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 凤栖锁凰【十】(2)

    ( )    不见了?怎么会这么巧合?

    “来华阳山庄的路上,碰见一群乞丐,我过去赏了他们些银子,哪想到,等我到华阳的时候,才发现玉佩不见。差人去寻,也寻不到了。想着是被那些乞丐偷了去,我便让木伯重新定做了一枚”说着便从衣袖中拿出了一个玉佩交到璃纱的手上。

    “不过没有原先那枚那么精致了。毕竟那玉是上等的西域和田古玉,世间稀少。而去雕刻师傅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高手!”

    璃纱仔细观察了下,的确没有原先那枚那么精致,玉也没有那枚那么剔透,晶莹。

    她思量了一下,亦从衣袖中那出一枚玉佩,刚好就是他丢失的那枚。

    “怎么会在你这里?”

    “三哥哥给我的,说是将爷爷打入山崖那个杀手留下来的!”

    璃纱定定的看着锭,将他的表悉数敛如眼中,可是却不瞧他有什么不安,惊慌的表,倒是有些惊讶。

    “看来贺兰及是要嫁祸于我了!”

    “三哥哥也是这么说,贺兰及如今视你如眼中钉,处之而后快!”

    “所以你刚刚才会问我玉佩的事,你本来是不相信我的是不是?所以你才会敢来质问了?”端木锭面露愤怒之色,轻轻推开璃纱,而自己又向后几步,将二人之间拉开了一定的距离

    别过眼睛不去看璃纱。

    而璃纱听他这么一说也有些不高兴了。

    “锭,我从小和爷爷相依为命。如今爷爷出事了,三哥给了我你一直不离的玉佩。你让我怎么想,如果换成是你,你会毫不犹豫的就相信嘛?我来这里不是问了质问你,而是让你带着我一起去找爷爷的!”

    她气他竟然这么想她。

    如今她唯一的依靠便是他了啊!

    锭面色缓和了些,走过来拉着她的手“我不是气你,我是担心你。你就为了这么一个玉佩一个人跑来,你知道都危险。辰妃该有多担心,我该有多担心。那贺兰及和太子还指不定要怎么害你呢。”

    他担心她路上有个什么好歹,可怎么办!“显然贺兰及的目标是你和我,他可能不会杀你,但是为了稳住太子的位置,他一定会无所不用其极的。跟何况,他要嫁祸于我,就一定还有什么陷阱等着我,你来,会连累你的!”

    璃纱心中也是明白,她这么冒冒失失的瞒着辰妃一个跑出来,的确是危险的。可是她实在是担心爷爷的安危,想要尽快的找到爷爷。

    “可是我担心爷爷,你带我去找爷爷好不好!”

    “既然来了,就去见见我母妃怎么样,她一定很想见到你的!”

    “还是不了,现在爷爷生死未卜,我心里乱的很,万一冲撞了她就不好了!”璃纱考虑了一下,还是决定不去了,爷爷下落不明,她却跟着一个男人欢欢喜喜的拜见他母亲。

    就算爷爷不怪她,她自己也会责怪自己不孝的。

    锭黑了黑脸色,点头“也好,不过这玉佩既然在你手上了,就送给你了。!”

    “怎么行,这是你母亲留给你的!”璃纱推脱。

    “呵呵,这玉佩是我外公在我母亲出嫁的时候送给她的,以后你是要嫁给我的,现在我代替母亲送给你,母亲知道了也一定会高兴的!”

    听他这么一说,璃纱倒是有些害羞了,微微垂着脑袋,不敢去看笑意盎然的端木锭。

    锭知晓她是害羞了,也不在多说些什么,只是再次将他揽近怀里。多不见,他是真的想她了。如今她的气息近在咫尺,心便定了下来。

    那些恼人的事便统统丢在脑后了。

    有她足以。

    璃纱靠在他的肩窝,吸取他独特的气息。却突然看见远处一个素衣女子走过,而那女子的形,她却觉得在那里见过,很是熟悉。

    不过想了想,不过是个影子而已,世界大多数女子背影都相似,或许不过就是普通的婢女了。

重要声明:小说《宫心计惑君心:美人罪倾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