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深宫啼血【七】(2)

    ( )    端木锭刚刚将璃纱送到辰妃那里,逗留了一会,刚刚回到离清宫,便看见魏公公侯在那里。对于他的办事效率,很是满意。

    越过魏公公和跪在地上的秦公公,最在的椅子上。

    一个宫娥便上前为他斟一杯清茶。他慢慢品着,也不说话。魏公公倒是无妨,而跪在地上的秦公公倒是冒出了一声的冷汗。

    虽然四皇子平温和,可是今他跪在地上,四皇子坐在那里喝着茶。他却感觉到了一阵的莫名的寒意,好比凌迟处死。

    有什么比慢慢等待死亡来临更可怕的吗?

    魏公公在一旁候着,不急不缓的。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锭不知道在喝了几杯清茶之后,这才将目光放在地上的人上。

    啪的一下放下了青瓷茶杯,茶杯晃晃悠悠的落在桌子上,惊得魏公公和秦公公皆是一惊。

    “想好了!?”

    他本就是温文儒雅,如今恼火起来却是比他人愈加的可怕。面上虽不见什么怒意,可是那双极尽*的双眸却很好的诠释了,他此刻的怒意。

    他不过是静静的对着恐惧的秦公公,秦公公便是更加害怕了。不仅冷汗淋漓。

    第一次领略到四皇子的摄怒!竟是这般的胆战心惊。

    “四皇子,老奴,老奴……...!”

    “魏公公看来你还没有好好开导秦公公,听说今宫中浣衣局缺少人手,就派秦公公的家人去!”

    “是,老奴这就去办!”

    说着便要往外走去,还不忘看了一眼惶恐的秦公公。

    “不,不,四皇子饶命啊,四皇子,老奴说,老奴什么都说!”秦公公瘫坐在地上,他算是明白了,这个看似温和的四皇子才是最可怕的人。但是那平静的目光就能得你说出一切。

    “既然秦公公如此深明大义,魏公公就不要劳烦他的家人了。你说是不是?”

    “是!”

    魏公公返回来,点头称是。

    “多谢四皇子。是辰睿王边的小路把毒药拿给我的,说是皇后娘娘很不喜欢辰妃,所以便想借这个机会毒死辰妃,可是没有想到却是郡主中了毒啊。!”

    秦公公连续磕好几个头,一遍磕头,一遍呼喊着饶命。“四皇子,老奴说的都是实话啊,小路子说,如果老奴不这么作,就会要了老奴一家人的命的。小路子还说,倒时候嫁祸给良妃娘娘,就可以了。反正良妃娘娘也不受宠,皇上自然就会以为是妃嫔之间争风吃醋,这件事便过去了。!”

    端木锭锁着眼光,眼里有着道不明的东西。秦公公不敢直视,这样的目光,索低下头,等着命运的安排。

    “四皇子…….这,这该如何是好?”难道真的像皇帝交代说,皇后争风吃醋谋害辰妃,不想误害了璃纱郡主。虽是璃纱郡主不能糊弄过去,可是这皇后……怎么说也是份特殊啊!

    端木锭不满的瞧了眼多嘴的魏公公。他一哆嗦便闭上了嘴巴,不在言语,到时将心中不满都发泄在了跪在地上的秦公公上。

    “四皇子,老奴说的都是实话,还望四皇子替老奴做主啊!”

    匍匐到端木锭的脚边,双手抓着他的衣摆,面带恐惧的求饶着“四皇子,老奴只是按照皇后娘娘的吩咐去做的,老奴说的都是实话!”

    “实话……!”端木锭一脚踹开秦公公“小路子是辰睿王边的人,谁都知道辰妃是辰睿王的母亲。哪有儿子陷害自己亲手母亲的,你当别人和你一样蠢嘛!”

    “…….这,这,老奴,老奴不知道啊!”又爬过来在此抓住锭的衣摆,摇着头,辩解着“四皇子,你要相信老奴,老奴所说句句属实,小路子就是这么和我说的。我便以为小路子是皇后娘娘安插在辰妃娘娘边的细作!”

    “四皇子,秦公公所言也不无道理。说不定小路子就是皇后安排在辰妃边的人呢!”

    既然是如此,那么为什么安插在辰睿王边,而不是辰妃边,这样不是更好。

    “将他带下去,交给皇后娘娘,让皇后娘娘亲自解决!”

    “……是!”

    虽然担心皇后会不会杀人灭口,却是按照端木锭的话去做了。

    “不要,不,四皇子,皇后娘娘一定会杀了我的。四皇子救救我!”

    “救你,在你下毒的时候,你就该明白,是没有任何人能就的了你。你的路,走完了,怪就怪你没有更好主子,选错了主子!”

    “四皇子……四皇子!”

    “带走!”

    “是!”

重要声明:小说《宫心计惑君心:美人罪倾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