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十二)

类别:侦探推理 作者:游海峰 书名:逆爱之旅
    ( )    我假装严肃起来,说:“这件事好说,如果你马上把人生自由归还给乔艳,我就打消报警的念头。不然,哼,你不会不知道问题的严重!”

    陆龙却说:“都是我不好!我将乔艳锢得太久了了,将她疯了!我原先以为她只是装疯卖傻,以此吓唬我。谁知道,她竟然扯下的自己头发,然后傻笑着将头发一根一根地送进口中咀嚼。还有,她常常用锋利的指甲刨开棉被,然后把棉花撒得满屋都是。她还会经常焦躁不安地站立在窗边,用呆滞的眼神眺望着远方的高大厦,偶尔对着佣人哈哈大笑或者龇牙咧嘴。夜间她也会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凄厉喊叫声音。可恶的是,她经常在梦里呼唤着你的名字!现在,我叫你来,是要你带乔艳离开这里,带她到外面转转,散散心。我想,如今只有你才可以令她恢复清醒、正常。不过,别说我没有事先提醒你,你如果对她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别怪我心肠歹毒!”说完,陆龙将一串钥匙抛给我。

    我欢喜至极,再也听不进去陆龙的话,恐怕他反悔,接过钥匙就匆匆登上二。用钥匙开了陆龙所指的房间,便推门走了进去。只见房间内一片凌乱,好像被狂风骤雨光顾过了。而乔艳此刻披散着凌乱头发趴在妆台前睡着了。我走到乔艳的边,将她的长发捋到耳朵后,并且推了推她的肩膀,说:“乔艳,该醒啦。是我,我是来带你离开这里。你重获自由了,可以到大自然呼吸新鲜空气了。也不知道陆龙今天吃错了什么药,竟然会叫我带你离开。”

    乔艳被惊醒过来,大概一开始没有听出我的声音,还没有睁开睡眼,就挥舞着指甲向我抓了过来,一边发出怪异的声音,说:“小鬼,活得不耐烦啦,竟然敢来打扰我睡觉!我的睡意都被你吓跑到九霄云外了,快赔我!”

    我避开乔艳锋利的指甲,一把抱住她,说:“乔艳,睁开眼睛看一下我是谁?”

    “哎呀,有缺,是你啊!我会不会又在做梦了?”乔艳半信半疑,便伸手去揉了揉眼睛。

    我一笑,说:“梦境会如此真实吗?”

    “不对呀,梦境也非常真实呢!我常常梦到你安静地陪坐在我的边,我感觉到很幸福很安全,没有人敢欺负我。”乔艳说。

    “陆龙叫我带你离开这里”,我突然贴近乔艳的耳朵边,狡黠地说:“其实,我知道你是在演戏,上演一出装疯卖傻的戏。想不到,你还是把陆龙给蒙着了。”

    乔艳满心欢喜,说:“喂,小声点!小心隔墙有耳!说到底还是你最了解我,不像某个人,只知道说我,却猜不透我的心思,哼!呵呵,我这招苦计还好不是自讨苦吃。”

    我说:“别磨蹭了,快点离开。陆龙也不是等闲之辈,要是让他识破了你诡计,你得后悔莫及。”

    “后悔莫及的人是他。”说完,乔艳便往下走了下去。经过陆龙边的时候,乔艳故意将茶几上的紫砂茶壶摔到了地面上,弄得陆龙心痛不已。

    陆龙一脸痛苦地说:“花有缺,我不是叫你好好看着乔艳吗?你知道不知道这只茶壶有多么珍贵吗?”

    “既然你口口声声说乔艳,那么不应该对一只茶壶耿耿于怀。”我说。

    “你……我……”陆龙自知理亏,一时无语。

    突然,乔艳跑到陆龙的跟前,伸出双手去揉搓他的脸部,还揉搓出了几种鬼脸形状。乔艳傻笑着说:“小鬼,不要生气啦!我要走啦,不准你以后尿!”

    只见陆龙的脸皮一阵红一阵青一阵白。

    走到大门外,我转看了一眼陆龙,却见他举着拳头向我耀武扬威。

    出到陆家外,我和乔艳并肩行走在漂亮的街道上。人流如织,车流如虹。万家灯火。在霓红路灯的映照下,乔艳自有一番妩媚。我心中一动,便不自伸出手搂住了乔艳的腰肢。我在心里面感慨万千了一番,然后对乔艳说:“但愿我可以一直搂着你的腰。”

    不知何时,一片胭脂红已经爬满了乔艳的腮帮。她突然说:“哎,都怪我,急着离开,却忘记了梳妆!我现在的回头率恐怕有百分之几百,呵呵!很久没有现在这么开心了。”

    回到家中,我腾出一间空房,让乔艳住了进去。养父养母比我还高兴,都笑不拢嘴了。养父自动请缨,到超级市场购买什物。养母则在房间内忙着张罗,将房间布置得跟新房一样。我和乔艳忙里偷闲,躲在一角说些闲话。

    第二天,我一大早就起了,然后跑进了乔艳的房间。乔艳还躲在暖和的被子里睡懒觉。这时,家里闹非凡,来了许多人,都在七手八脚地准备着婚宴。今天是花鼎的大喜子。花鼎经常在外面天酒地,一次不小心,把一个女同事的肚子搞大了,于是不得不将那个女同事娶回家中。

    乔艳的脸蛋露出浅笑,应该是在夜里做了美梦。我轻轻地拍了拍乔艳粉嫩细致的脸颊,说:“乔艳,小懒猫,太阳都晒股了,还睡。”

    乔艳翻了一下体,说:“别吵,我要睡觉。你别蒙我,大冬天的,哪里有什么太阳。”

    我使用杀手锏,直接将半醒半睡的乔艳从被窝里拉了起来,然后拖着她拾级而上,来到顶一片被阳光照耀着的地方。这时,一群人正在房前面的空地上装饰着两辆花车。而花鼎穿着白色的西装进进出出,忙着递烟倒茶。

    “干什么?”乔艳一边穿回外衣,一边说。

    我在面坐了下来,也邀请乔艳坐下,说:“就是想和你在这上面聊天,不想被别人妨碍。”

    “可是这上面风大,我有点冷。你应该下去帮忙。”乔艳说。

    我将乔艳搂进了怀抱里,说:“这样还会感觉到冷吗?”

    乔艳把脸飞红,半推半就地倚在我的体上,说:“你越来越不安分了。”

    “你也不安分”,我说,“暖玉温香在眼前,你叫我如何安分?”

    乔艳赧然一笑,说:“嘴上油滑。”

    我盯着乔艳的眼睛,说:“你打算以后如何?你是打算跟我一起生活,还是回到陆龙的边去?”

    只见乔艳两眼含,说:“啊?”

    “将你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告诉我”,我抚摸着乔艳的头发,说:“你是否上我了?我是不知不觉上你了,不敢说无可救药,至少心里面有一种被沐浴的奇妙感觉。”

    乔艳含脉脉地盯着我看了几秒钟,然后把头埋进了我的膛,羞涩地说:“我想我是着你的。和你在一起,我才懂得了什么是,才知道了恋是什么滋味。以前,我跟阿龙恋,那算不得,甚至不是恋,纵然阿龙可能是真真实实地着我。我现在才知道我跟阿龙根本合不来。我先前答应做他的女朋友,如今想起来是出于恋父式的崇拜,毕竟他救过我命。”

    听了乔艳的这一番话,我激动异常,便紧紧抱住了她。再一冲动,我的嘴唇便覆盖了乔艳的嘴唇。乔艳嗔了一声,说:“又来了!”

    我气喘吁吁,说:“就一下。这是你引我的。”

    乔艳一时没有明白过来,说:“我哪有引你?”

    我说:“上次你也没有引我,可是你对陆龙说是你先引我。”

    “还不是为了救你。喂,不是说好了就亲一下么,怎么没完没了?”乔艳说。

    “你拿硬物砸昏我,我控制不了自己,停止不了啊。”我说。

    大半天过去了,我和乔艳相依相偎在顶上,看着的城市美景,不忍离去。偶尔会有一两架客机从我们的头顶上飞过。我们你一句我一言地闲聊,卿卿我我。我们的感在这大半天的时间里得到了升华、质的飞跃。其间,我唱了一首我的专辑《偏离航线》里面的歌曲,叫做《不及时雨》。歌词如下:

    那一场不及时的雨/你下得不是时候/你的自私/就算为了滋润大地/怎么能够下得不早不迟/偏偏是这个时候/打断了我的约会/你没有听到我的窃窃私语/这场约会我期待已久/你可否借我一壶酒/浇去我的忧愁/他可否也在为这场雨而发愁/他可否也对这场约会期待已久/他可否知道我无法去/这么大的雨他会不会去那里等候/可惜没有他的手机号码/少了一句对他的问候/不及时的雨/你可否通达理/不可以阻挡我的脚步/我想到他边去/听到他的温言细语

    时光飞逝。当时间从我们边打马而过的的时候,我们不曾看见它、留意它。一眨眼间,黄昏近。天空慢慢将光彩收了回去,唤出薄薄的晚霞。此时,接新娘的花车已经回来。新?和新娘正在空地上拍照留念。我指着新娘对乔艳说:“我将来要将你打扮得比她美丽一千万倍。”

    听了我这句话,乔艳的脸蛋全线飘红,比那些晚霞不知妖艳了多少。良久,她才说:“都陪你在上面呆了大半天了,现在我的肚子唱空城计了。我们快点下去攻饭掠菜。”

重要声明:小说《逆爱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