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十一)

类别:侦探推理 作者:游海峰 书名:逆爱之旅
    ( )    这时,包围圈往两边裂开了一道缝隙,然后一个白衣男人通过缝隙向我了过来。这个人怒气冲冲的,正是陆龙。我已经知道他此番的来意。只见他往我向前一站,再点燃了一要香烟,然后说:“无冤无仇?说得轻松!你小子昨晚做的好事,竟然上了乔艳!”说完,陆龙毫不留地往我的腹部踹了一脚。

    我痛苦地捧住腹部,说:“我……我们什么都没有做,清清白白!”话出了口,我发现自己心口不一。这样的话,我自己都不能够相信,陆龙就更加不可能相信了。一整夜,多么漫长,是有一些事发生了。

    陆龙一脚扫到我的膝盖上,将我打趴于地面,说:“不老实!什么都没做,鬼才相信!什么都没有做,乔艳一整晚上哪里去了,为什么哭着回家,你解释给我听呀?竟然敢动我的女人!”说完,陆龙将抽剩的半截香烟按到了我的左手上,然后用脚狠狠地踩住我的左手。

    我痛得眼泪都崩出来了,说:“我承认,我酒后乱,夺走了乔艳的初吻,你想干什么,悉听尊便!”

    “岂有此理!这么多年了,我都没有碰过她的嘴唇,想不到被你小子捷足先登了!”陆龙说着往我的下巴揍了一拳头。

    我忍着疼痛,说:“这是无心之过。”

    陆龙冷冷地说:“哪管你有心无心,都已经铸成大错!我要你死无葬之地!兄弟们,给我弄死他!”

    下一秒钟,雨点般的拳头纷纷落到了我的体上。我只能够蜷缩在地面上,没有反抗的能力。只是过了片刻,我整个体就没有一个地方不疼痛了。而鲜血汩汩地从我的嘴角流下来,染红了我前的白衬衫。他们的拳头越来越密集。往往一个地方被打了,发生了扭曲变形,还来不及恢复原形,马上又被拳头打中了,于是产生更大的扭曲变形。

    “给我往死里打!”陆龙在一旁煽风点火,生怕他的手下出手轻了。

    突然,我的边响起了乔艳的尖叫声,只听得她急急地说:“阿龙,你疯了吗?这样下去,有缺会死掉!阿龙,快点叫他们停手,不要打有缺了!”

    陆龙置若罔闻,只顾站在旁边抽香烟。

    “难道你已经将做人的原则抛到九霄云外了么?你不是说过你做人的原则是,不会杀掉自己救活的人么?放过有缺!”乔艳拉住陆龙的右手说。

    只见陆龙的嘴角动了动,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

    这样一来,乔艳更加着急了,说:“阿龙,你听我说!昨夜所发生的事,不是有缺的过错,是我一手造成的!如果我没有引有缺,他是不会作出酒后乱的事!是我引了他……”

    “啪”的一声,陆龙的巴掌不偏不倚,正好落到了乔艳的右脸颊上。

    “婊子,婊子!”陆龙暴跳如雷。

    “不要打乔艳!”在密集的拳头下,我艰难地迸出了这么一句话。

    “为什么,你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陆龙大声喝问。可以看得出来,他极其苦恼。

    乔艳轻轻地说:“因为……因为我上有缺了。”

    乔艳的这一句话久久在我的耳朵内回,大有余音绕梁三之势。虽然不知道这是乔艳的真心话还是违心话,但是,我的心湖还是激起了一层层波澜。此时此刻,我才忽然明白,自己不知何时已经上了乔艳。现在,我无法欺骗自己,忠实于自己最真实的感觉。

    我看到陆龙的脸色非常难看,转瞬间就乌云密布了。只见他站立在那里半天也说不出话,双眼呆呆地盯着乔艳,好像不认识她了似的。半天后,他终于说话了:“我最不愿意发生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

    接着,陆龙叫停了他的手下对我的暴打,然后一声不吭拖着乔艳就转离开了。

    乔艳跟在陆龙的后,大声叫嚷起来,说:“放开我,我要过去看一下有缺,不知道他的伤势如何!”

    可是,陆龙不给予乔艳这个机会。夜空寂静,我一个人慢慢行走在返家的路上,小心地擦拭着体上的伤口。大概是因为天气寒冷,大多数的人都躲在家里取暖,偶尔经过的一两个人也没有注意到路边的伤者步履维艰。受了惊吓的黑猫在街道上蹿来蹿去,发出凄惨的声音。

    第二天,我听说,乔艳又被陆龙锢起来了。

    陆龙这家伙敢是玩囚玩上瘾了,竟然乐此不疲。就算他真的深着乔艳,割舍不了两人感,不忍心她离开,都没有分厘的权利可以剥夺乔艳的人生自由。他也太大男人主义了,竟然死活也要将他的人束缚于边。如果乔艳真的要离开陆龙,那么,陆龙就算留住了她的人,也留不了她的心。我已经想通了,一个男人真正一个女人,就应该让女人过来她想要过的生活。男人不应该替女人设置男人主义式的生活。

    接下来的一个月内,我似乎天天奔走于咖啡馆和陆家。我想通过我不懈的努力,说服陆龙,让乔艳过一个正常人应该过的生活,让她重见天。不过,我无数次的努力都徒劳了。每次,我都被陆龙拒于门外。他压根儿就不想见我一面。

    不过,终于有一天,陆龙竟然派遣了几个手下将我接送到了陆家。听到陆龙想与我见面的消息,我多少感觉到意外。最后,我还是毫不犹豫地踏入了陆家。我想,正好借此机会,叫他解除对乔艳的锢。进入客厅,我看到陆龙已经备好了好茶好酒招待我。我径直坐到沙发上,口直心快地说:“不是鸿门宴?”

    陆龙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不过脸上堆笑,说:“哪里,哪里。我倒有一件事相求。”

    “哦?我是不是听错了?堂堂一个黑社会大哥会低声下气求人?可是,我的耳朵没有毛病,不应该产生幻听。”我装作愕然地说。

    陆龙向我敬了一杯酒,说:“谈谈乔艳的事。”

重要声明:小说《逆爱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