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初涉深宫【五】(2)

    ( )    璃纱倒是不躲不闪的对上皇后的目光,说着说着还会对皇后点点头。

    “本王认为,段矶城山色再美,也美不过璃纱姑娘!”

    纷纷望向生源。

    璃纱讥笑。好一副油嘴滑舌的腔调,于昨咄咄人的模样完全是两个样子。

    太子徐步走到皇后旁,一边侍候的太监搬来了一张椅子,太子讨喜的坐在皇后的旁。

    “太子,这位是段侯爷的孙女,璃纱,本宫很是欢喜她!”

    皇后面对着太子,说话间,目光还不是漂眼璃纱。太子似乎也是明白皇后的意思,微微颔首。

    “是,母后,儿臣在德妃那里见过段姑娘,的确是聪明伶俐,讨人喜欢。不过倒是心高气豪,恐怕并不把儿臣看在眼里呢!”太子符合着皇后打趣道。“否则,儿臣倒是像想父皇讨了个圣旨,娶了回去,做儿臣的太子妃呢!”

    紫色长袍,风度翩翩,堂堂仪表。璃纱听他这么一说,先是一愣,转眸,冷笑。

    “这倒是和本宫想到一块去了!”

    皇后很是满意儿子的机灵,这个段璃纱虽然容貌和那个女人相似,可是段矶城的实力太过于强大。如果这璃纱被那个皇子捷足先登,抢了去,可就不好办了。

    “璃纱,过来,让本宫瞧瞧。”

    “是!”

    璃纱乖巧的走过去,坐在了皇后的旁边。和太子一左一右,还真是想儿子和儿媳的样子。

    “璃纱自小丧母,看到皇后娘娘,就想起自己的母亲。爷爷,叔叔,伯伯们都说我的母亲是个和才女。听说一曲霓裳神曲让*多的父亲,一见倾心。自此心中就只有母亲一个人,直到母亲去世,父亲悲伤绝也跟着去了,便剩下璃纱一个人。”

    璃纱埋下头,搅着手中的锦帕,母亲对她来说真的是一个陌生的词语。

    “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太子以后可是要多担待些,可不许欺负了去,否则我们这一些老妇人家可是不愿意!”

    “看到皇后娘娘,璃纱就想,如果母亲还活着,会不会像娘娘一样大方得以呢!”抬起头,饱含泪水的看着有些悲切的皇后娘娘。

    皇后有些恍惚,看着璃纱巴掌大的小脸清流两行泪水,才了然,眼前的不过是一个拥有半壁江山财富却父母双亡的小姑娘罢了。

    “太子以后要多多拂照才是”皇后握着璃纱搅着锦帕的手,却是转过,对着太子道

    “儿臣明白!”

    皇后满意的点点头,德妃却道“恐怕璃纱姑娘也不是好对付的主呢!”璃纱抬起头,对上德妃有所意思的眼眸,不知道她为何这般说。

    德妃却埋下嘬了口茶。璃纱有些惴惴不安,却不知道因为何缘故。

    “是呀,璃纱姑娘自小就被段侯爷和一些江湖人捧在手心里呢,恐怕啊是有些骄纵,太子如真是娶了,有头疼的那一天!”辰妃知书达理,为德妃解围。

    德妃倒也无所谓,似乎有些不领。辰妃应该是习惯了,也不太在意。一笑置之而过。

    “辰妃娘娘取笑了,不过是璃纱自小没了父母,那些叔叔伯伯才会由着璃纱任妄为!”璃纱有礼有仪的摸样,看在皇后心里甚是满意。

    如此大方得体,聪明机智正是太子所需要的。

    “那本宫受璃纱做女儿可好!”

    皇后突然对璃纱说,璃纱微微一愣。

    璃纱还没有反应过来,太子却语气有些严肃。“母后,如真如此,璃纱就是儿臣的妹妹了。怎么做的了儿臣的太子妃呢?”

    太子端起扶了扶嵌金丝绣祥云的袖子,玩笑般的对皇后说,不过眼神却是停在璃纱上的。皇后自然是将太子的目光收在眼里,抿然一笑。

    “呵呵,是啊!本宫怎么就没有想到这点呢?虽不是亲生,外人瞧去却也是同母,总是说出来不好听些的,看来本宫没有这个福分了呢!”

    拍着拍璃纱纤细的手,一下没有一下子的,一副惋惜的样子。

重要声明:小说《宫心计惑君心:美人罪倾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