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二十一)

类别:侦探推理 作者:游海峰 书名:逆爱之旅
    ( )    天空灰蒙蒙。

    整个基地基本上都被恐怖分子用黑白两种颜色装扮起来。人人穿着黑色的衣服,佩戴着白色的小花。整个人被吊着的我和陆龙也被着戴上了白花。虎爷他们的尸体连夜就有恐怖分子收了回来,然后放进了玻璃棺里面。现在,那些玻璃棺就停放在我和陆龙的面前。

    唯独不见“刀疤虎”的棺材。

    陆龙说,花爷他们压根儿就忘记了“刀疤虎”,没有给他进行风光大葬,亏了他平时人前马后地拍马,死了也没人收尸。

    所谓的风光大葬,就是首先由花爷来宣读悼词,然后各个恐怖分子依着次序一一上前献花圈,并且绕着棺材走上一圈,默默地鞠躬,好不闹。一整天过去后,虎爷他们的玻璃棺被推进了大海,随着波浪远去。最后,他们的归宿将会是不知被哪条鱼吞进肚子,作为晚餐。

    当风光大葬过去后,各个恐怖分子便纷纷散去。我和陆龙倒没有看出来他们的内心有多么的悲伤。

    第二天。

    天空依然布满霾,看不见太阳。太阳仿佛也害怕这冬天的严寒,不知躲藏到哪里去了。夜里,狂风便大作起来,吹扫着落叶,吹卷着沙石。这么大的风沙,让人难以睁开眼睛。那些为风光大葬准备的什物都被大风吹刮得七零八散地倒在地面上。

    一大早睡醒过来,我就感觉到浑乏力、头痛裂。我的脸颊滚烫滚烫,仿佛一块烙红了的铁,而手脚却是冰冷透骨的。我知道我自己已经在夜间染上了风寒,患上了感冒,正在发高烧。高烧持续不退,我难受得久不久就shenyin一两声。直到乔艳中午端了草药来给我喝下,我才感觉到况有所好转。

    中午过后,基地上开始忙碌起来。几十个恐怖分子冒着风沙进进出出,讲十几箱物资搬进了基地中部。后来,柳爷搂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出来验货。当箱子被打开后,我看到一个箱子内存放着几只青花瓷,而另外十几只箱子内都堆满了形形式式的军用武器。我暗自心惊,心想,这些恐怖分子又要干伤天害理的事了,不然不会购买如此数量庞大的军火。

    其间,柳爷为了博取边那个年轻女人的欢心,不惜拿我和陆龙的生命来开玩笑。他竟然以我们为靶,来试那把新军火。枪声不绝于耳,子弹从我们的耳朵边呼啸而过。如果柳爷的枪法稍逊色一点,那些子弹早就划破我们的躯体了。于是我被吓得失魂落魄,出了一虚汗。

    枪声停止了,那个美丽动人的女人格格笑起来,一边拍着手掌,一边兴奋无比地说:“柳爷,不愧为神枪手,枪法如神,厉害!”她的表撩人心魄,好像被男人灌了一包**的模样

    柳爷一把搂住了那个女人的腰肢,邪笑地说:“我裤子内的那一根金刚不倒枪更加的厉害!”

    惹得那个女人花枝乱颤,发出一阵笑。

    验完军火后,我们看见几个恐怖分子持枪押着十几个年轻貌美的女人走了进来。那些女人都哭哭啼啼的,泪流满面。那几个恐怖分子押着那些女人来到了柳爷的边,一个鼠目寸光的恐怖分子毕恭毕敬地说:“柳爷,这些是我们新抓来补充军的女人,你过目过目。”

    柳爷立刻眯着眼睛去亵渎那些年轻貌美的女人的体。一会后,他激动万分地说:“都是处女啊!”

    鼠目寸光的恐怖分子马上拍马,说:“柳爷果然御女无数,一看就知道哪些女人是处女哪个女人不是处女,名不虚传啊!佩服,佩服!”

    柳爷哈哈大笑,说:“给我留两个**女,其余的押到女!”

    鼠目寸光的恐怖分子一把将两个小的女孩子推送到柳爷的怀抱里,说:“柳爷,慢慢品尝!“

    “不错,不错!”柳爷心花怒放,扛起那两个小的女孩子便往房都了过去,撇下了刚才那个浓妆艳抹的女人。

    我往陆龙的体上看了一眼,却见他还是一动不动地被吊在那里,双目紧闭,神态安详,沙尘落满了他的一,甚至刚才柳爷试枪的时候,他都没有睁开眼睛看一下。一夜间,他的下巴长出了不少胡渣。我心里一惊,想道,他该不会在夜里被冻死了?于是,我便试探地说:“陆龙,听到我说话吗?”

    一会儿,只见陆龙慢慢地睁开了眼睛,说:“闭上你的嘴巴,没有看到我在闭目养神吗?”

    “我们能不能够活过今天,还是个未知数。你还有心闭目养神?我看你干脆命令你的兄弟来个里应外合,将这些恐怖分子杀个流水落花好了。难道我们在这里白白地等待死亡?”我说。

    陆龙却说:“我今天肯定死不了,而你就难说了。”

    下午,乔艳和陆美珠带着一些手下过来看我们。这时,太阳才勉强将一些光线释放出来,我们才感觉到大地上没那么死气沉沉。乔艳摸上了我的额头,说:“好点了么?”

    “好多了。”我说

    在乔艳喂我吃饭的时候,陆龙贴着手下的耳朵吩咐了一些事。我想,陆龙应该是想出了脱之计,现在要命令手下如何如何行动。

    喂完饭后,乔艳并没有离去的意思。我说:“外面风沙大,还是回到屋内。”

    乔艳却搂住了我的脖子,伏在我的膛上轻轻地磨蹭起来。一会儿后,乔艳才伤感地说:“我要留下来,陪着你多一会儿。我害怕我一转就再也见不到你了。有缺,我们好不容易才走到了一起,为什么我们却卷入了**尔虞我诈的纷争?十年前,我们的家人都丧生在**的魔爪下,难道十年后我们要因为**而不能够终老一生?我心有不甘,不甘,不甘。”

    “两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我也伤感起来,说:“但是,两若能一辈子,又胜于一朝一夕。”

    黄昏不合时宜地降临了,寒意更加浓。

    花爷和柳爷他们酒足饭饱之后,便带领着一些手下来到我们的面前。花爷一边挑着牙缝儿,一边在一张暖椅上坐了下来,然后慢条斯理地对我和陆龙说:“你们考虑好招供了吗?说不定,如果你们招供了,我会发一下慈悲,替自己积点德,对你们从轻发落。”

    “我根本就没有考虑招供,我差不多都忘记了这件事。”陆龙说。

    花爷眉毛一挑,怒不可遏起来,说:“什么?你竟然没有考虑招供,活得不耐烦了?这些时间你都干什么去了?”

    陆龙也慢条斯理起来,说:“虎爷他们又不是我通知警察来杀害的,我也如果招供说自己是通风报信的人,我岂不是成了替死鬼?这些时间,在柳爷玩处女的时候,我喝西北风去了。哪里像柳爷,口口是嫩,而我是满嘴沙石。”

    这么一来,花爷迁怒到柳爷的上,说:“柳爷老弟,我叫人千里迢迢抓来的黄花闺女都被你先上了?”

    柳爷立刻张口结舌起来,说:“没……没有!我只是……弄了两个,其余的应该……还在女上。”

    “下一次都给我先留着,你别再犯同样的错误了!”花爷极其不满地说。

    “下不为例!”柳爷颤抖着声音说。

    看到花爷和柳爷狗咬狗骨、窝里斗,我倒笑出了声音。

    但是,这一阵笑声却给我招惹了柳爷的皮鞭毒打。柳爷一边鞭打我的**,一边凶巴巴地说:“再笑,我就让你脑袋开花!”

    接着,我就真的笑不出来了。

    只听得花爷问陆龙说:“这么说来,你不是出卖者,而你旁边这个小子是罪该万死的细?”

    “事实确实如此。”

重要声明:小说《逆爱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