都是美国这边的电视台。”他说道。

    “嘿嘿!我想到个办法,你去让我姐给你同声翻译不就行了啊!”“美利坚鸟”又笑着说道。

    我一拍脑袋,心想,对啊,但又一想,人家能答应吗?我对“美利坚鸟”提出了这个疑问。

    “应该会答应的,我姐可是老师,百问不厌,去你!”他说。

    于是我对他姐说:“菲菲啊,麻烦你个事啊,能不能给我同声翻译一下这个直播啊,我是英盲,听不懂啊!”

    “好的,没问题,我也正好可以趁这个机会练习一下同声翻译。”说完她打开了语音聊天功能。

    我见她这么爽快的就答应了,心里非常高兴。

    “喂,‘柯南’,呵呵,能听到吗?”耳麦中传来了她清澈的声音,听了之后让我有一种沁人心扉的感觉。

    我忙开口回答:“听到了,听的很清楚,也很好听。”

    “呵呵,我还以为会是个小孩子的声音呢!”她笑着说。

    我心想你还真把我当柯南啊!于是说道:“真不好意思啊,让你失望了,我已经这个声音很多年了。”

    “没有,我开玩笑嘛,不高兴啦?你要真的是个小孩子的声音我才会失望呢!呵呵。”她笑道。

    “开个玩笑我怎么会不高兴呢,我这个人很随和很喜欢开玩笑的。”我说。

    “呵呵,我也是,跟熟人在一起还有心好的时候就开玩笑,你别在意啊!”她说道。

    “没有的事,开个玩笑都在意,那就太不男人了。”我说。

    这时,视频窗口中的镜头一切换,从喋喋不休的主持人那里切换到了一个空旷的房间里,之后镜头又在这个房间里放置的几台摄像机拍摄的画面之间切换了几次,我看出这个房间很大至少能有一百五十平米,四周雪白的墙上没有窗户,估计这个房间是在地下,可能以前是间仓库什么的。房间的一前一后各有一扇大门,房间被一块巨大的玻璃墙从当中一分为二,玻璃墙的一边摆放着能有四五十把椅子,这些椅子旁边靠近白墙和玻璃墙夹角的位置摆放着一台摄像机,摄像师已经就位。玻璃墙另一边摆放着一张宽大的实验台,实验台的两端一前一后的位置各有一台摄像机正对着实验台,不过这两台摄像机没有摄像师,应该就是调整好角度后让它自动拍摄的。

    我对菲菲说了我的猜测,她听了笑着说:“呵呵,不愧是‘柯南’,你想的和刚才那主持人介绍的基本一样,现在要销毁病毒的这个房间是波士顿大学医学院二号实验地下一个空闲的仓库临时改造的。不过你还真是聪明啊,怎么看了这么几眼画面就能知道这是一个地下的仓库啊?你真的听不懂主持人的话吗?”

    “当然听不懂啊,这都是我推测的,听得懂就不用麻烦你翻译了。”我说。

    “哦,我还以为你要跟我近乎才假装听不懂让我给你翻译的。”她说道。

    我心想你跟你弟弟还真是一样啊,都这么“善解人意”。于是我说:“那要是我真的是假装听不懂才让你翻译的呢?”

    “那我就自愿被你近乎呗!哈哈!”她笑着说,“不过你是怎么看出来这个是地下仓库的?”

    “你看这个房间这么宽大,里面的椅子啊、实验台啊、摄像机啊、这个玻璃墙啊,一看就是刚刚才摆放好、安装好的,除此之外里面就空空如也了,而且房间没有窗户,照明全靠天花板上的灯,我就推测这是一个地下的空闲的仓库。”我说。我听她刚才说自愿被我近乎,心里也是一甜。

    “哇!果真是‘柯南’的头脑啊,哈哈!”她说完笑了起来。

    听着她银铃一般的笑声,心里真的是说不出的舒服受用。

    我又问她说:“那主持人没有说什么安全保护的措施吗?就在大学实验的地下仓库里这么销毁病毒,也不怕有恐怖分子什么的来搞破坏吗?这些病毒可是相当可怕的!”

    “看来你真是听不懂啊!那主持人那会都说了,说自从丧尸病毒事件曝光以后,美国政府就派了重兵来波士顿大学医学院这里驻防了,绝对确保万无一失,恐怖分子想来捣乱绝对让他们有来无回!”她说道。

    这时看到视频中从一边的门里进来了黑压压能有三四十号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小,穿着各异,但基本上都是常普通人穿的衣服,看样子应该是来见证病毒销毁的普通民众。这些普通老百姓进来之后又从门里进来了几个着黑西装白衬衫,打着黑领带,穿着黑皮鞋的人和几个穿军款礼服头戴大盖帽的军人,我估计这几个黑衣人八成就是那联合国派来的特派团成员,那几个“大盖帽”肯定就是军方的高级将领。主持人又开始唧唧歪歪的解说起来,菲菲也马上开始给我同声翻译,我猜的果然不错。\');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余生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