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6日

    ( )    昨天下午浑酸软的出门去超市买了些吃喝用度,回来就一骨碌躺上睡了,结果又梦到被丧尸追着满街跑,我自己都奇怪那丧尸干吗非要追我,就算长的帅也不至于这么迷恋我啊!我在前面跑着,后面起码上千只丧尸追着,我心想这后面追我的要都是美女该多好啊!不过那可真是梦里做梦了,我想不能再这样了,这么下去在被丧尸咬死吃了之前就累死了,反正也是做梦,我的梦境我做主,干吗让丧尸追着我跑啊,我要把它们全都消灭掉,我要枪,很多很多枪。于是乎,大家可以参见电影《黑客帝国》中的镜头,成排成排的摆满了各种枪械的架子出现在我的边,看见枪来了,我也就不用再跑了,随手绰起来一支MP5冲锋枪,拉动枪栓,顶上子弹,解除保险,也不据枪瞄准了,直接端在腰间对着追上来的丧尸群就是一阵疯狂扫。子弹到处,血横飞,追上来的丧尸立马就被打躺下了一大片,但是这梦就像国产抗战片一样,我这打趴下的丧尸越多,就有更多的丧尸从四面八方涌过来,我都有点佩服我自己的幽默细胞了,咋也不分个场合,什么时候都能幽默的出来。丧尸太多,一支MP5冲锋枪速太慢威力太小明显打不过来了,要是我手里这支MP5能变成M134就好了,突然感觉猛的一沉,差点让我把手里的枪扔到地上,低头一看MP5真的变成了M134,这自己做的梦就是好使啊,什么都能心想事成。于是我左手拎着M134的提把,右手握住M134那飞机纵杆一样的握把,右手大拇指轻轻按下发电钮,M134的六根枪管在电机的驱动下开始转动,片刻之后,子弹如同潮水一般从枪口中喷涌而出,这也就是做梦,现实之中没哪个人能这么玩这机枪,《终结者2》里阿诺州长能用这个枪扫警察那是因为是在拍科幻电影,资料上说这个枪空枪的重量就有三十公斤,虽然速可调,最低是两千发最高是六千发每分钟,但这就是说你不随带个万八千发子弹你都不好意思用这个枪打,但是带了这么多子弹以后,这个枪的战斗全重就会有上百公斤,而且这个枪击时的后坐力有一百五十公斤以上,就算是阿诺州长来了也能把他顶一溜跟头,可以说是又笨又重又难使唤,所以只能是安装在载具的武器架上之后才能正常使用,一个普通人想手拎这样的大铁疙瘩上阵杀敌纯属是天方夜谭,但我这是做梦呢,自动开了低重力、无限弹药和无后坐力外挂了,无所谓了,可劲打呗!一阵狂风暴雨般的子弹倾泻之后,我脚边M134击完抛出的弹壳已经堆成了一座小山,四外里向我扑过来的丧尸就像被镰刀割麦子一样基本全被放躺下了,地上到处都是丧尸体内流出来的粘稠的黑红色的血液,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受到创伤较轻没死的丧尸也站不起来了,但依然执着的匍匐在地上越过其它丧尸的尸体向着我这边爬过来,我都不知道我怎么就有这么大的吸引力,要是对女人的吸引力也有这么大就好了,我心想。虽然对我已经构不成威胁了,但斩草要除根,我扔下枪管已经打红了的M134,伸手从架子上取下一支装着光学瞄准镜的M16步枪,拉枪栓上膛,右手大拇指轻轻一拨把快慢机拨到了单发击的位置,之后通过瞄准镜瞄着地上慢慢向我爬过来的丧尸,右手食指轻轻扣动扳机将它们一一爆头。终于,我视力所及的范围内再也没有能动的丧尸了,我周围也早已成了一片尸山血海。原来我的暴力倾向有这么严重啊,我自己以前都没察觉出来,今天这个梦可是让我好好发泄了一把。不过打枪这事可真是个体力活,现在精神一放松,立马感觉浑酸软了,肚子里也感觉空空如也,这个梦我也做够了,醒!

    于是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睛,从梦境之中回到了现实世界,瞥了一眼手机,时间是凌晨四点多,从昨天下午采购完回来到现在睡了有十个小时了,梦里浑酸疼,醒了以后还是浑酸疼,梦里肚子饿的咕咕叫,醒了还是咕咕叫,这梦做的真是够真实的,这时我才想起来昨天一整天就中午吃了一碗泡面,下午回来就睡了也没吃饭,早饿的前贴后背了,也难怪做梦都饿,不过幸好我有先见之明,昨天下午买了一堆吃的喝的,现在正好派上用场了。我起下地拿了些面包、膜片、火腿肠、饮料之类的回来填肚子,嘴里嚼着,手就不由自主的伸过去按下了电脑的开关。

    MSN上,“美利坚鸟”早给我发过来了消息:“老兄,决定的证据终于发出来了啊!我还真猜对了!看了以后你绝对不会再怀疑这个丧尸事件的真实了,我已经翻译好了贴到‘神秘世界论坛’里了,给你地址自己看!”

    我点击“美利坚鸟”给我发过来的网页地址,打开了“神秘世界论坛”里的一个帖子,帖子标题是《丧尸事件最有力的证据》,帖子的内容首先就是告诉看帖的人这个帖子里所有的内容都是真实发生的,是这两天闹的满世界风雨的丧尸事件的决定证据,同时提醒看帖的人先做好心理准备,看帖过程中可能会引起不适。接下来就是帖子的主角了,一拉溜数张照片和几段视频。看来“美利坚鸟”猜的不错但也没全对,人家还多发了视频呢,更有说服力啊!

    第一张照片是一只丧尸的正面特写,粗看之下和被W病毒感染后死亡的患者的样子没什么区别,灰白色湿漉漉的皮肤上有一块块大小不一的青紫色的淤血痕迹,两只眼睛没有眼珠,只有两坨布满深红色血丝的淡黄色的白眼球嵌在眼眶之中,视力应该早已经丧失了,丧尸的头微微向前探着,像是在闻什么气味,嘴巴大张,露出了满嘴黄褐色的牙齿,嘴角流着口水,整个看来这个丧尸的表就好像是饿狗闻到了食物的一样。

    第二张照片中是几个穿白大褂,头戴白帽子,脸罩白口罩的人在给躺在手术台上的一个人扎针,由于拍摄角度的原因,所以看不见手术台上的那个人的脸,但我推断八成也是一个丧尸,而这几个“白大褂”应该就是军方秘密派过去的生化病毒武器研究员。从照片中可以看出这个躺在手术台上的丧尸力气很大,虽然有皮带勒着,但仍然要几个“白大褂”一起按着它才行,其中的一个“白大褂”手里拿着一个注器扎在丧尸胳膊上,看样子是正要从丧尸上抽血出来。

    第三张照片是一个丧尸扑向一个白大褂研究员的瞬间特写,只见丧尸依然穿着医院里给病人穿的病号装,大张着嘴,两条胳膊好像螃蟹的两只钳子一样向前伸着,正扑向站在它前的那个研究员,而那个研究员则体向左边倾斜,正在躲避这个扑向自己的丧尸。我估计这张照片就是爆料中说的一个研究员在对丧尸进行研究时被咬伤的当时的况。可能这个照片拍完几秒钟之后这个研究员就被咬了,然后就也变成了丧尸。

    接下来几张照片也都是对丧尸的行为的抓拍。照片之后是几段视频。

    从第一段视频中可以看到,在一个宽大的房间里,一个丧尸被捆的和粽子一样勒在一张实验台上,几个研究员在对丧尸进行检查,研究员用小电棒照丧尸的瞳孔,结果丧尸毫无反应,证明丧尸没有视觉。之后另一个研究员分别在丧尸的周围多个远近不同的方位轻轻的晃了一下手里的一串钥匙,丧尸立刻循声将头扭向了声音传过来的方向,证明丧尸有听觉,而且听觉可能比人类还敏锐。第三个研究员用一根长针在丧尸的上扎了多次,但丧尸没有任何疼痛的表现,说明丧尸已经没有了痛觉。这几个研究员在对丧尸做检查的时候,这个丧尸一直在抽吸着鼻子,嘴里流着口水,应该也能说明丧尸有嗅觉,而且嗅觉比人类灵敏的多,也许是与它被疯狼咬伤而变成丧尸有关,反而继承了狼的听觉和嗅觉能力。

    第二段视频里,实验室中一个研究员正在对一个穿着病号服用皮带捆在实验台上的丧尸进行体检查,突然这个丧尸体一震颤动,喉咙里传出好像打呼噜一样的声音,猛的将捆在上的皮带挣断,一翻就从实验台上瓷瓷实实的“咕咚”一声掉在了地上,它也不知道疼,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对这个丧尸进行检查的研究员这时好像已经被吓蒙了,呆呆的站在原地,只听从视频中传来几声喊叫,应该是拍摄视频的人喊的,让这个研究员快跑。这时只见丧尸突然伸出双臂扑向了面前已经吓得呆傻的研究员,这个研究员见丧尸扑了过来,下意识的向左闪躲避。只听“咔嚓”“咔嚓”几声快门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感在这个拍摄视频的人的旁边还有个人在拍照,上面那张丧尸袭击研究员的特写照片应该就是这个时候拍下来的,有心思又是拍视频又是拍照片,怎么就不知道去救人呢,真是毫无人。丧尸这一下扑了个空,但这研究员向左一闪却闪进了一个由两排摆满了实验仪器的柜子组成的死胡同,现在丧尸堵住了出口,研究员已经成了瓮中之鳖,没有人去救他的话,肯定被丧尸咬死吃掉。被堵在里面的研究员将柜子里的各种实验仪器一股脑的扔向扑向自己的丧尸,但丧尸对这些砸在自己上的东西毫无知觉,依然在向着死胡同尽头的研究员步步近。这时几个穿防爆服,头戴防爆盔的人冲了进来,探出几个钩子钩住丧尸,连拉带拽的把丧尸从发出惨叫的研究员那里拖开,拖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再看那研究员,他的左臂已经被丧尸咬掉了一块,血从伤口喷涌而出,上穿的白大褂也被染红了一大片,随后他被几个同样穿着白大褂的人扶了出去。看了这个视频我更肯定了刚才的想法,这个人绝对就是爆料中说的那个被丧尸咬伤之后也变成丧尸的研究员。

    第三段视频的背景不是在实验室中,四周没有窗户,看起来更像是在一间地下的牢房,四条粗铁链的一头被固定在墙上,另外一头分别拴在了丧尸的双手的手腕和双脚的脚踝上。显然丧尸也不喜欢被这么拴着,它在扭动着体想要挣断拴着它的铁链,但是无济于事,铁链可不是皮带,没那么容易就被挣断。这时来了一个白大褂研究员和一个穿作训服的美国大兵,美国大兵手里还提溜着一支M4卡宾枪。只见研究员在大兵耳边对他说了些什么,大兵一边听一边在频频点头。之后,大兵举枪瞄准拴在墙上的丧尸,只听一声声沉闷的枪响,大兵将子弹一发一发的入了丧尸的体,但丧尸中弹时只是体猛烈一震,之后就和没事人一样了,直到左臂被子弹打断,丧尸也丝毫没有痛苦的表现,这要是照正常人话,没被当场打死也早被疼昏过去了。最后那研究员拍了拍大兵的肩膀,冲他挥了挥手,两人走出了镜头。

    第四段视频先看室内的摆设,长条桌,美国国旗,历任美国总统的肖像等等,八成是在一间会议室里。一群穿军款礼服的人正围坐在长条桌前七嘴八舌的讨论着什么问题,具体说什么我是根本听不懂,这群人都是谁我也一个都不认识,只是从衣着上可以看出应该都是军方的高级官员。这群人还在叽里呱啦的讨论着,我一句也听不懂也就没心思傻看,直接拖动进度条到后面,想看看他们说完之后还有什么,可一直到最后都是这群人在说,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就直接关了。

    我看“美利坚鸟”在线呢,就发消息问他:“最后这段开会的视频里面这些人在说什么呢?从开始一直说到最后,我又听不懂,真是烦死人了。”

    片刻之后,“美利坚鸟”给我发来了回复:“呵呵,原来你听不懂英语啊‘柯南’?”

    我一听这说话的语气就明白了,看来又是他姐姐在用他的电脑呢。我本想算了就此打住,跟他姐姐没啥好说的,等“美利坚鸟”本人回来再问他,但转念一想,我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坏人,他不在我直接问他姐姐又能怎么样?

    于是我回答她说:“是啊,我是英盲啊!你弟弟又出去了?”

    可能她看了这条消息有点吃惊,稍稍愣了一下才又给我发来消息说:“是啊,今天圣诞节嘛,上午睡醒了就起来又找他女朋友去了,你怎么知道我是他姐姐的?一定是他对你说了我用他电脑跟你聊天的事了?”

    “你忘了我可是‘柯南’啊?就算他没说,事后我仔细想想也能猜出来的,你和你弟弟两人跟我说话时的语气相差很大,我一开始就已经感觉出来了。”我说。

    “呵呵,你的观察力还真是很敏锐啊!”她说。

    “《柯南》看多了都这样,习惯怀疑一切了!”我说道。

    “你也喜欢看《柯南》啊?我跟我弟弟也都喜欢看,可以说是看着《柯南》长大的,但我们俩怎么就没你那样眼力啊?”她问我。

    “这个可能是和人的格有关系,我这个人天生就谨慎。”我答道。

    “嗯,应该是,我弟弟和我都是成天马马虎虎的。”她说道。

    “那个视频里那群人在说什么啊?还得麻烦你给我大概解释一下。”我说。

    “那段视频里那些穿礼服的都是美**方的高层,他们正在跟美国总统开电话会议商量怎么秘密解决这个丧尸病毒事件,商量的结果是让第十四研究所继续研究丧尸及这个变种狂犬病病毒。派特工小队去潜入波士顿大学销毁病毒样本、研究资料,将所有知者全部秘密清除。授意基恩市政府和警方在召开新闻发布会时要对外声称两名SWAT队员是被狼咬伤后伤恶化,医治无效死亡的,并谎称以公众安全可能受到威胁为由已将尸体做了无害化处理,不能让民众得知事件真相,以免引起动。”她说道。

    “哦,原来如此啊!谢谢你了!”我对她说。

    “呵呵,不用客气,你是我弟弟的好朋友嘛!那也就是我的好朋友了。”她说道。

    “那我想问一下,你对这个事有什么看法?”我问她。

    “这个事确实是可怕的,被咬了以后就会变丧尸,不过现在丧尸还都关在实验室里,也没有跑到街上来,我也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了!呵呵!”她回答我说。

    “那万一哪天满街都是丧尸了呢?”我又问。

    “那到了万一的那天再,现在不这个心,呵呵!”她说道。

    看来这个女人心态还好的,这样的事要是让那种心窄的人遇上,估计成天不干别的光琢磨这个了,早都吓得睡不着觉了。

    于是我对她说:“看来你心态还真是好的啊!不想那些没用的事。”

    “是啊,还行,事还没发生呢,谁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想那么多也没用,还不如不想,只能徒增烦恼而已!”她说。

    听她这么说,我也很赞同,我说道:“是啊,我也是这种想法,未来是什么样的谁也说不准,所以就到了那天再!成天琢磨那个未知的将来是什么样的,太累了!”

    “嗯,是的,赞同,呵呵!五点了已经,我去做饭去了啊,拜拜,有空再聊。”她说道。

    “好的,拜拜!”我回复了她一句。

    时间是早上六点,外面还是一片漆黑,我又重新躺下,回想着之前从帖子里看到的丧尸的照片和视频,想想确实是可怕,不过丧尸再可怕也是在实验室里才有,无所谓了。转念又想到了“美利坚鸟”的姐姐,聊了一会感觉这个女人格上很对我的胃口啊!但又一想离着十万八千里呢,根本不可能的事。继续睡觉!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余生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