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十五)

类别:侦探推理 作者:游海峰 书名:逆爱之旅
    ( )    几分钟后,只见虎背熊腰的暴徒接过来一根长皮鞭,然后举起皮鞭就往乔艳和陆美珠的体上抽打起来。每被鞭打一下,她们都不住巨大的疼痛,便大声尖叫起来。尖叫的声音传出去很远。这却让暴徒们手舞足蹈,兴奋不已。

    “啪啪”的抽打声音不绝于耳。

    看着乔艳在那里受尽痛苦,我难过至极。她们所受到的每一鞭痛苦,都扩散到了我的体上。我宁愿,我此刻是她,都不想再看到她强忍着泪水消化一鞭又一鞭的痛楚。我冲着虎背熊腰的男人说:“不要再打乔艳了!我为她代劳,你过来鞭打我!”

    虎背熊腰的男人冷笑几声,然后说:“你急什么?你以为你可以逃掉残酷的刑罚吗?到时候,如果你吭都不吭一声,我就喊你一声大爷!”

    十几分钟后,两个暴徒抬着一木桶黄澄澄的液体来到了我的边。一阵风吹过,我闻到了从木桶内飘散出来的浓烈的尿素味。我不皱起了眉头。虎背熊腰的男人绕着木桶转了一圈,并且吹了几声口哨,然后抓过我的衣领将我提了起来,说:“哈哈哈……我让你尝尝人尿的味道!”

    下一秒钟,我还来不及对虎背熊腰的男人的话作反应,就被他将我的头按进了黄澄澄的液体里面。当我明白过来这些液体是还带着余温的人尿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我已经喝了好几口。我立刻觉得这是我有生以来受到的最大的耻辱了。一时难过不已。半分钟后,虎背熊腰的男人才将我从尿中提了起来。而我呛着了,便激烈地咳嗽起来,还忍不住翻江倒海地呕吐。

    “哈哈哈……味道如何?”虎背熊腰的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把整桶尿从头到脚倒在我的体上。

    我往他的体上啐了一口??,并且甩动头发,将人尿甩到他的脸部,说:“你又觉得味道如何?”

    我想,他真不是人!于是,文明人也要吐口水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虎背熊腰的男人一拳头将我打倒在地面上,凶狠地说:“再敢惹怒大爷,我就把你杀了!”

    我不屑一顾地冷笑了一下,说:“有种你现在就杀了我!不然,如果我有机会脱,我一定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

    虎背熊腰的男人恼羞成怒,说:“还想以牙还牙,以血还血?都不知道你可不可以看见明天的太阳!”说着,他举鞭向我鞭打了过来。

    “住手!”一声暴喝突然响了起来。

    我扭头看了一下,却看到不知何时“刀疤虎”已经站在了我的边!这就很好地说明了是谁抓我们来威胁陆龙。其实,我一早就应该想到。如今落到“刀疤虎”的手中,算我们倒霉。

    “留着他有什么用处,不如一刀取了他的命!”虎背熊腰的男人说。

    “刀疤虎”说:“他是我们想请也请不到的贵客,怎么能够让他那么容易死去呢?我们要慢慢地折磨他,让他生不如死!等我们杀了陆龙,再结果他们的命也为时不晚!现在,你派一个人去给陆龙送个口信,限他三天之内前来受死,不然,他就等着替他的妹妹、女朋友和朋友收尸!”

    我说:“你也别高兴得太早!虽然你的脑袋现在还安然无恙地生长在那里,但是,谁也说不准它会在何时就不知不觉地给别人搬家了!”

    “我现在高枕无忧,谁也拿不下我的脑袋”,“刀疤虎”恶狠狠地将抽剩的半截香烟塞进我的嘴巴,说:“而你小子随时都有死无葬之地的危险!你就是上一次朝我放暗枪的家伙,你以为我会轻易放过你?”

    我被香烟烫得疼痛,无法说话。

    ◎◎◎◎◎◎◎◎◎◎◎◎

    接下来的几天,昏天暗地,我、乔艳和陆美珠都接二连三地受尽非人的虐待。子开始变得越来越漫长,好不容易才能够熬过了一天。回到牢房的时候,我们已经伤痕累累。旧疤新伤,我们的体上没有一处完整无缺的肌肤了。

    寒风呼啸。无月。牢房的铁窗外淅淅沥沥地下着冬天里难得一见的小雨。长夜漫漫,漫漫长夜。

    我和乔艳贴坐在牢房的一角,互相抚摸着彼此的伤痕,而陆美珠则独自坐在牢房的另一角,神色沮丧。

    乔艳说:“这样的子如何熬下去呀!”

    陆美珠说:“大哥再不赶来救我脱离苦海,我明天非死不可!”

    “刀疤虎”放出了狠毒的话,说如果明天经陆龙再不现,就将陆美珠乱枪打死,以后每隔一天,陆龙都没有前来受死,就相继将我和乔艳杀死。

    我看到陆美珠的绪很低落,便安慰她,说:“别担心。你大哥不会丢下你见死不救的。如果我猜想得没有差错,你大哥明天一定会出现。明天就是‘刀疤虎’一伙的死期了!”

    果然如我所料,第二天天刚放亮,陆龙就率领着近百个全副武装的手下赶来了这个可怕的基地。不过,奇怪的是,陆龙和他的手下并没有搞偷袭,好象也不急着救下我们,而是大摇大摆地行走进来,如入无人之境,更加奇怪的是,“刀疤虎”的手下竟然也不去阻拦陆龙一伙,倒有列队欢迎的意思。大感意外之余,我、乔艳和陆美珠都糊涂了。看着朝我们这边走过来的陆龙,陆美珠扯着嗓门大声喊叫起来,说:“大哥,怎么不将他们打得?尿流、落花流水?你看看,你那个美丽可的妹妹都被遭蹋得不成人样了!大哥,一定要为我报仇,将他们赶尽杀绝,反正他们也不是好人!”

    想不到陆龙竟然冷若冰霜地对他的手下说:“将乔艳和阿珠给我放了!”

    获得自由后,陆美珠一时开心得忘记了疼痛,一蹦一跳的走到陆龙的跟前,再搂住了陆龙的脖子,然后嘻笑着往陆龙的脸颊上烙了一个香吻,说:“哎哟,大哥,你都好多天没有刮胡须了,还瘦下去了!呵呵,还是大哥对我最好,什么时候都不会抛下我!”

    乔艳慢慢地走到陆龙的面前,说:“阿龙,把有缺也放了。”

重要声明:小说《逆爱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