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你这是坑爹【3000】

    “……恩!”秋裳夕茫然点头的同时,心内还有一丝不解,这人为什么反应这么平淡,还是说,他早就知道了,原来也是这么打算的?不知为何,一想到这种可能,她的心理就有一丝怨念,还有意一丝心痛袭来。

    流月沐泽走过来的时候,就看到门外一堆人五大三粗的大男人趴在门边,听门缝。不紧皱着眉走过去,“你们干什么呢,怎么不进去?”

    说话间就正抬手开门。楚河一把伸手抓住他伸出的手,食指放在唇边嘘了一声,表示需要安静!遥井溪眉头一皱,看着楚河抓着他白皙的手,狠狠的拍过去,看着楚河将手放开,才从大衣口袋里拿出一条青白色的手绢轻轻的擦拭着被沐泽被楚河握过的手。眼眸一片温柔。沐泽瞬间脸上爆红。周围的人默不作声的绝倒。

    楚河伸出食指,哀怨的皱着眉,指指遥井溪,再指指他正专心擦着的手,在指指自己,一脸的便秘模样。那叫一个怨念。

    “他这是嫌你脏!”陌南晓无比同的拍了拍楚河的肩,碍于正在扒门缝,随意轻声的说“乖,习惯就好了!”

    “小点声!”只到他们几个大男人腰间的小念宝贝,头也不回的教训。“没看见干嘛呢?都不能敬业点!”

    众人再次绝倒,原来小丫头在将扒门缝当成一项事业在发展啊!

    楚河恨恨的瞪了一眼过去,无奈遥井溪彻底无视,只能放下手指,转过,继续扒门缝。

    远处的落地窗边上,一大一小的影背着光,站在窗边,皱着眉看着前面病房门上,凑成一堆的大男人。两人赫然是怨念二人组,小陌童鞋,秋泽晨童鞋。

    对于病房内二人的发展,两人一向保持着无比抗拒的态度。但是因为票数不够,因此只能在一旁无比哀怨的叹气。

    “你视力多少?”凤然过去,凑到秋裳夕的眼睛前面,距离很近,近到可以闻到他上好闻的味道,近到他的唇离她的只有指甲般的距离。刚才他抱住她的时候,她还处于迷离,放空的状态,而且,那个拥抱在她认为是温暖的,纯净的,毫无一丝杂的。可是现在,看着他绯薄完美的唇,她很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心,碰碰的加速的跳动着。那种感觉就好像周围的一切都已经不存在,感官之间只剩下她跟他。天地间,只有他们两人,就这么近距离的注视着,或许只到下一秒,又或许是到下一个天荒地老。

    她忽然有一种冲动的念头,这个男人是她的!是她秋裳夕的。她有了一种永远都不放开的念头,只要他敢不离不弃,她就敢生死相随!

    去他的人,去他的姚熏,去他的未出世的孩子。她也有这个男人的孩子不是嘛。一切她都可以毫无顾忌的忽略,只要他能许她一个承诺,足矣。

    她想,她也不是那么圣母的。虽然没有去做,但是却也有了自私一把的念头!

    “我想你的视力大概都是负的了吧!”如此贴近的距离,他一开口,唇齿间淡淡的气息就迎面扑来温温的,暖暖的,湿湿的,惹得她急速跳动的心,又是一悸。

    她想,她对这个男人真的一见钟了。

    其实她不知道的是,在很多年前,她对他就已经一见钟,非卿不可的地步了。她是,他亦是。只是,两人都不记得罢了!

    秋裳夕红着脸避开了他的注视,只留了一个侧脸给他。不自在的将头发别再而后,垂下眸“谁说的,我视力可好了,1。5呢!”

    凤然看着女子姣好的侧脸,金黄的阳光渡在女子柔嫩的脸颊上,带着一抹淡红。眼睛一眨一眨的,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眨着。犹如小精灵般,眼睑下方隐下一排影。就好似是一副精美的油画,应为太过传神,然后画中的人物淡淡飘出的感觉一样。

    凤然眼眸微眯,勾人的凤眸里闪过一丝一样,喉结滚动,不由自主的凑到女子侧着的耳垂边,压抑着气息,轻轻的呢喃“不近视的话,也差不多是散光,远视什么的……”

    秋裳夕浑一震,连头都不敢回,而是将头垂的更低了。脸上的红光越发艳“瞎说!我视力可是出了名的好,不散光,不近视,不远视,不斜视,什么毛病都没有!”

    凤然不离开,也不靠近,就在那么暧昧的距离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呵……你说的那是五六年前吧!虽然……你的记忆还是停留在18岁,但,我必须很抱歉的告诉你,你必须得接受现实,你今年已经24岁了。说不定,视力早就出问题了。你说,是不是?”

    近距离的接触,男子温的气息,不缓不急的说话速度,勾的她的心酥酥麻麻的,皱着眉,轻嚷着,语气里有她未曾察觉的媚,好似一个恋中的女人在跟自己的男朋友撒一样“你到底想说什么呀!”

    她才不会傻傻的以为,他是真的关心她的视力呢。虽然,她表示她不笨,但是像这种高智商且腹黑的聪明人的心思,她表示,很费解!

    “……你见过姚熏了吧!”秋裳夕呆愣了一下,便不置可否的点点头,见过就是见过了,又不是私会郎,有什么不敢让她知道的。凤然了然的点点头,继续说“你觉得你们俩像不像?”

    像不像?回想着昨天看到那个女子时的震惊,长的简直太像了,不知道肯定以为是一个人呢。不过,长的一样,但是感觉却不一样。

    姚熏看上去是那种弱的,需要人保护的女人。而她,却是看上去让人很舒心,很温暖的女人。两人就像是黄芙蓉和粉红芙蓉,虽然都是芙蓉花,但花语不同!

    “是很像!怎么了!”

    “紫阳他们都说,最近几年我流连花丛貌似饥不择食,各个行业都有,但是长相却是惊人的相似,说我好像在寻找着什么一样。开始我不以为意,直到后来我遇到了你。在慢慢的了解到我跟你以前发生的事,在回忆一下过去。却发现,我真的是在寻在。我寻找的不是一段丢失的记忆,而是记忆力不小心丢掉的你!”

    “我知道你可能会觉得,也许你是姚熏的替。可是既然我都有她了,就像你说的,她也我,如果我也她的话,我还用的着找替嘛?我又不是很闲!”

    “再说了,我跟你相遇是在五年前,跟姚熏是一年前。谁是谁的替这不都明摆着呢嘛?”

    “那又怎样!”秋裳夕固执的不去看他,其实在她开始说,找了五年的替的时候,她心里的防线就已经快要坍塌了。只是她需要一个足够强大的理由来说服自己。需要一个足够强硬的肩膀来让自己依靠。“就算她是替那又怎样?现在替都有孩子了。再说了,小言里,小三登堂入室,一朝为妃他朝为后的故事还少吗?”

    凤然不暗自感叹,狗血八点档,害人不浅啊!“我们不提那些不沾边的!现在是在讨论我们的事,跟什么后妃,小三什么的有什么关系。”

    “怎么不沾边啊?明明就是小三怀孕了。古语有句话不是说“母凭子贵”嘛”我们这事跟那些也没什么两样!”

    秋裳夕说的衣服理所当然,完全沉浸在八点档狗血小言里。凤然顿感无力。

    随即暴怒

    “她怀不怀孕该我事啊!”

    秋裳夕双手护在前,小心翼翼的躲开他,不赞同的过去,那眼神好像是在看一个杀人放火的强犯一样“你怎么还说脏话啊!真不文明!再说了,人家姑娘都怀了你的孩子了,你竟然说不该你事,你怎么这么不负责任啊?”

    凤然深深的出了一口气,仰头看天花板,无语问苍天中!

    “你怎么就确定那是我的孩子?”

    “她跟我说的吖!”秋裳夕看傻子的眼光看了一眼脸上已经无力扯表的脸“她是你的女人,然后怀孕了,不是你的孩子,哦,那不成还是我弟的,或者是陌陌的,还是说,你想说,是我的呀!推卸责任也不带这样的吧!”

    房外扒门缝的陌南晓,忍不住一哆嗦,不是吧!躺着也中枪?小夕,哥哥是清白的。远处的秋泽晨这是更直接的反应。倏地打了一个喷嚏!

    “那孩子根本就不是我的,我干嘛要去给别人当现成的爹,”凤然明显的就怒了,为什么这个女人就这么的固执呢。凤然在想,如果当年她十九岁的时候,她也是这么不可的话,他到底是怎么对这么奇葩感兴趣的?

    或许,正是因为她的奇葩吧!

    “你这是坑爹,懂不懂!”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奶娃好男人养成计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