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七)

类别:侦探推理 作者:游海峰 书名:逆爱之旅
    ( )    上的声音平息后,我竟然偷听到了从打开的窗户中传来的说话声。说话声虽然是经过了刻意压低声调的加工处理,但是我还是听得一清二楚。

    只听见一个嘶哑的声音说:“阿龙,我们就这么说定了。明晚我们兵分两路,趁他们毫无防备,从两边包抄兴隆码头,一举踹掉刀疤虎的那批货物。如果此举成功的话,刀疤虎再也难以东山再起!”

    又听到那个唤做阿龙的人说:“好,只许成功,不准失败!干杯!”

    我隐隐约约地知道了他们是在密谋一个谋。

    而这个谋不小心被我听到了,我震惊之余,不经意间“啊”了一声。这一声却给我带来了麻烦。

    一眨眼工夫,几个凶相毕露的男人从客厅内蹿了出来,将我堵了个水泄不通。我双脚立刻不听使唤地哆嗦起来,连想移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不知是寒冷还是什么,我的牙齿已经打起架来了,他们手中竟然有枪!

    “你是什么人?快说!”乔艳的男朋友一边说一边朝我了过来。

    “我……我……我……”我无法说话。

    “你是不是听进我们的谈话内容了?”乔艳的男朋友又问。

    “我……是……也不是……”我害怕得语无伦次起来。

    “到底是还是不是?”乔艳的男朋友阿龙一拳头落到了我的嘴角上。我立刻疼痛得嗷嗷乱叫。

    “阿龙,别浪费时间了,干掉他!别让他破坏了我们的计划,没有人知道他是不是刀疤虎派遣过来打探动静的!”刚才那个说话嘶哑的家伙又说话了。

    阿龙好像是思考了一秒钟,然后将我推到了两个手下的体上,冷酷无地说:“你们两个拉他到地下室,开枪杀死他,再将他打包好扔进咸水海!你们懂的,给我处理得干净点,不要落下任何手尾!”

    我的脑袋“轰隆”起来,仿佛刚刚遭遇了一个晴天霹雳。这是怎样一种状况?一瞬间,我的脑海变得好空白,仿佛被小偷偷走了记忆。当我缓了一下神,我已经被阿龙的两个手下拖到了地下室入口。

    急之下,我大叫出口:“救命啊!你们……你们……放下我!我根本不认识什么刀疤虎什么伤疤虎!我是乔艳的朋友,我是来拜访她的!”

    可是,阿龙仿佛没有听到我说话。他扬了一下手,说:“快,拖下去!”

    ????????????

    跌跌撞撞地离开乔艳的家,回到家中,我惊魂未定,便摊坐在沙发上。养母见我回到家里后一言不发,便过来摸了一下我的额头,关心的说:“有缺,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是不是生病了?”

    我深呼吸了几次,然后说:“妈,别担心,我没事。”

    “看你的样子不像没事啊?一定发生了什么事的……”

    回想起来刚才在乔艳家发生的那一幕,我仍然头皮发麻,心有余悸。本来,我以为我必死无疑。谁知在千钧一发之际,阿龙走进了地下室,然后叫他的手下放我走了。

    我想不明白阿龙为什么会突然不杀我。

    我登录QQ,发现乔艳已经在线上了。

    小乔21:17:34

    有缺,你没事了?我代阿龙向你道歉。

    向后转21:21:21

    没什么大碍了,不过恐怕会给我幼小的心灵留下不可磨灭的影。我还没有完全缓过神,仿佛刚才是到鬼门关夜游了一番,然后阎罗王看到我不是女人,又长得英俊,便将我送回了地面。

    小乔21:22:54

    呵呵,都能够开玩笑了,证明你已经没事了。

    向后转21:22:54

    哪里没事了?说不定我今晚会做恶梦。

    小乔21:23:45

    我早就叫你不要来我家的,你偏偏闯进来了。你今晚做恶梦也算自食其果。

    小乔21:23:57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还不是为了帮助你重获自由?

    小乔21:24:18

    事实证明无济于事,还差一点就搭上命。

    向后转21:24:51

    你说阿龙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放过我?

    小乔21:25:07

    无缘无故?

    向后转21:25:31

    难道是你救了我?

    小乔21:26:13

    我只是不想让我的朋友为我白白送死.刚才在阿龙面前,我以死相

    向后转21:26:19

    感动。

    说真心话,我真的非常感动。我做梦也没有想到,在这个世界上,会有女孩子以死相救我一命。

    小乔21:27:01

    你有不着感动,有缺。其实,真正救了你的是阿龙。

    向后转21:27:09

    什么?

    小乔21:28:04

    阿龙告诉我,他做人有一个原则,就是从来不会杀死自己曾经救过的人。而你正好是他十年前救下的那一个全家惨遭灭门之祸的孩子。

    ????????????

    上三竿,我才从上爬起来。昨晚喝了一个晚上的酒,到现在我还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我想不到我的亲人都在十年前被暴徒杀害了!这一事实,我难以接受!他们到底做错了什么事,竟然要以命的死生来抵偿过错?整个晚上,我都在做着同一个恶梦。我梦见亲人们倒在洫泊中,痛哭、呻吟、呼救、挣扎、无力地反抗……最后,每一个人的脸部都留下了死亡的影,灰白的颜色。一双双绝望面而惊恐的眼睛在我的脑海中掠过……我仿佛置十年前那可怕的一幕,我梦见歹徒们挥着刀具,白口子进,红刀子出。

    “不要,不要啊……”当我梦到暴徒举着红色的刀踏着鲜血朝我砍过来的时候,我惊醒了过来。

    这是有人拍响了我的房门。

    只听得养父的儿子花鼎在门外大声咸叫,说:“喂,花有缺,你没有病?发神经!一大早就在房间里鬼哭狼嚎,破坏了我和花盛的美梦!”

    经过寒流的洗礼,街边的绿化树都掉光了叶子,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桠。我心极其沉重地行走在街道上,往乔艳的家而去。我要从阿龙口中证实十年前所发生的一切。我抱有一丝幻想,我愿,我不是十年前阿龙所救下的那个孩子。但是,我清楚地知道这种可能微乎其微。说到心坎里,我就是不能够接受那一个事实。

重要声明:小说《逆爱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