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一)

类别:侦探推理 作者:游海峰 书名:逆爱之旅
    ( )    好心的养父养母收留我的时候,我已经十岁了,可是我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了,甚至我忘记了我的亲生父母。养父养母说,从效外将晕迷不醒的我抱回来的时候,发现我的体上布满了刀伤。后来,经过医生的签定,我的大脑受过刺激和震,已经忘记了以前的事

    养父姓花。正好,那段时间电视上播放花无缺,养父便给我起了花有缺这个名字。

    这个名字害苦了我童年。可是,我没有因此而抱怨养父。我个人是十分喜欢这个名字。毕竟,这是疼我的养父赐予我的。

    小时候,小伙伴们都拿小石头扔我,说:“凭你也配叫花无缺?呸!”

    我往往为自己申辩,说:“我不叫花无缺啦,我是花有缺!”

    于是,小伙伴们就闹得更加凶狠,改搬大石头砸我。但是,他们人小力量弱,搬不动大石头。

    在这些小伙伴中,有两个比我年长一岁的双胞胎,都是养父养母的儿子。由于我分不清楚他们哪个是哥哥,哪个是弟弟,经常叫错他们的名字,他们就联手欺负我。所谓“兄弟同心,其利断金”,我只有被他们欺压的份儿。

    养父还有一个小玲珑的小女儿,叫做花玉燕。每当她的两位哥哥欺负我的时候,她就勇敢地站出来保护我。所以,我是打心底里喜欢她的。有时,我会错觉地以为她是我的亲妹妹。

    后来,我的妹妹花玉燕的生活十分凄惨。

    十九岁,在不经得亲人首肯和没有领取结婚证的况下,她嫁给了一个她以为值得托付终的男人。她开始幻想家庭主妇的幸福生活。

    谁想到,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她的幻想,一夜间就破灭了,无影无踪。

    二十岁,结婚还不到一年,她男人就无地抛弃了她。她由一个婚姻暴发户,一下子沦为婚姻的穷光蛋。

    伤心绝的她去工厂做了几年的打工妹。

    二十三岁,她再次闪电结婚了,嫁给了一个富商,给人家金屋藏,做了二

    不过,好景不长。那个富商很快就死了。她没有得到富商的一分家产,成了寡妇。更加不幸的是,她和富商的结晶不是时候的来到了人世。

    迫于生活的拮据,和为了抚养儿子,二十六岁,她嫁给了一个刚刚死了老伴的老头。那个老头得到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女人,却不珍惜,隔三差五就虐待她,折磨得她死去活来。

    不能承受虐待的痛苦,她抱着儿子逃离了那个七十岁的老头。

    据说,她后来到了外省,当了清洁工。

    这几年,我倒是没有见到她了,我的妹妹。虽然经历了那么多的苦难,她却没有求助亲人。也许,她觉得当年不听亲人的劝告,一切的苦果都是她咎由自取。

    后来,我认识了乔艳。她说我的名字极具含意。她说,人无完人,金无足赤,花亦有瑕疵。花无缺只能够活在小说里面,而活在现实生活中的是花有缺。

    ◎◎◎◎◎◎◎◎◎◎◎◎

    我认识乔艳,是在我驻唱的那间咖啡馆里。

    那个时候,每到我的上台表演时间,乔艳都会准时出现在咖啡馆内,风雨不改,然后找一个角落里的座位坐下,一边慢慢品尝调得非常浓的咖啡,一边默默地听我唱歌。她经常单手支撑着下巴,一边用小调羹,搅拌着咖啡,动作优雅,这是她的习惯小动作。

    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没有攀谈过一句话。但是,我们的眼神有着无数次的交流。而且是我们读懂对方眼神所传达的意思。她是很好的听众,真正懂得我的音乐。

    有时,她会借服务生之手,为我献上鲜花,并报以微笑。

    而我,则经常献歌给她。

    我这个人与一般的歌手不相同,只演唱自己创作的歌曲。

    有一次她在鲜花上附着的卡片上写了一句话,你的音乐愤懑而干净。

    我一下子就有了碰上知音的感觉。

    ◎◎◎◎◎◎◎◎◎◎◎◎

    十七岁的时候,我还是一个懵懂少年。从那年开始,我在“着迷”咖啡馆驻唱。我是喜欢音乐的,只要有表演的地方,我就可以纵、忘乎所以地演唱。

    如果有人愿意出钱在猪圈内为我架设舞台,我想我不介意站在上面卖力表演。

    那些只有在大舞台上才能够表演的表演者,不是真正的喜欢音乐。

    咖啡馆里除了歌手之外,还有十来个跳舞的女孩子。在这群女孩子中间,有一个叫做郑思婵的,后来成为了我的第一任女朋友。都说久生,我和郑思婵便是混在一起太长时间了,水到渠成的就恋了。

    我记得,是一句玩笑话撮合了我和郑思婵。

    当时,是郑思婵的十八岁生,我们在咖啡馆内为她庆祝。吹熄蜡烛之前,电子琴手宋源起哄,将我推到郑思婵面前,说,看你们经常腻在一起,应该接吻了。我申辩,说,哪里!

    宋源接着说,如果你们两个现场为我们上演一回激吻秀,我宋源脱了裤子绕咖啡馆跑一圈。

    我想,宋源后来一定后悔当初一时冲动说出了上面的话。他始料未及,我和郑思婵真的会亲吻。

    当时,听了宋源的话,我站在那里没有动静。郑思婵却大力响应了宋源的号召,犹如响应了党的号召一样积极。她含着满满的一口的油蛋糕,就像饿狼一样扑到了我的体上。下一秒钟,四片充斥着浓浓油味的瓣就紧帖在一起了。暖玉温香在怀,我没有推却的理由,只好报以洋溢的吻。

    一吻以后,我和郑思蝉建立了恋关系,一起指挥恋大军进攻婚姻堡城。很长一段时间,随处可见我和郑思蝉比翼双飞的影。二人世界是甜蜜的,我们两个人就在里面称王道后,指点江山。

    既然我和郑思蝉真枪实弹地吻了,那么,宋源自然得履行他的承诺。本来,他还是要耍赖的,但是,十几个人都亲耳听见他许下的诺言,容不得他耍赖。宋源只好扒掉裤子,穿着内裤围绕着咖啡馆跑上了一圈。

    第二天,宋源出名了。他跑这一举动,被大大小小的媒体添油加醋地报道出来了。于是,顷刻间,大家都知道宋源了。他的新闻成了街头巷尾那些家庭妇女们的饭后谈资。你完全可以想像,主妇们一边剔着塞满青菜的牙缝,一边盯着宋源的光股,肆无忌惮地展开一轮又一轮快乐无比的讨论,会是怎样一种景。

    对于宋源露股事件,大多数媒体的报道都离经叛道。有的媒体称,宋源是为了跑;有的媒体称,宋源是为了讨薪而跑;还有的媒体这样称,宋源跑是为了一夜成名。

    总之,宋源是被这些媒体的失实报道害苦了。新闻出街的第三天,宋源的女朋友找到他,主动提出了分手。分手理由是,不愿意跟他一起上街的时候,被行人当作猴子看待。

    宋源不能够接受分手的事实,便于当晚绕着他女朋友的家奔了几圈。这一次,风平浪静,那些狗仔队仿佛都嗅觉失灵了,没有捕到宋源为奔的镜头。

    宋源事件留给我们的教训是,一个人不要随意许下诺言。

重要声明:小说《逆爱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