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十七)

类别:侦探推理 作者:游海峰 书名:逆爱之旅
    ( )    入夜,气温骤降,而且下起了小雨。

    吃晚饭的时候,我跟“刀疤虎”同桌,与乔艳隔桌而坐。好几次,乔艳都想过来跟我说话,却被陆龙阻止了。于是,乔艳只好作罢,便埋头吃饭,不理睬陆龙的言语。而陆美珠则独自占了一张桌子,与陆龙分桌而坐,表示对陆龙加入恐怖组织极为不满。

    我的眼皮不停地跳动,预感到这一夜将会极其漫长。晚饭才吃了一半,打扮一新的钱小姐便来到了客厅里,然后风万种地在我的边坐了下来。我如坐针毡,心猿意马,皆因钱小姐频频向我暗送秋波。想起钱小姐交待“刀疤虎”的事,我心生一计,便接二连三地向钱小姐献酒。

    我本来是想灌醉钱小姐,以免去夜里的苦差事,最后却被钱小姐灌醉了。钱小姐是我所见识过的女人当中最会喝酒的。

    夜已半,冬风料峭。客厅里,人渐散去。“刀疤虎”扶起半醉的我,便径直往钱小姐的房间赶去。进入钱小姐的房间,我们看到钱小姐已经卸了妆,换上窄的粉色睡衣在等着我了。

    等到“刀疤虎”转离去后,钱小姐迫不及等地倒在了我的体上。她一边抚摸着我的体,一边说:“花先生,**一刻值千金,你还站着干什么呢?”

    虽然喝醉了,但是,我还是保持着清醒。我心不在焉地盯着白色的墙壁,说:“你都挑不起我的兴趣,我不站着又能够干什么?”

    钱小姐露出不悦的神色,说:“你是第一个敢如此对我说话的人!”

    窗外一片漆黑。而房间内一片旖旎。昏黄的光线下,我和钱小姐合二为一的影在空气中摇曳。我依然岿然不动,只不过心神慢慢地动摇起来。毕竟暖玉温香在怀,毕竟我不是柳下惠,我如何做得到不怦然心动。钱小姐穷尽花样,极尽女的所能,像跳钢管舞一样,在我的体上绕来绕去。只消一会,钱小姐就累得跟狗似的,气喘吁吁了。她停了下来,指着我说:“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她彻底生气了。

    我冷着口吻说:“只可惜你没惑得了我的资本。而且,我的心里只藏得下乔艳一个人。”

    “哼,是吗?我就不相信我驯服不了你!”说完,钱小姐便半卧在地面上,捧起裙摆,然后作出各种各样妩媚的动作,还不忘记发出几声喘呻吟。

    看着钱小姐雪白的瘦长大腿,我什么都不能想了,便不自地朝她上压了过去。见到我已经松懈,钱小姐便表演得更加卖力了。她的纤纤玉手又开始在我的体上游走开来。顿时,我搔痒难耐,口干舌燥。

    就在钱小姐的谋要得逞的时候,她冰冷的双手圈住了我的脖子,我一受到冰冷的刺激,便清醒了过来。我赶忙一把推开钱小姐软绵绵的体,说:“离我远点!”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我老了,没有了吸引力?不,不可能!”钱小姐瘫坐在地面上,一副挫败的模样。

    “钱小姐,我要走了,晚安!”我想着此地不可久留。

    “休想!”我才挪动了一步,钱小姐就越过我前,拦住了我的去路,并且不知从哪里拔出手枪指着了我的脑门。

    我后退一步,说:“如果继续将我留在你的房间里,那么恐怕我会气死你。你现在都已经暴跳如雷了。”

    “我要惩罚你这个不识抬举的家伙!”钱小姐咆哮着然后从底摸出了一条红色长绳,再将我整个人绑了个结实。

    这样还不算完。钱小姐又想出了更加狠毒的惩罚手段。她稍微休息了一下,然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我吊出了窗外。现在,我半个子吊在窗外,半个子还留在房间里。将我固定在那里之后,钱小姐便爬上去睡觉了。

    被这样吊着,实在难受。雨水虽然不是很大,但是,只过了一会,我的上半就湿透了。雨水沿着我的头发、眼睛、脸颊、鼻子、嘴巴、肩膀、衣服,不停地地流淌,还把冰冻的气息留在我的体上。夜风拂拂,我在黑夜中冷得浑颤抖,很有节奏。

    好漫长的夜。从一数到了一万,我依然神志清醒,睡意全无。这个时候,我的后传过来了钱小姐惊天地泣鬼神的鼻鼾声。鼾声赛雷声,我从来没有遇到过打鼾打得像钱小姐打得那么响亮的人。不明所以的人,会以为我被钱小姐请进房间,是擂鼓给她当睡眠曲了。

    好不容易天空亮了起来。睡醒了的钱小姐好像消了一半气,于是将被吊得浑浮肿、麻木、差点半不遂的我放了下来。她一边解开绳子,一边说:“还不快点感谢我?”

    我想说,这是一个什么女人,我不骂你祖宗十八代已经算你走运,竟然要我道谢?门儿都没有!

    可是,我的嘴巴被冻僵了,开不了口说不了话。

    离开钱小姐那个女魔头的房间,我步履维艰无精打采地走于路上。想不到与乔艳不期而遇了。

    我欢呼起来,说:“乔艳,快些过来,让我抱一下!”

    乔艳泪盈眶,扑到我的体上,忧心忡忡地说:“有缺,怎么了?”

    我便将昨夜所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告诉了乔艳。

    听了,乔艳说:“下次见到她,我一定扇她一巴掌,为你报仇!”

    “千万别扇她!除了你,最毒妇人心!如果你扇了她,她一定不会善罢甘休!我不想你再受到任何伤害。”我说。

    “好,一切听你的。”乔艳说。

    “那好,我们不如找个偏僻的地方,说些悄悄话。”我说。

    事还没有完呢。就在我和乔艳坐在屋顶上培养感的时候,三个持枪的恐怖分子过来将我带走了,留下乔艳一个人伤心绝。跟那三个恐怖分子走之前,我对乔艳说:“别担心,我很快就回来陪你。”

    “为了我,你一定要活着回来!”乔艳说。

    我感觉到那三个恐怖分子是将我带进了密林深处。参天大树高耸入云。没有在冬天死去的野草依然疯长。这个潮湿的树林,处处烟雾萦绕,一不小心就会失方向。一路上,我们看见了不少死人骨头倒在路上。我忐忑不安地对那三个恐怖分子说:“你们要带我去哪里?”

    一个瘦骨如柴的恐怖分子说:“你得罪了我们钱小姐,她要我们带你去煤场,让你在那里挖煤。”

    挖煤!我真他妈倒霉!

    看来钱小姐昨晚没有得到发泄,现在火焚了,便无法消去肚子里的怒气。于是,她还要继续惩罚我折磨我,便派人我去挖煤。想不到,这个半岛上竟然会有煤矿。看来这里的秘密还真不少。

    我说:“那我将要在这里挖煤挖到什么时候?一天,还是一周?”

    其实,如果可以选择,我一刻钟也不想呆在这里挖煤,宁愿陪在乔艳的边,陪着她观看空无一物的天空。

    一个矮小的恐怖分子说:“一天,一周?想得美!一年半载,甚至更长的时候,也说不定。钱小姐倒没有说要你在煤场挖煤挖到何时。”

    “如果要那么长的时候,那么,现在请你们动手杀了我!”我说。我怎么能够忍受长时间与乔艳分离?

    那个满脸胡须的恐怖分子恶声恶气地说:“少废话!快点赶路!”

重要声明:小说《逆爱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