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 深宫啼血【十】(1)

    ( )    “哦!”皇上听完锭的话后,毫无吃惊的样子,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声,头也不抬一下。

    端木锭等着皇上后续的话,他知道他的父皇不会这么简单想法的。一国之母,无论做否,都是会引人非议,而这个一国之君在知道皇后如此行为竟然还是这么淡定。

    “父皇,儿臣已经让魏公公带着秦公公去了坤宁宫。儿臣是来父皇主持公道,以正严明,也是璃纱一个交代!”

    端木明不知道该不该赞誉这个儿子,是终于懂得要争了?还是大智如愚,一直藏在最深处的,等待最好的时机呢?以正严明,恐怕不是最重要的目的,还他心女子一个公道才是最正确的。

    端木明放下手中的奏章“锭儿,你这么做会不会太草率了。这么说那也是一国之母,难道她的份就不值得你去尊敬?你将魏公公带着秦公公去皇后,这不是明着让人家知道,这件事和皇后有关?”

    “父皇,为何不能让他人知道,如真是皇后所为难道就要将事实掩盖吗?”锭有些不甘的上前几步,腰间的那枚诡异图腾的玉佩随着他凌厉的步子左右摇晃着。锭低下头看了一眼仿佛感受到主人气氛的玉佩,不知是想起了什么,竟是敛着眼眸,隐隐一笑。微微和着眼,望着面色平静的皇上,翘起嘴角,很是鬼魅。

    如果端木明能过抬起头看一眼他的四子,或许后的皇宫便会多一些宁静,少一些血腥。多一份亲,少了一份不该有的冷漠。

    “父皇,您真的以为,此事就能这样瞒天过海?”

    且不说他不通知段矶城的人,璃纱不说。段矶城安插在皇宫之中的人,恐怕早就连夜将消息传递出去了,这个时候恐怕八百里加急赶往段矶城。

    这才真正的抬起头,深锁眉头,微微带有怒气的看着端木锭“你就是这么和朕说话,你就这么希望此事被段矶城的人知道?”

    “父皇,不是儿臣希望,而是段矶城的人一定希望他们未来的继承人在皇宫发生了些什么?”

    端木锭语气有些锋利,丝毫不示弱的态度,让皇帝盛怒。

    “放肆!”

    “父皇……..!”

    门外的小太监不知道御书房内发生了什么,只是听见里面砰砰的响了几声,便在无声音了。

    吱的一声,御书房高高威严的红木檀香大门被推开,门口当值的侍卫慌忙的垂下头,不敢看着出来的人。

    “摆驾坤宁宫!”

    皇上的火气还没有消,话语中带有声音之音,下的小太监颤颤抖抖的道了一声“是”端木锭紧跟在后面,好像没有什么异样,不过眼见的人发现,四皇子的衣衫和刚刚来的时候不一样了。

    心中奇怪,却没有放在心上。毕竟在皇宫里,做好本分的事才能平安无事的生存下去。他们这些太监都是出贫苦,入宫不就是为了谋碗饭,讨个生活吗!

    多一句不如少一句!

    “启禀皇后娘娘,皇上驾到!”

    皇后和太子相视一看,点头,起

    “臣妾参见皇上!”

    “儿臣叩见父皇!”

    皇后着一紫红色的宽襟长袍,上窄下宽,内衬金色内泡,同色的帛披。精致的妆容,一丝不苟的凤凰朝发髻,象征着皇后独一无二的地位。

    端木锭冷冷一哼“锭儿参见皇后,太子!”

    “好了,都是自己家人,在内宫就不比多礼了!”

    皇上颇有不满的看了一眼皇后,为像往常那样亲自扶起跪在地上的皇后,直接越过了皇后太子,坐在了上面。皇后心里一愣,有些失落。

    不过转念一想,这个时候,便也释怀了,不去计较了。只是在起的时候,稍稍别了一眼旁的端木锭。

重要声明:小说《宫心计惑君心:美人罪倾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