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深宫啼血【九】(2)

    ( )    如今早就不求什么集万千宠于一了,唯有她唯一的儿子能够顺利的登山皇位,方能放下心中的大石头。狠狠的瞪了一眼地上的秦公公,恨不得将他一眼剜死。

    秦公公瞧见皇后那惊悚的目光,不由的缩了缩脑袋,本还想在为自己辩解什么,这回也被皇后给吓住了。

    “母后,儿臣到以为…….!”太子刚想和皇后说些什么,顿了顿,瞥了一眼看着他们二人的魏公公。“呵呵,魏公公忙活了一晚,向来也是乏了,不如先到偏休息会!”

    魏公公在皇宫中摸爬滚打多年,这点眼力还是有的“也好,这折腾了一晚,老奴这把老骨头都快散架了!”道完便起了弯下子“老奴告退!”

    带着等候发落的秦公公离开了。

    太子一直等到二人完全消失不见,这才回过头,对着皇后。而皇后正在以一种带有疑惑,又带有些欣喜的目光看着此生唯一的儿子。

    “!”

    “母后,儿臣觉得此事有蹊跷!”

    四皇子为何不带秦公公直接去见父皇,而是带来了这里。为什么有着十足的把握相信,一定会将秦公公灭口?

    皇后点点头“母后也这样认为!不过这次那段璃纱险些丧命。四皇子昨在众目睽睽之下,表现的如此明显,显然是倾心于她了。莫不是太过恼怒才会这般无礼?”

    不争不强的四皇子在皇后心目中一直印象很好。

    “母后,你有没有想过,四弟他……是不是真的淡泊名利,对皇位毫无兴趣呢!”

    太子的话倒是让皇后陷入了沉思,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的确是太子的地位有些威胁,不过要想取代太子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皇后有些不确定,毕竟十几年来,四皇子从未表现过。

    “母后,你想想看,四弟他一向一副与世无争,除了舞文弄墨之外什么都不感兴趣。今年前,北宁国的可宁公主那是一副神人之色,对四弟更是痴心一片。可是结果了四弟一句话,害的那可宁公主伤心离去。

    当年他也曾打算过和北宁国联姻,巩固太子之位,谁知道可宁公主对四皇子端木锭一见钟,非他不嫁。无奈只好放弃。

    “段璃纱虽不比可宁公主份尊贵,可是段矶城的实力却不比小小北宁弱。四皇子这么做,难道是真的上段璃纱了?”

    他有些不相信的,或许是不愿意相信的。

    皇后叹息一声“澈儿,天下女子何其多,不是只有一个段璃纱!”

    皇后的话照实惊倒了太子,他深蹙着眉头,望着母后“母后,儿臣…….!”这时候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了。

    “澈儿,既然段璃纱决意要嫁给四皇子,你就是在阻拦也是无济于事。段璃纱的格你还不看不来,她不是你能驾驭的了的。”

    “母后!”

    “好了,你要是真喜欢她,就一心守住你的江山。将来做了皇帝,一招圣旨,你还怕没有嘛!”

    太子有些不甘心的握紧了拳头,双眼呈现了一些血丝,直视着某个方向盯着。那一方向就好像是有一只猛兽,和自己对峙着。而自己想要显示自己的实力上前搏斗,可是却有着诸多原因,无法进攻。那是一种明明就有能力却被迫放弃的无奈和不甘。

    “现在摆在眼前的问题是,如何让皇上相信,此事和母后无关。虽然单凭秦公公一席话,没有真凭实据,皇上无法定我的罪。但是多多少少会影响本宫在皇上心目的地位,母后最害怕的是皇上会因此对你有了芥蒂!”

    自古以来,母凭子贵,子凭母贵便是千古不变的道理。母亲出高贵,生下的子嗣在权利之上的皇宫中自然地位就高了。而随着时间的漂移,年来色衰,母亲反而又是凭借儿子的势力在满园色的皇宫中占有一席地位。

    可谓是一荣俱荣,二者如藤条一样紧紧连在一起。

    “是,儿臣明白了!”

重要声明:小说《宫心计惑君心:美人罪倾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