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深宫啼血【四】(1)

    ( )    “是,娘娘!”内室总管惨惨然然领命离去了。

    太子虽然依旧坐在那里,却也不难从他的表之中看出惊怒之色。辰睿王还是那副神色,但是双眸之中还是染上了异样色彩。

    “叫御医啊!璃纱,阿璃……阿璃,你醒醒!”

    端木锭推搡着璃纱,璃纱只是不断的吐着血水,没有了任何的意思。辰妃已经红了眼睛,催着泪唤着“璃纱,你醒醒啊,不要吓唬母妃!”

    “四皇弟,将璃纱送回去,这样会影响璃纱姑娘的!”

    太子走过来,拍了下锭的肩膀,似有安慰之意。

    锭抬起头,猩红的眼睛,噙着些泪光,愣愣的望了一眼太子,才恍然未觉。这才抱起衣裳沾染了血迹的璃纱,朝着离清走去。

    辰妃跟随在后面,迈着步子,便唤着璃纱名字。

    待到辰妃和锭的影消失,从始至终都未表态的皇上这才站起来。望着二人离去的方向,双手背立后有些郁。皇后有些不安,这段璃纱若真有个什么好歹,段矶城恐怕不会那么容易罢休的。

    “皇上,璃纱中毒一事,不可张扬出去的。不过今在场这么多人……!”

    人多嘴杂,总会有一两个张扬出去的。

    “彻查此事,三之内希望皇后给朕一个满意的结果!”

    “…….是!”

    皇后心生怒火,这么些年,他始终不曾正眼瞧过自己。

    “皇后,臣妾看,还是去离清去看看,辰妃恐怕是伤心坏了的!”

    德妃站起来,对皇后道了一声,清清冷冷,满不在乎的样子,像离清走去。皇后瞪着德妃离去的影,怒火无处发泄,伸出手臂扫了一下桌子上。红木雕刻的横桌上的酒杯,水果,糕点全布哗啦哗啦的全部掉在地上。

    “皇后娘娘,息怒!”

    后的宫娥太监纷纷跪在地上,低着头,惶恐不安。

    “滚,去给本宫查,查出来是谁敢下毒的。本宫一定不会饶过他的,去,赶紧去查,给本宫查啊!”

    “是,是,是娘娘!”

    锭将璃纱放在上,拿出布巾擦了擦璃纱嘴角上的血迹,屏退了所有人,换下了璃纱上带有血迹的衣裳。

    “下,御医来了!”

    “快传!”

    “是!”

    不一会,年过七寻的老御医抚着白花花的胡子,踱步进来。

    “御医,你快来看看阿璃怎么样?”

    锭拉扯过来御医,御医差一点被他扯跌倒,略有埋怨的瞪了一眼无礼的锭。“老臣被你这么多拉几次,吓几次恐怕就该一命呜呼了”

    “姜伯,不要慢吞吞的的了,阿璃中毒了!”

    “我有眼睛,看的到!”

    姜御医看着端木锭长大,从他没了母亲,那个时候他体很虚弱,皇上便派来姜御医守着他,久而久之,二人熟稔的不想主仆了。

    “这个娃娃就是辰妃娘娘收的女儿?恩,果然姿色不卓!”为璃纱把了把脉,叹息了一声,摇摇头“这娃娃是得罪了什么人,下这么很的手!”

    顺了顺胡须道“小郡主中的西域百味清毒,此毒烈,和剧毒鹤顶红差不多,见血封喉”

    锭和辰妃都是一晃,见血封喉?

    看了一眼上面无血色的璃纱,锭起声问道“见血封喉?阿璃她…….!”

    “御医,就没有办法救救璃纱嘛!”

    何人这么歹毒,对一个弱女子下如此剧毒,难道真不成是要要了她的命吗?

    “西域百清毒为西域人自百种毒蛇中提炼而成,毒非常强烈。是西域人特有的毒药,不过何时传如我大昭,老臣就不得而知了。!”

    “御医说这些有什么用处,现在重要的是如何救下郡主。这郡主要是有个什么好歹,你我可都是担待不起的!”

    “辰妃娘娘,稍安勿躁!老臣给郡主把过脉象了,已经无大碍了!”

重要声明:小说《宫心计惑君心:美人罪倾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