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深宫啼血【九】(1)

    ( )    “娘娘,魏公公带了秦公公过来,说是四皇子交代,让皇后娘娘处置下毒之人”

    这是,恰好太子和皇后商量璃纱中毒之事,宫女来报,皇后委实是惊了一下。看了下同样困惑的太子“带进来!”

    “是,娘娘!”宫女领命出去了。不一会,魏公公便带着秦公公进来了。

    秦公公一进来便扑通的跪在了地上“娘娘,饶命啊,娘娘,饶命啊!”不停的求饶着,看的皇后一阵厌恶。不满的瞥了一眼魏公公,冷哼了一声。

    太子端木澈靠在倚靠上,玩味的看着秦公公。

    “老奴参加皇后娘娘,太子下!”魏公公先是跪在地上,行了个大礼。待皇后说过起来之后,方才起来。恭敬的弓着体“皇后娘娘,皇上命四皇子和老奴查访璃纱郡主中毒一事,已有眉目!”

    皇后倒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哦!?是何人所为?”

    “回皇后娘娘,正是这秦公公。不过秦公公交代,是受了皇后娘娘的指使,本是要毒害辰妃的,不想错杀了璃纱郡主”

    他刚刚说完,皇后便盛怒拍案而起,大声怒斥“大胆,你居然陷害本宫,说是何人指使你的!”皇后有些不可思议,竟是没有想到,这罪竟然是安在自己的头上。

    “娘娘,您要救救我啊,我可是按照你的吩咐去做的的啊!”

    “放肆,本宫岂是你能随意污蔑的!”抬起头,凌厉的对着魏公公道“怎么一回事?”

    “回娘娘,老奴查到昨晚是秦公公当值,所有一切都是他打点的。便传来问了问,没有想到,他竟然说是受了娘娘指使,四皇子这才去回复皇上,让老奴先带着他过来!”

    “四弟就不怕我们杀人灭口码?”太子这是才开口,他这个四皇弟究竟何意。

    “四皇子说,如果娘娘是清白的自然是不会杀人灭口,如若此事为娘娘所为,躲是躲不过的!”

    皇后呵呵一笑,看来端木锭早就料到事会这样,果然不愧是上流着两代帝王血脉。“既然四皇子已经向皇上禀报了,那就陪着本宫等等!”又安坐在太子边,寻思了一会“去将辰妃唤来,就说本宫要要事!哦,对了,还有辰睿王,要不然本宫担心辰睿王以为本宫会欺负他的母妃!”

    这话自然不是和魏公公所说,皇后贴太监低头领命道了一声事便前往辰夕宫了。

    “魏公公,做,和本宫一起等皇上和辰妃!”

    “来人赐坐!”眼明手快的太监搬来了一张椅子,放在了魏公公的边。

    “老奴谢过皇后娘娘!”魏公公弯了弯体,便又是对着太子一笑,坐在椅子上“皇后娘娘,这件事,老奴倒是举得不像是皇后娘娘的作风!”

    当年皇后是在当时将军的端木府上为婢女,不曾想去和端木将军有染,怀了孕。端木将军夫人,也就是前朝的敏仪帝姬,如今四皇子的生母,一宽容大度之心接纳了她。

    好在当年的皇后还算是知恩图报,为人也是很谨慎。后来更是和皇帝一起策马战场,共同经历了生生死死,拼下了如今的大昭江山,这才册封了为皇后。

    这么些年也不见她为和那个嫔妃争风吃醋而红过脸。所以魏公公打心里是不相信皇后娘娘会这么作得。

    “哦!”

    皇后听,敛了下眼睛,缓和一笑。“魏公公何以会相信此时不是哀家所为呢!”

    “在老奴心中,皇后娘娘一直是个宽容大度的,这些年来,皇上每年都会纳几个妃子,其中也不乏备受宠的,就如良妃。可是也不见皇后娘娘对良妃多有刁难。更何况是相处了二十年心最为淡然的辰妃娘娘呢!”

    皇后瞧了一眼太子,又对魏公公道“辰妃向来与世无争,本宫的确是找不到任何的理由加害与她啊!”她感慨颇多,她能从一个婢女到今天的皇后,是经历了多少波折和辛酸。

重要声明:小说《宫心计惑君心:美人罪倾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