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7日

    ( )    昨天又一觉迷迷糊糊睡到九点多,室外依然是天气晴朗、阳光明媚,虽然温度还是冷死人。

    网站上也到处都是黑客发出的丧尸事件决定证据的新闻,美国政府这次的反应也很快,在决定证据发出来没多久就召开了新闻发布会,马上改口说是为了维护国家的稳定才要隐瞒事件的真相,但是美国老百姓可没那么容易就被忽悠,在决定证据发出来的当天就在美国数个城市举行了大规模的集会游行,声讨政府无视人权的卑鄙行径,要求总统马上下台,在野党当然也不会白白放过这样的好机会,在集会游行的队伍中大肆兴风作浪,想借机将执政党推下政坛。世界各国也都对美国这样做法提出了批评。

    “美利坚鸟”这小子昨天也没再出声,虽然MSN上显示他在线,但是人早不知道跑到哪去了,估计还在跟他女朋友亲密呢。上了一天的网,看了一天的关于丧尸事件的新闻和帖子,这个星期就又这么过去了。

    今天又是星期一,依然是早早的起收拾已毕来到公司上班,不过还好,再过几天就是元旦了,至少放三天假可以回家去和家人团聚一下了,虽然三天两头的也会和家里打电话联系,但想想上次回家已经是三个月前的事了,再想想渐苍老的父母,心里不免有些酸楚。

    上班依然是没啥事干,只有上网消磨下时间,一上MSN就收到了“美利坚鸟”的消息问我看了那黑客发的决定证据有何感想。

    我回答他说:“没什么感想,只要丧尸在研究所的实验室老实呆着别跑出来咬人就行!”

    “你怎么跟我姐姐一样的心态啊!万事不心。”他说。

    “这事也不是我心就能搞定的啊!我又搞不定,所以就不这个心了。”我回复他说。

    “我问我姐姐她也是这么回答我的,你俩还真是相像啊!”他说。

    “格差不多的人很多的,像我这样不心管闲事的就更多了!不新鲜。我关注这个事也是因为好奇的成分居多,那黑客怎么样了?又有什么新消息没有?”我问他。

    “自从黑客把决定的证据发出来以后,官方就开了个新闻发布会,到现在为止还没什么更新的消息,不过我这边的论坛里有个消息是说政府打算弄一个什么销毁病毒的全球直播,用来挽回它在美国民众中的形象。那黑客谁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藏着,不过他的历史使命已经完成了,就老实藏着。”他说。

    “嗯,是啊,这么做确实是可以挽回一些形象啊!这些个政客们为了保住自己现在的位子果然是绞尽脑汁啊,那有没有说会在什么时候直播销毁过程啊?”我问。

    “这个还不知道呢,不过直播之前肯定会先闹个满城风雨的,到时候你不想知道也会知道了。”他说。

    “嗯,那就等着看直播,我对这个能把活人变成丧尸的病毒很感兴趣呢!也不知道这病毒是什么样子的。”我说道。

    “不知道,可能就是试管里盛着的有颜色的液体,电影里都这么演的。”他说道。

    “无聊啊,也没事可干,没劲,你小子今天怎么没出去风流去啊?”我开玩笑的对他说。

    “嘿嘿!昨天有点风流过度累着了,今天歇歇。怎么,嫌兄弟碍事了啊?哈哈哈哈!”他笑着说。

    “碍什么事?”我不解的问。

    “我不出去我姐姐就不会用我的电脑,也就不会跟你聊天了啊!耽误你俩增进感了呗!嘿嘿!其实是今天我姐没在家。”他说道。

    我一听这哪跟哪啊,我自己都没往那个方向想,这小子倒替我心了。于是我说:“你说点别的,我这离你家十万八千里呢,我跟你姐姐增进半天感有什么意义啊!互相浪费时间!”

    “怎么叫浪费时间呢,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俩人离的再远也算不上是距离的,只要心离的近不就搞定了啊!”他说。

    我说:“那也得两个人都愿意,心才能离得近啊,一头也没用啊!再说了,现在两头都没呢。”

    “多摩擦一下不就了嘛,等下我让我姐加你MSN好友啊,你们多聊聊,就摩擦出的火花了!”他说。

    我心想这小子还真是能扯,肚子里的理论是一条接着一条,难怪成天出去泡妞去,感是个圣啊!

    “你别瞎折腾啊,你让你姐姐加,她就会加啊?别弄到最后连个普通朋友就做不成了。”我说。

    “你看看你看看,还说两头都没呢,你这头不是已经了嘛,老实招了你,嘿嘿嘿!”我都能想象到他说完这话之后现在肯定正在那边一阵坏笑呢。

    一句话说了我个大红脸,我一想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了,就直说道:“是啊,我这头是有点了,跟你姐姐聊了两次以后,是感觉你姐姐的和我的胃口的,但是离着这么远,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所以我也就没再多想别的了。”

    “这不就结了嘛,我给你说啊,你的这个格和我姐姐原来那个男朋友很像的,她肯定也不讨厌你,不然聊了一次以后,第二次她是不会再理你的,我姐姐的子我清楚,我敢打包票。”他说。

    “你姐姐原来那个男朋友是怎么回事啊?你以前说你姐姐因为这个感上受了打击了。”我问。

    “唉!是啊,小孩儿没娘说起来话长啊!”他叹了口气说道。

    我心想这小子是不是单田芳老爷子的评书听多了,怎么连这个感叹句都学来了。

    他又接着说:“我姐原来的男朋友其实就是我邻居家的孩子,我管他叫哥,我们两家从我爷爷那辈开始就是邻居了,两家关系好的就和一家一样,我和我姐跟他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后来我家一家四口和他家一家三口又一起移民到了这边,我姐跟他可以说是青梅竹马!那真是没有一天不见面的。想想当年小时候我们三个人一起玩的子真是怀念啊!”

    “哦,原来如此啊,那后来呢?”我又问。

    “九年前,他和他爸开车出门出了车祸,结果两人都去世了,他妈妈也因为悲伤过度,没几个月时间也去世了,唉!我姐姐也就是那时候受了打击,所以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再交男朋友。”他说。

    “嗯,真是不幸啊!”我说,“这要是我,肯定也会深受打击的。”

    “是啊,但是我姐姐这人有一点不好,就是死心眼,都这么多年了,还是放不下,我爸妈也劝过她多少次了,她说除非能遇上一个跟他一样的,不然还不如一个人,谁也劝不了,现在我姐就是我家的老大难问题,一说起她来我爸妈就长吁短叹。”他说道。

    “嗯,像你姐姐这么痴专一的女人真是少见了啊!”我叹道。

    “是啊,但是太死心眼也不好啊,要像她说的那样,找不着对眼的,她真敢一辈子光棍呆着!我爸妈为这个可没少上火!”他说。

    “嗯,但是人死不能复生啊,活着的人还得好好活下去,不然也对不起死去的人了。”我说道。

    “是啊!就是这个理啊,但我姐她就钻了牛角尖了,不过幸好你出现了!嘻嘻!”他说完又笑道。

    我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问他说:“我出现又怎么了?按你说的,我也就是格和你姐原来的男朋友有点像而已。”

    “这就够了,我姐就喜欢这样的格,她不是叫你‘柯南’吗?”他说。

    “是啊,还不是你先这么叫的啊!她见了以后也才这么叫的。”我说道。

    “才不是呢,她那么牛脾气的人才不会按我的叫法叫你呢,是她想这么叫才会这么叫你!肯定是她看了咱哥俩聊天的消息记录以后,觉得你确实像柯南才这么叫你的,她可是很喜欢柯南的。从小我们三个就一起看《柯南》,我和我姐比较马虎,看完就完,邻居家的哥哥谨慎仔细动脑子分析问题,就像柯南一样,所以我姐有时候也叫他‘柯南’,现在我姐这么叫你,难道不说明点什么吗?”他说道。

    “是你小子想太多了!”我说。

    “绝对不多,我姐这两天的心也格外好呢,我都能感觉出来。”他说道,“你等我姐回来我让她加你MSN啊,只要是她加你,这八字就有了一撇了,娶个我姐这样的媳妇绝对不后悔的,又体贴又贤惠,人长的也是大美女,嘿嘿!”

    听了他这番话,要是说一开始的时候我是对他姐姐有点好感的话,那现在可以说的很有好感了。要是能娶这么个媳妇回来,那我爸妈不乐开花才怪呢!

    我对“美利坚鸟”说:“就凭你小子这张嘴当个金牌销售员不成问题,说的我很是心动啊!但是我还是觉得太不可能啊,毕竟都没在一个国,而且连面都没见过,而且,这话怎么说啊?直接就对你姐说我看上她了,想跟她交往?”

    “嘿嘿,你俩没见过面这个不是问题,但你们俩我都见过啊,咱俩不是视频过嘛,老兄你那长相虽比不了华仔阿汤哥但也一表人才相当有型了,我姐那就更不用多说了,如假包换绝对美女!等有机会我给你拍个照片发过去一看你就知道了。只要我姐和你俩人能两相悦,到时候是我姐回国内去还是你也移民到这边来就不用你心了。具体怎么说就包在兄弟上了,你不用管了,不过我姐姐这你可得把握好机会啊!”他说。

    “这个主要还得看你姐了,人家要是没这个意思,那我没啥可把握的。”我说。

    “我看问题不大,等着她加你MSN!不过她要是不加,你也别恨兄弟啊!”他说。

    “那怎么能恨你呢,本我也没指望这个事就肯定能成啊!顺其自然呗。”我说。

    “嗯,就凭你这句顺其自然,成的可能就又大了!跟我姐子太像啊!呵呵。”他说。

    “最新消息啊,刚刚收到的,美国政府说要在明天晚上八点全球同步直播病毒销毁的全过程!并且会邀请联合国观察团和一些普通民众现场参观见证。”他兴奋的说道。

    我一听也兴奋了起来,说道:“嗯,那就是我这边明天上午九点,等着看!”

    “嗯,那我先收拾休息了,回见啊,等我姐加你MSN啊!”他说。

    互道回见之后“美利坚鸟”下了线,我在办公室里坐立不安不知道该干点啥好,心里涌出了一股莫名的期待,也说不清是期待明天的病毒销毁直播还是更期待“美利坚鸟”的姐姐加我的MSN。但是等了一天直到晚上睡觉也没见MSN上有人加我,看来是没戏了,算了,顺其自然!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余生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