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三)

类别:侦探推理 作者:游海峰 书名:逆爱之旅
    ( )    俗话说,一回生,二回熟。

    自上一次在乔艳家留夜往后,我和她来往得就频繁了,渐渐的就称朋道友了。一切如常。生活依然,平平淡淡,没有波澜起伏。时间流逝,不等人,一转眼就过去了三个月。

    这三个月内,乔艳似乎天天到咖啡馆听我唱歌。我下了班后,就和她坐在一起,一边喝咖啡,一边谈天说地。喝完咖啡,我就步行送她回家。一路上,我们有时只是看着美好的夜色,不说一句话,有时我们说话说到停不了口,便约好入睡前电话聊天。以致于深夜一听到电话铃声,哪怕是扰电话,我都条件反地以为是乔艳打过来的。如果不是,我一定会对着话筒乱骂一通。

    忽然有那么三天时间,我没有看到乔艳来咖啡馆听我唱歌。我便自觉地以为她一定时发生了什么烦恼的事。那三天,我心神不宁,吃饭都没味道。第四、五天,乔艳还是没有来听我唱歌,我就心急火燎了。于是,第六天中午,我就前往她家张望了一下。隔着大门,我看见她呆坐在院子的台阶上,看着蓝天,一副沉思的模样。看到她没事,我便放心地地离开。

    这段时间,咖啡馆新招进了一批舞蹈演员,也有一些旧的舞蹈演员离开了。而第一个离去的是郑思婵。她傍了大款,已经衣食无忧,用不着再跳舞。偶尔,我还是会在街道上碰到郑思婵。不过,我们已经成为了陌生人,碰到了又能够怎么样,不打招呼。现在,郑思婵的体上,从头到脚都用名片包装着。她那张浓妆艳抹的脸,我找不到熟悉的感觉。

    第七天上午,我正在家中为一首歌词谱曲。

    养母敲开了我的房门,端进一些新鲜水果,对我说:“有缺,一个女孩子来找你,正在客厅等着。你快去招呼她。”

    “什么女孩子?”我抬起头问养母。

    “她作自我介绍的时候说她是乔艳。”养母说。

    我感到意外,说:“哦,知道了。”

    养母凑近我边,满心欢喜地说:“恋了?”

    为人父母者,就是如此敏感。

    我说:“哪里。”

    下了,进了客厅,果然看见一清新打扮的乔艳端坐在沙发上,陪着养父说话。

    看到我,乔艳微笑着站立起来。我示意她坐下,说:“怎么来了?怎样找到这里?”

    “是咖啡馆的吉他手黄林天把你家的住址告诉了我”,乔艳说,“我有一事相求。”

    我笑了一下,说:“能够帮忙,一定帮忙。”

    “我想邀请你一起去孤儿院为那些孩子义务歌唱。”乔艳说。

    我爽快地答应了。

    我背上吉他,便和乔艳一起往孤儿院行走过去。此时,已经是秋天了,路边红色的树叶一片一片地飘落下来,有些落到乔艳白色的肩膀上,我觉得很美。秋风吹起了乔艳的长发,我忽然间觉得她是我所见过的最美丽的女孩子。事实上,她真得很美。

    一路上,我们并肩而行。我没有问乔艳这几天为什么不来咖啡馆,她也没有告诉我。不过,我还是很明显地看出来,她的脸色憔悴了许多。她一定是有什么心事。

    到了孤儿院,十几个孩子蜂拥而至,将乔艳团团围住。有些孩子拉着乔艳的手,有些孩子抓着她的衫摆,另一些孩子则抱紧她的双脚。看得出来,孩子们很喜欢她。

    在孩子们的欢呼声中,我问乔艳,说:“你经常到这里来?”

    乔艳点头,说:“嗯。”

    “他们都欢迎你。”我说。

    乔艳在每一个孩子粉嘟嘟的脸蛋上亲一口,然后指着我,对孩子们说:“小朋友们,姐姐今天带了一个大哥哥来给你们唱歌,喜不喜欢?”

    “喜欢!”小孩子们异口同声地说,然后“轰”的一下子就都跑过来抱住了我。我连忙将准备好的糖果拿出来分给他们,并一一捏了一把他们的脸蛋。

    我和乔艳在孤儿院呆了一天。一整天下来,我们都和孩子们玩在一起,其中的快乐是可想而知的。在唱歌环节,乔艳对孩子们说了一些关于她个人经历的事,主要是为了激励孩子们勇敢而坚强的生活下去。

    原来,乔艳也是一个孤儿。她的父母都在一场帮派斗争中无辜地死去。那一年,她刚好十岁。而她受到了一个黑社会大哥的拼死保护,才得以幸存下来。

    另外,我发现,乔艳的歌声极其动听。如果她进军乐坛,一定会大红大紫。

    从孤儿院回来的路上,我对乔艳说:“想不到我们的遭遇这么相似。我在十岁的时候就与亲生父母失去了联络,也不知道他们的生死,就无法确定自己是不是孤儿。是养父养母不嫌弃,收留了我。”

    乔艳吃了一惊,说:“你的养父养母蛮好,将你当作亲生儿子。”

    “嗯。我他们。”我说。

    这时,一辆跑车在我和乔艳的面前嘎然而止。三个生长得凶神恶煞的青年从跑车内下来,然后径直朝我和乔艳围拢过来。只听见一个留着鸡公头的瘦弱青年一边剔着牙缝儿,一边指着乔艳,对他的同伙说:“大哥叫我们抓的就是这个女人了!”

    又听得光头青年说:“没错,别让她跑掉啦!”

    再听得肥头大耳的青年说:“这小妞儿长得不错啊,嘻嘻。”

    见势不妙,我将吉他往他们上一扔,然后抓过乔艳的手,夺路撒腿就逃跑。只感觉到一辆辆的汽车从我们的边呼啸而过。街道上的人群纷纷躲开我们。

    后传过来肥头大耳的青年的声音,说:“嘿,快追,快追!”

    不一会儿,我和乔艳已经跑得大汗淋漓了,虽然现在是秋天横行霸道的季节。

    “不行了,我……我跑不动了。”乔艳说。

    我气喘吁吁地说:“坚持!我现在带你去一处安全的地方。”

    我绕开拥挤的人群,拉着乔艳跑进了幽深狭窄的小巷。渐渐的,我们已经听不到追赶者传过来的声音了。我认为是因为我对这里的环境十分熟悉,而那些凶徒对这里的地理位置不清楚,所以我们暂时摆脱了他们。一会儿后,我拉着乔艳躲进了一间虚掩着木门的古屋内。

    古屋很早就存在了,只不过现在比我上一次来的时候更加残破。我拉着乔艳来到一面落满青苔的墙角下,说:“我们暂时在这里躲避一下,等到他们在外面转上几圈找不到我们离去后,我们再出去。”

    乔艳弄掉头发上的蜘蛛网,说:“这里是什么地方,看上去蛮森。”

    我说:“这是传说中有鬼怪出没的鬼屋。你怕了吗?”

    “你知道女生是最害怕这些东西的,你还要告诉我?”乔艳青着脸蛋说。

    “其实,哪里有什么鬼怪。我到过这古屋十几次了,8从来就没有碰上怪异的事。”我说。

    “要是真让我一个人呆在这里,我无论如何也不敢。现在有你的陪伴,我不害怕。”乔艳说。

    “那就好”,我说,“刚才三个人为什么要捉你?他们绝非善类。”

    “不清楚”,乔艳闪烁其辞,然后转移了话题,指着墙壁上的儿童画,说,“这些画……”

    我说:“这些画大多数是我小时侯画的。那时,每当我不开心的时候,我就会跑来这里画上一幅画,并且记上一些文字。你看到那幅乌龟画了没有,那是我的妹妹花玉燕画上去的,那只乌龟是没有壳的。当时,妹妹说,乌龟要像人一样,要勇往直前,不能畏缩。她却不告诉我,人虽然没有壳,但是有些人依然会退缩。”

    这时,我无缘无故想到了郑思蝉。她在我们的面前退缩了。她不敢想象没有大量金钱的生活。她在我们挥军攻打婚姻城堡的道路上阵亡了。

    乔艳继续看着那些儿童画,说:“我可以从这些图画上了解多一些你过去的事。”

    我点上一根香烟,说:“还是坐下来啃几块糖果,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出去呢,别饿坏了体。”

    这时,黄昏来临。斜阳从残破的窗口暖暖地照进古屋,落到我和乔艳的体上。一只原先藏在角落里的黑猫跳了出来,跌进柔和的阳光中,将我和乔艳吓了一跳。

    乔艳从地上捡起了一小截粉笔然后在墙壁上画上了一幅男女牵手奔跑的图画,说:“我到此一画。”

    “画中人是你和男朋友吗?”我问。

    “不是。你没有看出来画的是我和你么?”乔艳说。

    “为什么画成我和你,不太适合?”我说。

    只见乔艳在画后加上了一句话。她像是自言自语,说:“纪念这一段我们一起逃跑的快乐时光。”

    入夜了,我们估摸着那三个歹徒已经离开了,便从古屋走了出来,再道了别,就各自回家。回到家中,我看到养父养母正在电视机前等着我。

    我走到他们边,说:“爸,妈,还没睡?”

    养母说:“有缺,吃过晚饭了?是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娶那个叫做乔艳的女孩子过门?”

    “和乔艳一起吃的晚餐。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只是朋友。妈,你不要往那方面联想。”我澄清我和乔艳的关系。

    养父说:“那女孩子不错,你要珍惜机会,别错过了她。”

    我说:“她有男朋友了。”

    养母叹了一口气,说:“可惜,可惜!”

重要声明:小说《逆爱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