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二十)

类别:侦探推理 作者:游海峰 书名:逆爱之旅
    ( )    半夜了,干?的河边,除了马蹄声,没有任何声息。突然,我听到前方一百米的地方响起了一声枪响。奔驰至前,我看见陆龙伏在马背上,呻吟着,好像负伤了。我四处张望了一下,并没有发现其他人,便说:“你怎么了?”

    “我往自己的肩膀上开了一枪。”陆龙平静地说。

    “疯了?”我不置相信地说。

    “我现在也要往你的手臂上开一枪。”不容我反抗,陆龙已经往我的手臂开了枪。

    我强忍着手臂上传来的剧烈疼痛,才让自己不至于昏迷,说:“疯子!”

    “如果我们的体上没有一点负伤,那么,我们回到基地,花爷他们会杀了我们两个人。”陆龙解释说。

    远远的就看见了基地上如鬼火般的灯光。

    只有我和陆龙两个人回到了基地。一进入基地,我们就看见乔艳和陆美珠她们站在门外等着我们了。下了马,乔艳和陆美珠她们就欢喜地朝我奔跑过来。陆龙本来张开了双手要去接住乔艳的体,但是乔艳直接扑到了我的体上。陆龙转而去接陆美珠,但是,没有想到陆美珠一扭也跑过来抱紧了我的体。这么来,讨了一脸没趣的陆龙只好去抱他的手下了。

    乔艳摸到了我手臂上的鲜血,于是关心地说:“有缺,怎么了?”

    我提高声音,有意让陆龙听到,说:“不小心,被一只患了狂吠病的疯狗咬了一口!”

    来到半岛中部,花爷他们也迎了上来。

    灯光下,我看见花爷的脸色在他看到只有我们两个人回来时稍微变了变,然后不动声色地说:“虎爷他们呢?”

    陆龙立刻捂着肩膀的伤口,带着沉重的心说:“神龟虽寿,犹有竞时;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天要下雨,娘要嫁人……”

    “别文绉绉!”花爷显然动怒了。

    陆龙又立刻一脸伤心地说:“他们全部被该死的警察乱枪打死了!我们也该死,好不容易才冲破了警察们的重重包围,却救不了虎爷他们!”

    听了这个消息,花爷猛的将手中的茶杯摔到地面上,嘴角抽动,说:“怎么会有警察?”

    “花爷,节哀顺便”,陆龙假惺惺的说:“那些警察是事先埋伏在那里的,当然我们一进入那条小村庄,他们就突然冒了出来,将我们杀了个措手不及。我们被出卖了!”

    “你的意思是说基地内有内或者警察卧底?”花爷说。他的眉毛紧蹙起来,剑拔弩张。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陆龙说。

    “有多少警察?”花爷说。

    陆龙想也没想,脱口而出,说“一百多个。”

    突然,花爷拔出手枪描准了陆龙的脑门,然后对他的手下发出了命令,沉地说:“将他们两个捆绑起来?”

    于是,便有几个人跑过来七手八脚地将我和陆龙绑了起来。陆龙挣扎着,说:“花爷,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将我们两个捆绑起来!”

    花爷冷笑了几下,说:“我现在怀疑你们两个通知了警察,是你们出卖了虎爷他们!如果此事属实,我会让你们不得好死,会让你们尝尽折磨后挫骨扬灰!”

    “花爷,放过他们两个,不可能是他们害死了虎爷他们的,如果是他们两个出卖了虎爷他们,那么,他们两个为何也都负伤了?”乔艳和陆美珠异口同声的说。我看得出来,她们都极其担心我和陆龙。

    花爷冷哼起来,说:“要负伤还不容易?谁知道那些伤是不是他们自己弄上去的呢?说完,花往我和陆龙的手臂上各开了一枪。

    这样一来,乔艳和美珠都吓得花容失色了,都惊叫起来,连忙说:“花爷,不要开枪!”

    “将他们两个吊起来。”花爷又给他的手下发出了命令。

    不消片刻,我和陆龙便被吊在了架子上。陆龙忍着手臂上的痛楚,细声地说:“想不到花爷是一个狡猾的老狐狸。都怪我刚才说漏了嘴,我应该说只有二三十个警察,而不是一百多个警察。哈哈哈……我也有今天。从来都是我吊别人,现在却给吊了起来,也算是知道了被吊是怎样一种滋味。”

    我说:“你以为花爷是一个草包呀?既然他能够拥用今天的地位,那么他绝非等闲之辈。你这一次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一失足以致命。亏你现在还能够笑得出来,都死到临头了,命难保。”

    “既然要死了,现在不笑,那以后还有机会笑吗?笑是活人的廉价商品,却是死人得不到的奢侈商品。”陆龙说。

    听了陆龙这些话,我也赶忙勉强地挤出了笑容。

    可是……如果我死了,那乔艳怎么办?

    这时,花爷和柳爷面无表地朝我和陆龙走了过来。柳爷大鞭一挥,凶狠地说:“你们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陆龙反而笑得更加大声了,说:“笑世间可笑之事,鄙天下可鄙之人。你们不分青红皂白,不问事实真相,随随便便地就要结束对你们忠心耿耿的人,难道不值得我大笑不止吗?”

    “宁可枉杀千人,不可漏掉一个”,爷爷一边吐着烟圈。一边说:“柳爷老弟,将他们拷打得皮开绽、死去活来,看他们招还是不招!”

    “哈哈哈……想不到一个恐怖分子组织的头目除了动粗,却也无计可施?你们现在这算严刑供了?你们杀死我们,倒是易如反掌的事,而且是小事一桩,但是你们以为我那一百个兄弟会善罢甘休?”陆龙说。

    柳爷略微停滞了一下,然后扬起皮鞭打落到我和陆龙的体上,说,“吓唬我们?你以为你那一百个兄弟会奈何得了我们?”

    一直打了一百多下,柳爷大概也打得累了,才停下了手中的皮鞭。只风他**着上在寒风中竟然也大汗淋漓。而我们早已经被鞭打得血模糊了。我和陆龙对视,都认不出对方了。

    花爷扔下烟头,对我和陆龙说:“今天到此为止。等到我们明天给虎爷他们风光大葬之后,再回来收拾你们两个。别以为我会轻易饶了你们,你们当中必须有一个人死去,为虎爷他们陪葬,如果两个人都是出卖者,都得赴黄泉!”

    “如果我不是出卖者,这样被你们吊着拷打,不是冤枉吗?”陆龙说。

    花爷扔下一句话,转就走了,说:“那就只好暂时委屈你了,我过后赔罪。”

    花爷离去不久,乔艳和陆美珠便提着晚饭来到了我们边。虽然夜色朦胧,但是,我还是看见了乔艳脸蛋上的泪痕。我心痛不已,说:“我没事,用不着哭。”

    “还说没事”,乔艳又哽咽起来,一边用湿的毛巾擦拭去我上的淤血,说:“都伤成这样了。想不到那个柳爷下手这么重!哪个人的躯不是血构成的,伤成这样,谁看了都伤心!”

    “柳爷下手确实重了点,不过,我还撑得住。我会没事的,我还等着与你白头偕老。你也在等着,?”我说。

    “嗯。我这样帮你擦拭,会不会弄痛你,有缺?”乔艳说。

    我狡黠地笑了一下,盯着乔艳富含深的眼睛,说:“有点。不过,只要你往我脸颊上亲一小口,我就不会感觉到疼痛了。”

    “不行,这里有其他人在场。”乔艳忸怩起来。

    我死缠烂打,说:“麻烦其他人回避一下。”

    久未说话的陆龙感觉到自己是被晾在一边了,便提高了声音分贝说:“乔艳,过来帮我擦拭伤口!”

    “自己擦拭!”乔艳一边说,一边将一块湿布仍到了陆龙的上。

    “我的双手双脚都被绑结实了,我怎么擦拭?”陆龙说。

    “我帮你擦拭。”陆美珠说着便抓起布料往陆龙的体上擦拭起来。

    “轻点,痛死我了!”陆龙大声喊叫起来。

    这么一来,陆美珠又不乐意了,赌气起来,说:“有本事你自己擦呀!我好不容易才说服自己,帮你擦拭伤口,你却毫不领、挑肥拣瘦、吆五喝六,将我当家里的女佣人了啊!”

    “确实痛嘛。”陆龙底气不足地说。

    “大哥,怎么样?”陆美珠一边给陆龙喂饭,一边压低了声音说话。

    “就是伤痕累累,暂时也不会死去。”陆龙说。

    “我是说你打算怎么做。你的兄弟们商量好了,打算趁着夜色将这里夷为平地,然后将你们解救出来,他们叫我来向你征求意见。”陆美珠说。

    陆龙说:“回去后,叫那些家伙不要轻举妄动,不要以卵击石!我不想看到他们都死在这里,成为孤魂野鬼!告诉他们,我心中有数,我自有打算,我有成竹。我命硬,是不会这么快就死的。”

重要声明:小说《逆爱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