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 初涉深宫【八】(2)

    ( )    璃纱果然不负祈锭的心思,啊的一声,张开了嘴。祈锭便毫不客气的席卷进来,灵活的舌贪婪的*璃纱所以的甜蜜。

    只感觉浑的毛孔都竖起来了,酥麻,软软的,使不上力气。

    瞪大了眼睛,盯着轻浮自己的男子。

    “乖!闭上眼睛!”

    祈锭知道她很紧张,一直睁着眼睛看着自己,呶呶的说了一声。

    璃纱听着他的伶伶耳语就真的听话的闭上了眼睛,脑海里不断徘徊着他的那句:乖。充满无限宠溺的一个字,仿佛是个璃纱一个任的理由。

    祈锭满意的扬起嘴角。

    继续席卷着她的感知。

    璃纱是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这个靠近自己的男子,虽然不能给她至高无上的地位,却让她感觉到了少女独有的幸福。

    在她的眼中,他就是一个凡尘之外的男子,不为权利,不为名利。固执的固守在小小的一片桃园中,享着一世的岁月静好。

    或许,真的可以和他策马扬鞭,笑傲江湖。他们可以相忘于江湖,过着神仙眷侣的子。不知道是为何,突然见就厌倦了曾经奢华高贵的生活,突然对什么太子妃,什么群领后宫,睥睨天下的**淡了,不似初入宫是那番强烈了。

    她期翼,和这个有着浓如墨迹,淡雅如水的男子,平凡一生。

    终于在璃纱就快窒息的时候,祈锭终是放开了她。

    祈锭看着,红着脸,将头埋的很低很低的璃纱,一下子将她拦在怀里。收紧双臂,呵护着。轻轻吐纳于她的耳边,如柳絮扫过她的绯颊。

    曼舞空中的墨绿色绸缎,张扬的交织着。在泛泛湖水盘,素雅水榭之中,一男一女相拥着。仔细看去,男子满脸笑意,好不风得意的样子。女子却略有些僵硬的依靠在男子的怀里,害羞着。

    慢慢,男子不知在女子耳旁说了些什么,女子惶惶伸出手臂,环住男子。

    很晚很晚的时候,端木锭抱在璃纱出现在了镜明琼苑。

    纳姑姑瞧见是四皇子带她回来的,只是眼角微微上挑,并没有说什么。

    “纳姑姑,她的脚有些扭伤,你要好生照顾着,看好她不要在让她乱跑!”

    他不放心的交代着。

    “宁心呢,我那有一瓶药酒,让他随我去取来,交给别人,我是有些不放心!”那种东西,一旦别人利用,是很难察觉到得。

    “是,老奴这就叫宁心跟着四皇子去!”

    将璃纱交给纳姑姑,便离去了,也不等她叫来宁心。他是一向孤独惯了的,不是放在心上的人,他是不会在乎的,宁心于他便是这样的人。

    宁心一个人去了四皇子的离清

    离清,当如其名,冷清的不得了。宁心有些不安,甚至是有些害怕。

    “宁心姑娘,四皇子已经在等着你了,请跟我来!”

    一个像太监又不似太监的人领着宁心一路走去,越发冷清的离清,让宁心不由毛孔伸张,冷汗淋淋。

    “姑娘,进去!”

    宁心惶恐点点头,推开门,却不见人影。

    奇怪的向里走去,便看见端木锭端着在哪里,手里把玩着一个小药瓶,看来就是要给自家小姐的药酒了。

    “宁心参加四皇子!”

    “你跟在璃纱边很久了?”

    端木锭问着她奇怪的问题,让她一愣“回,四皇子,是的,奴婢五岁的时候就跟着小姐,已经十年了!”

    璃纱此次入宫的目的就是参加皇帝的寿诞。

    璃纱的爷爷段侯爷早就备好了寿礼,跟着她一起入宫的。

    本来爷爷不许璃纱入宫,要亲自前往的。但是他老人家年迈,长途跋涉,都有不便,才勉强同意璃纱代劳的。叔伯们多番提醒,皇宫险恶,自是要小心万分。

    可是璃纱有些不明,不是都说她自小聪明机智,懂得大局,明白事理的嘛?

    此番入宫,到底能险恶到那里去呢。

    不过就是几个娘娘争宠,几个皇子争权?

    难不成,她段璃纱真是应付不来的?

    祈……

    想起那个男子,璃纱不由一笑

    “端。木锭……锭…….锭!”

重要声明:小说《宫心计惑君心:美人罪倾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