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初涉深宫【二】(2)

    ( )    约有双十年华,嫩蓝纯色宫装,略有简洁却不失奢华。端坐于七玄琴前,素手纤长轻抚琴弦。清澈澈的双眸,灵动一闪,不点而红的朱唇弯弯翘起,好似在瞧着什么人。

    不过偌大的画纸,女子只占了一小半而已,看来是画作未完。

    “民间传言,璃纱城城主孙女,段璃纱素来不知天高地厚,胆大妄为。”拿起镇纸平了平被风卷起的画角,轻放于上。看了一眼璃纱,双眸如墨盘,带有星光,熠熠生辉。

    “段姑娘,深夜只一人能到此,名不虚传!”

    璃纱皱眉。“先生在讽刺璃纱么?”走了很久,脚早就酸麻了,胀痛发麻,便不客气的坐在段凳上,更加仔细端详起画卷。

    璃纱不可否认,画中女子翩然一笑,山河为之动色。

    “是先生的意中人嘛?”璃纱瞧了会,好奇问。不对,她的目光祥和,不似普通少女的清澈无忧,眸角微敛,看着某一次。相信那个方向里有着画中女子最为珍贵的人,最珍的人。

    “如果璃纱没有猜错,画中是先生的母亲!”望了一眼淡笑的男子。“如果璃纱又猜对,先生是四皇子端木锭咯!”听闻四皇子乃前朝公主纳兰敏之子,前朝帝姬纳兰敏,自十余年前就消失了,在也没有人见过。

    民间有传闻,帝姬纳兰敏早就在十六年,前朝被灭,她的夫君也就是如今的皇帝端木明攻城那便自杀,香消玉殒了。也有传闻,她是被跟随端木明一起打江山的黄河贺兰帏谋害的。

    也说传闻,帝姬纳兰敏看破红尘,出家为尼,常伴枯灯。

    而她的儿子端木锭亦是嫡长子,却弱冠之年还为加封为王。虽生母去向不明,却也是当今皇帝结发妻子。至今都为加封一个本该为太子的皇子,让人百思不得解。

    就连一些不受宠妃嫔生下的皇子,到了弱冠之年也已封王,唯有四皇子端木锭仍是皇子,居住宫中。

    但,皇帝又是很宠这位皇子,常常带在边,却从未干预过朝政,平里自会写写画画。加之皇帝以立现今皇后之子,即皇帝第一个子嗣端木澈为太子。皇帝的暧-昧态度,让朝中大臣摇摆不定。

    不知道是该靠拢皇后,还是扶持前朝帝姬的儿子。

    “呵呵,父皇曾说,你爷爷段侯爷老谋深算,心思缜密。看来段姑娘秉承了段侯爷的优点,真是聪明伶俐不得了啊!”

    端木锭这才真正仔细打量近在咫尺的璃纱。水蓝色的青纱水袖宫装,前是精雕细绣得苏杭上等织绣的月下海棠。月牙白色的长长帛披,摇曳拽地。略微施了些粉黛。倾城之容下,不难看出浑然天成的精雕细琢。

    璃纱双眸如水,又带有些狡黠。在抬头却见端木锭默默注视自己,她很不适应那双盯着自己的眼睛。璃纱有种错觉,那深邃的眼神好像能将自己看穿。

    她想要移开眼光,可是就像被吸住,怎么也移不开只好低头。不一会,抬头,忘进了一双宝石般璀璨的黑眸,如漩涡一般,把四周的光芒统统吸入,连同她的呼吸,万劫不复。

    双眸深邃如墨,看不见底。强势出挑的修长影,潇洒俊逸,却带着隐隐的压迫感。

    居然会让她感到孤单、和寂寥?

    她的眼神微闪,没来由的心神一顿,心中杂念似乎瞬间飘远,剩下的只有萦绕在他周围的淡淡寂寞。

    手心里的温度陡然上升,她有些慌乱的错开眼,看向别处,拒绝继续与他对视。她狼狈的移开,让端木锭摇头,皱眉,莫不是自己很吓人。

    璃纱催着个头,想了半天不知道怎么才好,诺诺的道了一句 “很晚了,皇子下,臣女告退!”便扭头跑掉了。

    那是璃纱生平第一次狼狈落荒而逃,惴惴不安。

    端木锭对着消失的方面,皱了下浓眉,目光悠远冷峻,然有一丝温和,不易察觉。

    跑了一段路程,璃纱方停下了来,直喘着气,回头不安的瞧了瞧看到没有人追来,才安下心来平复了扑扑直跳的心,轻轻拍了几下,放松般的喘了口气。走在青苔小路上,哒哒的石板声,异常清晰。聆听着知了吱吱的声音,突然扑哧的笑了出来。

    璃纱有些嘲讽的摇了摇头,握起拳头,在脑袋上推了一下。

    有什么好害怕的呢?

    不过就是一个男人罢了,什么样的男人没有见过呢?雄伟,豁达的爷爷,七风哥哥武功卓越,才识过人的七风哥哥,高傲自赏,傲视群雄的冷叔叔哪一个不必他厉害呢。

    在此平复了心,顺着小路赶回镜明琼苑。

重要声明:小说《宫心计惑君心:美人罪倾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