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初涉深宫【五】(1)

    ( )    毕竟皇后前半生和皇帝一起打江山,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怎么会面对一个女子却如此惊慌,虽说这女子的确是美,可不是听闻,前朝贵妃魅妃和帝姬更是颜倾天下的么。若不是这段璃纱更甚一筹。

    “臣女段璃纱叩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

    段璃纱向来是知晓礼仪的,只一点是关乎出的。自幼长在名门将相之族,宠辱不惊自小就是严师警示。而璃纱更是深谙其中的道理。

    “……她是段璃纱!”

    皇后豁然回头,语气凌厉,辰妃轻声回道“是,娘娘,她便是段侯爷的孙女,璃纱!”看了看德妃,又道“德妃姐姐也是见过她的!”

    “是,皇后,前些子臣妾和良妃几个都见过的,她的确是段侯爷的孙女,份不假的!”德妃上前几步,搀扶住皇后,亦是诧异皇后为何如此惊讶。

    德妃和辰妃都以为皇后不相信眼前这个女子便是段璃纱,纷纷解释着。

    皇后左右看了看德妃和辰妃,又定定瞧了瞧璃纱。

    “她便是段璃纱?段侯爷之孙女?”皇后仍是有些不相信,是在是太像,就算是化成灰烬,她贺兰帏也能记得那个女人长得是一副什么摸样。

    “姐姐,她的确是段璃纱。妹妹们,哪有隐瞒您之礼呢。她是不是段璃纱臣妾和德妃都晓然,况且太子也是见过她的,当真是不假的!”

    皇后深皱着眉头,反反复复打量着璃纱。璃纱虽奇怪,却也不好做声,只能任由皇后打量。

    皇后一直那么看着,辰妃和德妃皆是觉得这样多有不妥,轻声道“娘娘!”

    贺兰帏这才平复了一下心。其实她也明白,逝者已逝,她不会是当年的那个人。

    毕竟当年,是她亲手了断了她的。

    罢了,她贺兰氏当真会怕一个姑娘家。

    “起来!”

    众人齐声道“谢皇后娘娘!”

    璃纱敛眸,双眸深沉。皇后的行为让她很是奇怪,莫不是她真的长得和某个人想象吗,那为什么一样是处皇宫的德妃和辰妃,还有那今为出现的良妃,都没有皇后这般神呢,难道皇后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皇后又重新坐好,平拂了下衣袖,面色缓和了些。

    “好了,今本宫设宴,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就是代皇上为各位洗洗风尘。就无需那么多繁文缛节了,你们就给本宫说说宫外的一些新鲜事儿!本宫已有十余年未出宫了,早就忘了宫外是什么个模样了!”皇后一席话倒是引来了德妃和辰妃心酸。

    一入宫们深似海。她们不过区区一个妃子,虽为皇帝生儿育女,可是宫规终是宫规。

    岂会为了一个女子败坏了宫规呢。高墙红院,虽气派辉煌,锦衣玉食,可总是少了份灵气,少了份平常百姓家的自由。

    “是啊,妹妹也是多年未出宫了,当年在将军府中的子仿佛就如昨发生的一样!”辰妃本就是温顺,不喜勾心斗角。当然是喜欢将军府中为妾的子,平平安安就好。

    “那璃纱就给几位娘娘讲一样段矶城的风光可好!”

    “恩,段矶城本宫还是二十几年前去过,不过段矶城的绮丽风光,还是记得很清楚。不妨说来给两位妹妹听听,本宫来听听,那里是不是更胜从前呢!”

    “是!”

    璃纱娓娓道来段矶城的青色河山,德妃一些人倒是听得很入神。听闻德妃唯一的儿子端木佑,以于几年前,远走皇宫,驻守边疆,多年未归。德妃始终是寂寥的,如今璃纱讲些宫外的事,听得丝丝入神,不由想起宫外的儿子,难免有些伤怀。

    反倒是皇后不时打量璃纱,疑心重重的样子。在对上璃纱纳清澈婉转的目光时,微微一愣,疑虑重重。

重要声明:小说《宫心计惑君心:美人罪倾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