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十)

类别:侦探推理 作者:游海峰 书名:逆爱之旅
    ( )    三年后。

    三年,这是一段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时间。在这三年时光飞逝的过程,许多东西改变了,许多东西没有改变。帮、夏、秋、冬,依次更替,树叶黄了又绿,绿了又黄。如今,冬至刚过,白天越来越长,气温却不见回升,依然严寒透骨。西风凛冽,街边的树枝猎猎作响。我整个人缩在外里面,背着吉他,走在通往陆家的道路上。我现在的心是沉重的,轻松不起来。时不时,我要靠抽一根香烟来缓解一下紧崩的神经。我感觉到有一种视死如归的悲壮。我现在不是赶往陆家作客喝茶,而是从陆龙手中夺走他心的女人。这件事谈何容易?哪个男人会大方到拱手让出心的女人?但是,我无论如何也要做到。要知道,我已经确定自己是真正着乔艳的。我不能够忍受陆龙一而再,再而三的锢乔艳。只要是有一点点血的男人,都不会让心的女人受到任何伤害,何况是极不人道的囚。我要乔艳幸福地生活下去,而这是陆龙给予不了的。这会儿,乔艳正呆在我的家中,由养父总养母陪伴着,也一定是和我一样,心里面忐忑不安。

    夜空如墨。大概是因为寒冷的关系,街道上没有往车水马龙的场面,只有几个人匆匆忙忙而过,冷冷清清。路灯昏黄,照不亮一寸地方。一只狗正低着头嗅着路灯下一个衣衫烂褛的乞丐的体。突然,一个**着上的女乞丐惊叫着从路中间的花圃内蹿了出来,双手大张,作扑物状。我被吓了一大跳,却无暇联想到什么,只知道那个女人凌乱的头发下,一对团若隐若现地暴露于寒冷的空气。我正在回想这三年来所发生的一些事

    郑思婵离开我半年后,那个富有的中年男人跟老婆离婚,娶了她。不过,那个中年男人后来在外面包养了一个坐台小姐,而郑思婵生气不过,便跑出去狠狠地掴了那个坐台小姐几十巴掌,教人家吐血吐了好几天。这么一来,那个中年男人就顺其自然地冷落了郑思婵,并且冻结了她一衣橱的金钱。现在,听说,郑思婵在一家地下舞厅跳艳舞,以维持生计。我倒是有一两年没有看见好她了。我现在全心全意地着乔艳,不会再花费一分心思在郑思婵的上。

    郑思婵结婚那一天,还是请了我去喝酒。回想起来,她请我参加婚礼,无非是为了向我炫耀她拥有了一衣橱的金钱。现在又怎样呢?我的钱一定比她多了。一年前,签约了一家娱乐公司,并推出了首张专辑《偏离航线》,收入可观。

    我还记得婚礼当天所发生的事

    当时,我还是着郑思婵的。面对她即将为别人妻的现实,我一时无法从心理上接受。哪个男人会忍受得了本来要当自己新娘的女孩子却跑去给别人作了妻子?除非他不是真的她。于是,我呆坐一角剧烈地灌酒,而且灌的是烈酒,从生理上积极响应心理上的痛楚。喝酒喝到后来,我醉倒了。等到新郎新娘离去后,酒店的服务员将我抬到了酒店外的路灯下,说什么营业时间已过,不能留我。夜风吹拂,却不能让我丝毫清醒。

    最后,我是被刚好经过的乔艳搀扶到家的。一路上,我闻着乔艳体上的香气,哇哇地往她体上呕吐了几次。当时,我的神志模糊不清,我不知道扛着我的是乔艳。我将她当作郑思婵了,呓语起来,说:“思婵,快将我放下来,别把婚纱弄脏了。”

    都说酒后乱。当晚,我模模糊糊间对乔艳作了酒后乱的事

    回到家后,乔艳艰难地将我弄到了上。然后,我隐隐约约地听到了水声。一会儿,我眯着眼睛看到一个水漉漉的穿着我的睡衣的影来到我的边。我头脑一冲动,便将那个影扑到了下。找到那个影的温润红唇后,我便狂吻起来,强迫下的人儿张开嘴巴,接受我的舌头,完全不理会她一边慌乱地挣扎,一边喊叫,说:“不要……有缺……不能够这样……不要啊……”。

    我却说:“给我……给我……思婵……”。

    第二天,我在头脑得疼痛中翻醒过来。我却惊诧异常地看到乔艳衣衫不整地被我压在体下,她的双颊飞红,她的眼眶盈满泪水。我匆匆离开乔艳的体,退到一旁,小心翼翼地说:“怎么是你?我们……我们昨夜都干了些什么?该死,怎么会这样?”

    乔艳挣扎地坐了起来,然后甩了我一个耳光,哭了出来,说:“第一次……我的第一次亲吻给了你!”

    “除此之外?还有没有……”我还是小心翼翼地说。

    “想得美!”乔艳连滚带爬离开了我的房间,然后冲出了我家,连养父养母都不能够叫住她。

    一家人涌进了我的房间,盘问我和乔艳整个晚上都做了哪些事

    养母欢笑得泪珠闪动,说:“有缺,你和乔艳是不是生米煮成熟饭了?呵呵,看来我家有缺是个男子汉了。”

    花鼎站在一旁,双手环,冷冷地说:“巩怕是将人家霸王硬上弓了。你们有目共睹,那个女孩子哭得多么伤心。”

    花盛抛给我一个不屑一顾的眼神,然后说:“唉,一个好好的干干净净的女孩子就这样给一个衣冠禽兽玷污了。可惜啊!不知道她后有没有脸皮在大庭广众下露面。”

    养父严肃地说:“有缺,不要忘记了负责任!以后一心一意待她!”

    晚上下班后,我背着吉他刚刚走出光线昏暗的咖啡馆,竟然立刻陷进了一个由几十个人组成的包围圈当中。他们个个凶神恶煞的,慢慢地将包围圈缩小。我感觉到压抑,空气浑浊,双眼一黑,路灯的光芒就被他们遮盖了。

    我颤抖着声音说:“你们到底要干什么?我和你们无冤无仇!”我的背上直冒冷汗。

重要声明:小说《逆爱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