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深宫啼血【五】(2)

    ( )    一夜未睡,疲惫的不仅是体,伤劳的是心。

    从小便失去一切的他,在险恶的皇宫中唯有一个父亲。虽然他的父亲拥有者至高无上的权利,可是仍然不能时时刻刻庇护自己。多少次,他都险些丧命,而他的父亲却每次都搪塞过去。

    站在台阶上,借着跃龙苍穹,你可以看见一个翩翩公子忧郁而立。他望着无垠的苍穹,双眸虽在黑夜之下,却仍是看的见,盈盈闪耀的锋芒。

    “四皇子,皇上传见!”

    前来传话的是皇上边最为贴近的魏公公犹豫再三才上去供着子传了口谕。他小心翼翼的候着,他感觉到了这个四皇子今有些不同,却说不出那里不同。

    “走!”

    “是!”

    路上,端木锭打量着高高红墙,这困住了他一生的红墙,或许来生,他都将注定被困在这片天地中的。其实很小的时候,他是来过这里的。

    那个时候是他的母亲带着他来看舅舅和魅妃的,那个时候魅妃怀孕了,他清楚的记得,母亲问他,将小帝姬许给他好不好。

    小小的他看着魅妃光鲜明亮的笑容,便呵呵的点头说好。

    可是物是人非,十几年过去了,他住了进来,却没有等到小帝姬出生。

    “皇子,皇上已经等你很久了!”御书房的门口,魏公公为他推开门,留在了门外,端木锭独自一个人走了进去。

    帝王虽然要风得风,却也要兼顾天下百姓安危,已过寅时,还坐在御书房内批阅奏章。看似高高在上的皇帝,有的时候也有着常人无法想着的辛苦。

    治理好一个天下不是只空有抱负就可以的。

    “儿臣拜见父皇!”

    端木锭俯摆了个礼,未等皇上抬头说平,便自顾起了。端木锭看着埋头批阅奏折的父皇,从小他便这样站在默默看着父皇处理朝政,早就习以为常了。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皇上才处理完公务,方抬头看了一眼等了很久的儿子。

    “你可知道,朕为什么这么晚了还穿你来见朕?”

    “儿臣想,该是今晚阿璃中毒一事!”

    这么晚传唤他,定然是比较重要的事。璃纱虽不是出皇族,但也是份不凡。今中毒一事如不妥善处理,恐怕…….。

    皇上很欣慰的看着长大了的四子“那么你有什么看法!”

    “儿臣认为有两种肯能!”

    “哦?那两种?”

    “一是,此事阿璃只是个替罪羊,凶手要杀的不是阿璃,而是别人,阿璃不过是不小心做了替罪羊。”顿了一下,望了眼皇上继续道“二是,凶手冲着璃纱来的,应该是段矶城于江湖中人的恩怨了!”

    “朕倒是觉得,是有心人所为!”

    端木明拿出璃纱作为贺礼送上了的那个锦盒“你想不想知道,这锦盒中是什么?”段侯爷送来的贺礼果然不同凡响,让他着实惊到了。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事竟会是这样,莫不是真的是上天注定的。

    “段侯爷所送之物一定是世间稀有之物”

    他摸不透那个睿智大气的父皇,不明白段侯爷的贺礼和璃纱中毒一事有什么关联。

    “锭儿,你该知道因为你的份,所以朕一直为加封你为王。固然是委屈了你,可是如此一来安定了那般朝中大臣,也让天下百姓不用担心在此改朝换代”

    “……儿臣明白!”

    “不,你不明白,你心里一定是在怪朕,可是,朕不能给你想要的!”

    端木锭一惊,有些错愕,等着浓色的双眸对着皇帝,深蹙着眉头。“父皇,所为何意?”隐隐感觉到,他的父皇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然,也有所不确定。

    “父皇!”

    “锭儿,这个皇位朕已经决定交给太子。”

    端木心中一颤,额头上若隐若现着几根青筋“父皇,真一点儿臣自十年前就明白,父皇不用时时刻刻提醒儿臣的!”在十年前,立端木澈为太子之,他便明白,天下无论如何都不会是他的了。在他的母亲突然就仙鹤之他便明白,皇后已经视他们母子如眼中钉了,母妃临终之,所交待的他也一直未忘。

    “段璃纱之事,朕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凡是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不要做得太绝,不是一件坏事。锭儿,你懂嘛?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

    “父皇难道以为是儿臣下的毒嘛!”

    原来他的父亲并不相信他这个一直淡然的儿子,还是在他的心目中除了自己谁也不相信呢。

    “是不是朕心中有数,有些人不要以为朕老了,便糊涂了。朕要让那些自以为是的人知道,朕还能驾驭这个位置,这个位置,朕还没有坐够呢!”

重要声明:小说《宫心计惑君心:美人罪倾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