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 凤栖锁凰【三】(1)

    ( )    渐渐的母亲就像是忘记了自己才是她的亲生儿子,端木锭,他的四哥才是辰妃的亲生儿子。

    所以,慢慢的他不在喜欢和四哥在一起,慢慢的他和太子便走的近了。

    “你是什么意思?”

    端木睿引起绪,依旧面无表

    “就是字面的意思!”

    她相信聪明如他,他不会不明白她所要表的意思。其实端木睿和自己一样,都是一个瑕疵必报,眼里容不下沙子的人。一旦有人对不起自己,就会不择手段的去讨回来。

    其实端木睿一早便是知道辰妃对锭的不同只是未加多想而已。如今因为她这么一说,反倒是开始起了疑心。既然目的已经到达了,便不用在多言了。

    “王爷,璃纱体不适,就先回去了!”

    “……恩!”

    璃纱在前面走着,感觉到后有人跟着自己,不用多想也知道是谁了。

    “王爷,璃纱一个人可以的!”

    “我知道!”

    知道还跟着?真是莫名其妙的一个人!不过跟着也无妨,既然他都不怕宫里的闲言碎语,她还有什么可怕的。反正自己不过就是借住皇宫而已。

    “你看,这个皇宫,虽然十几年前经历了一场浩劫,可是时过境迁,虽然换了主人,可是朱颜未改。魅妃的影,以然是寻觅不到了。可是多多少少还能感受到这里,那里,处处都有着魅妃的气息。”

    穿过迂回百转的水上回廊,落在青萝裙袍下,踱着湘莲小碎步,迎风徐徐举步。肃肃花絮晚,菲菲红素轻,璃纱突然见就想到了“惆怅东栏一株雪,人生看得几清明”

    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出固然重要,奋力争气,力争上游,好凭东风借我上青天,才会位极人臣,才会坐拥天下,睥睨众生。

    “你对魅妃,很有兴趣!”

    “恩,对,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在段矶城的时候,便听见百姓流传关于魅妃的事,那是感觉只是纯粹的好奇。可是入了宫,看着皇宫的高墙红远,琉璃金瓦,庭阁宇,在听起有关魅妃的一切,便心生向往。很想了解,很想知道,那魅妃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子!”

    “听母妃说,当年见过的。据说是以倾国倾城来形容都不及,世间没有任何的词汇能描述魅妃的美丽!”

    其实,小时候,他经常听到母妃对端木锭,他的四哥讲着关于那个女人的故事。他更加羡慕的是,他不能想端木锭那么依偎在母亲的怀里,听母亲讲故事,然后再母亲温暖的怀里进入梦乡。

    “我爷爷也见过的!”

    “魅妃那样的女人,能的两代帝王的青睐,也该是幸运的!”

    “可是,她却被人们说成红颜祸水!不过我宁愿被说成红颜祸水,也要跟心之人白头偕老。江山算的了什么,你明白嘛。如果有一天,江山,锭,让我来选,你猜我会怎么选?”

    如果是在她没有遇到端木锭之前,他或许很容易就猜出来。谁不知道段矶城的段璃纱,心比天高,有着大气风范。可是谁知道入了宫,竟然是上了他们当中最无无求的四皇子,甘愿放弃了太子妃的位置。

    选,还有得选嘛?

    端木睿不答。

    “如果必须选,我会选择锭!”

    果然!面前这个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心怀大志的段璃纱了,眼前这个已经是一个无害为痴傻的小女人了。

    “四哥他给不了你曾经要的!”

    “你也说是曾经了,曾经的我的确是冲着太子来的。离开段矶城的时候,我就和爷爷说过的我要嫁给太子,做太子妃”璃纱自嘲的笑笑“可是,我也想不到会是这样的!”

    她在前面走着,端木睿在后面跟着。二人约有半丈的距离,清风徐徐,端木睿清嗅着前方飘过来的淡淡清香,他不知道是来这百花丛中的余香,还是璃纱上散发出的芳香。

重要声明:小说《宫心计惑君心:美人罪倾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