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深宫啼血【三】(2)

    ( )    “皇上,璃纱知道,为臣子,如果皇上下旨赐婚,璃纱就一定不能违抗。但是作为一个女子,璃纱有权利为自己一生的幸福争取。皇上,璃纱曾经也以为,璃纱生来就是要和皇后娘娘一样的。入宫之璃纱就和爷爷说过,这次入宫一定会成功屡获太子。可是……!”

    抬起头,望了眼锭。她的双眸如雨后天空一样清澈,不加修饰。湛澄交汇,却也是含脉脉,到了深之处,全无旁人。二人相视的目光中,有着一种无法言语的悸动。

    周围的人都寂静无声,皆是看着二人。

    “可是,入了皇宫,璃纱也被这里的气派吸引住,瞧见皇后娘娘众人拥簇,也心动。但是,璃纱自从遇到锭,之后,锭他不喜欢权力纷争,喜欢舞文弄墨。璃纱便想着从此可以陪着他,那边世上最美好的事!璃纱觉得,什么母仪天下都不及和锭执子之手,相忘江湖更加快乐,潇洒。”

    她跪在那里,大的一旁是三品之上的文武百官和家眷。他们皆是睁大了眼睛看着闹,看着璃纱的大胆。一旁是宫妃皇子王爷们,他们便是泰然处之,或是面露担忧之色。高堂之上是盛怒的皇后,和稍稍缓和惊讶的皇上。

    而富丽堂皇的大中央,是为恳求的璃纱。

    “求皇上,求…..求…….!”

    突然璃纱感觉到腹部一阵绞痛,来不及说些什么,便昏了过去。

    有些胆小的官员女家眷慌张的惊叫了出来。皇帝和皇后瞧见璃纱突然晕倒过去,纷纷紧张的站了起来,一脸的盛怒。

    “阿璃!”

    锭慌张的跪在璃纱的旁,目光焦急。他一手拉起突然间晕倒在地上的璃纱,拉着怀里。“阿璃….. 阿璃……阿璃!”他不断的唤着依然昏厥的女子,只是女子恍然未觉,依旧脸色苍白的昏睡在锭的怀里。

    他感觉到,他的心如刀割,如剑削,痛彻心扉,宛如硬生生的被人用锋利的匕首的剜在心头,痛到了无法呼吸的地步。

    “阿璃,你怎么样!”

    阿狸听到锭在唤着她的名字,强忍着腹部的疼痛,勉强弱弱的睁开眼睛。

    “锭,锭,我…….!”

    突然,阿璃在此合上眼睛。

    无论锭怎么叫,她再也没有睁开眼睛。

    望着渐渐呼吸减弱的璃纱,面色苍白,手心里不可控制的冒着虚汗,生怕怀里的女子有个什么闪失。

    突然想到了些,猛然抬起头大叫。

    “来人,叫御医啊!”

    这才大声吼了一声,早就被吓到太监才回过神来,慌忙的跑了出去。

    “璃纱!”

    辰妃担忧的跑过来,面露焦急。慌慌张张的手不知道放在那里才好,挥舞了几下后她轻轻的晃了一下璃纱,却想不到璃纱噗的一下吐了口血出来。

    血色是黑红色的,显然是中毒。

    锭瞧见她吐了几口血,眼底的眼色顿时黑了,黑的一片荒凉。“阿狸!”那眼底的青黑,又染上了鲜红。渐渐的锭曾经深如潭水的浓浓大眼,印上了无数条血丝。

    “锭儿,锭儿,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好端端的她会中毒呢?

    是谁,是谁要杀她,她才入宫几,到底谁这么狠心啊!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阿狸阿狸,你醒醒啊!”

    锭已经是慌乱了,不知道要什么做才能让怀里的女子醒过来。

    “放肆,是什么人敢如此胆大妄为,居然敢众目睽睽之下下毒谋害郡主!”皇后显然也是看见那黑红黑红的血,大喝一声,其他人惶恐的跪在地上。

    “皇上饶命,娘娘饶命啊!”

    “来人,快去宣御医!”辰妃慌乱的忘记了刚刚锭已经交过御医了,又对着众人大吼了一声。

    “今这里的人都有嫌疑,给本宫挨个查,本宫倒是要看看,谁这么大逆不道!”

重要声明:小说《宫心计惑君心:美人罪倾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