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九)

类别:侦探推理 作者:游海峰 书名:逆爱之旅
    ( )    入夜了。借着夜色的掩护,陆龙带上二三十个手下赶往“兴隆码头”。我紧紧尾随着陆龙,怀里惴着手枪。我们意在一举捣毁“刀疤虎”的储物码头。陆龙告诉我,今晚“刀疤虎”很有可能出现在码头。我置一切不顾,只是想着要亲手杀死“刀疤虎”。我的一切都在这一刻被仇恨吞噬了。

    当我们的影经过几条昏暗潮湿的巷道,再经过一座矮山,我们便望见“兴隆码头”了。涛声“轰隆隆”地传过来,淹没了我们的心跳声。陆叫我们埋伏好,再派遣一名手下前去探路,然后转说:“怎么没有看到谢平?”

    一个手下回话说:“临到出发的时候,他突然闹肚子,被送到了医院。”

    “该死!他总是在紧要关头出状况!”陆龙对谢平不满意。

    一会儿后,前去探路的人回来了,陆龙问清楚况之后,便大手一挥,说:“我们现在从左右两边包抄过去,杀‘刀疤虎’一个措手不及、片甲不留!干掉‘刀疤虎’的人重重有赏。花有缺,你跟在我边,别乱闯乱撞!命是你自己的,你自己保管好!”

    夜色正浓,天幕上没有星星没有月亮。“兴隆码头”上空无一人,异常安静,仿佛暴风骤雨来临之前的宁静。陆龙低声咕哝起来,说:“好奇怪,这里怎么没一个人,该不会有什么圈?”

    话音刚落,整个码头突然间变得灯火通明,宛如白昼。然后,伴随着一阵阵的开门声,竟然有几十个穿着黑色西装服的男人从层层叠叠的集装箱内冒了出来,仿佛从天而降。他们个个手中都扛着枪。然后听到了一阵阵哈笑声从上面传下来。

    我们早已经吓得惊慌失措了。这时,从最上面那一层集装箱中走出来了一个白衣男人。白衣男人一边狂笑,一边说|:“哈哈哈……陆龙猜想不到自己会有今天!哈哈哈……今天,我要为**做一件大好事了,那就是让你葬于此!傻瓜,你更加猜出想不到会被最信住的手下出卖!被除出卖的滋味不好受啊!”

    陆龙极其痛苦地说:“该死,谢平!”

    那个白衣男人的额头上有一道深色的疤痕。我想,他就是“刀疤虎”了。于是,我便咬牙切齿起来,然后不动声色和朝他开了一枪。然而,那一粒子弹却与他的**擦而过,镶嵌进了集装箱。

    接下来,“刀疤虎”骂了一句,说:“去你妈!”然后,他握起手榴弹朝我们中间掷了下来。

    “躲开!”况危急之下,陆龙大声喊起来,并且将我扯到了一个集装箱的后面。

    “刀疤虎”嚣张起来,说:“哈哈哈……送他们去地府,一个不能少!”话音未落,几十个黑衣男人就开始往我们藏的地方扫了。不消几分钟,就已经有好几个人中弹亡了。

    陆龙往枪膛里装满了子弹,说:“此地不可久留,没有必要以卵击石,没必要作出更大的伤亡,我们立刻撤退!留得青山在,哪怕没柴烧,此仇后再报,我们现在找谢平那个叛徒算账去!”说完,他站起来就往黑衣男人上狂扫滥起来。

    “大哥,我们跟他们拼了,来个鱼死网破!”一些手下叫喊起来。

    “撤退,我说了马上撤退!难道你们都没有听到我的命令吗?”说话间,陆龙已经杀死了好几个黑衣男人。

    “哈哈哈……你们插翅也难飞了!兄弟们,干掉他们!”我们的头顶上再次响起“刀疤虎”的声音。

    陆龙显然是动怒了,说:“别得意!我早晚有一天会叫你笑不起来,笑得比哭还难看!等着!”

    “好害怕,好害怕!我现在是不是要抓紧时间笑以后没有机会了?你吓唬小孩子呀?你以为你还可以活得过今晚?哈哈哈……”

    折腾了大半夜,陆龙带着我和几个手下,终于从“兴隆码头”突围而出。小巷子里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而且是还散发着阵阵恶臭。我们东张西望,小心翼翼地在渗漏着水渍的小巷子内匆匆忙忙而过,望着谢平的家而去。

    我知道陆龙是去干掉谢平,为死去的手下报仇。于是,我跟他说:“赶去医院。谢平必须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谁知,陆龙却说:“到他家去一趟,他一定已经知道我们从‘兴隆码头’逃脱的消息,也会联想到我们要去找他算账,这会儿不可能还待在医院。他正在家中收拾行李,准备到逃跑到外地避风头。哼,我绝对不会让他如愿以偿!”

    果然,陆龙料事如神。当我们赶到谢家的时候,谢平脸上慌慌张张的,抱着行李正要出远门。可惜,他还是慢了那么一步,被我们逮了个正着。看到我们,谢平惊吓过度,站在那里一脸错愕,不断地冒着冷汗。我发现谢平就是我昨晚看见的那个跟陆龙密谋谋诡计的人。

    “杀死他,杀死他这个叛徒!”手下愤怒地喊着。

    陆龙朝谢平的膝盖了一枪,而后者“啊“了几声后,就跪在陆龙的跟前了。陆龙说:“赶快立下一份遗嘱!”

    这时,谢平被吓得滚尿流了,抱着陆龙的双脚就哭喊起来,说:“阿龙,饶了我!我知道错了,大错特错啊,我该死,我不是人,我猪狗不如,我不应该出卖你们!”

    “杀死他!”手下的绪更加激动了。他们恨不得将谢平碎尸万段。

    陆龙说:“一切都迟了!我得对死去的人有一个交代!早知今,何必当初!”

    “龙哥,龙哥!不要啊……求求你了,放我一马!对,对,只要你肯放过我,这里面的一千万都是你的……”谢平一边苦苦哀求,一边将行李箱打开,把里面一叠叠花花绿绿的钞票抖擞了出来。

    “有些时候,钱并不能够救人。再说,你死了,这些钱还是归我所有。黄泉路上走好!”说着,陆龙抓过来谢平的头,把枪口对准了谢平的太阳

    伴随着一声惨叫,子弹穿破了谢平的头颅。

    我不忍心看见如此血腥的场面,便将头转到了别的方向。但是,我知道,鲜血已经将地面上的人民币染红了。

重要声明:小说《逆爱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