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深宫啼血【二】(1)

    ( )    渐渐远的二人后,紫玉长袍的男子,借着东风,站立那里,不知道是站了多久,只是那望着二人离去的方向,那双眼睛深陷,让人感觉到这个男人似乎遗失了什么珍贵的东西。

    “王爷,宴会开始了,辰妃娘娘让奴才催人王爷了!”

    小路子唯唯诺诺,有些害怕,他家主子今晚似乎看上去并不好。

    “恩,进去!”

    端木睿这是也顺着端木锭和璃纱走过的路,历的走了过去。小路子不敢吭气的跟在后面,大气不敢喘一个。

    端木锭这个时候倒是知道要遵守礼仪的,没有和璃纱坐在一起,而是像往常一样和太子一些皇兄皇弟坐在了一起,不过却刚好坐在了璃纱的对面。

    璃纱是坐在辰妃旁的,这样他也多少有些放心。辰妃多多少少能制止一下璃纱的,不是说她不知道礼仪,而是有的时候,她很好强。

    万一那个妃嫔说了她什么,她一不高兴,将寿宴搞砸的都是可能的。

    辰妃似乎看出来锭的担忧,握住璃纱的手,对锭点点头。

    端木睿姗姗来迟。按兄弟顺序坐在了锭旁。二皇子早年夭折,三皇子昭佑王端木佑远在边疆驻守,皇上早就下旨,不用特意赶回来了,还给了些赏赐。

    而五皇子和六皇子因为母妃去世,在守灵,不便出现在这种场合,所以太子,端木锭,端木睿倒是紧挨在一起坐着的。

    这样让璃纱有些气恼,她实在是不喜欢太子那样直勾勾的目光,就好像要把她生吞了。而端木睿,她觉得他总是能看穿她的心思,自然也是不喜欢,可是碍于辰妃的缘故,也不好说什么。

    只是有些闷闷不乐。

    辰妃还以为她是因为不能和端木锭坐在一起而不高兴,呵呵一笑“璃纱,不要无理取闹,这么重要的场合,不能让人笑话了去!”

    璃纱瞧辰妃看向锭的目光方知道她是误会了,却也不好解释。

    只是埋头品尝其桌上的糕点了。

    “皇上驾到!”

    柔之声高高想起,璃纱放下手里的糕点,和其他人一样跪在了席上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齐齐声高呼,万人敬仰。那个男人不享受,这个时候璃纱想,或许他夺皇位并不是真的为了魅妃。

    “平声!”

    “谢皇上!”

    璃纱坐好,抬头看去,那个穿龙袍的男人,仪态威严,声音中气十足。原来这就是锭,心目中的父亲啊。果然是有一些霸气的,不知道将来,锭会不会也有这么霸气的时候。

    轻轻的叹口气,引来辰妃侧面“怎么了!”

    “没有,就是觉得很无聊!”

    辰妃轻笑,堂中央,是大内总管高声念着走边国家,番邦送来的寿礼。虽然不乏名贵之物,可是自小生在长在段矶城的璃纱,早就司空见惯,什么没有见过。

    自然就会无聊,而那么嫔妃,皇子早就习惯了,自然也就没有那么大的感受。

    “等太监念完,估计皇上就会唤你,可是准备好了!”

    辰妃,打量了一下璃纱的着装,有些蹙眉,虽然美是美,可是这么重大场合,却是显得有些随意了。不过想想倒也没有什么不好,懂得不出风 头,也是在皇宫里的立足之道。

    “刚好,我也好奇爷爷送了什么礼物那么神秘,都不让我知道呢!”

    “恩,璃纱,待会一定要谨慎,知道不!”

    璃纱有些奇怪,这个辰妃今晚怎么这么谨慎,就这么不相信她能应付的来。她总觉的今晚辰妃怪怪的,可是又说不来那里怪。

    “朕听说,辰妃收了个女儿,皇后还下旨加封郡主了。让朕瞧瞧这段璃纱是何许人也,能得到皇后和辰妃的青睐。”皇帝虽是对着皇后所说,可是坐在下边的人皆是听得很清楚。

    德妃对着辰妃笑笑,辰妃回笑,却有些僵硬。

重要声明:小说《宫心计惑君心:美人罪倾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