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初涉深宫【二】(1)

    ( )    人间四月芳菲尽,荼?飘香,静谧皎白的月光随意扑撒,碧光如洗。为这个威严肃穆的皇宫添了一份柔霓。璃纱悠缓地漫步宫径,借着远处的宫烛打量着旖旎锦绣的龙城。

    新朝大昭建立不过十余载,却依稀可领略到前朝萎靡的光景。

    大昭皇朝皇帝端木明觊觎先朝皇帝贵妃魅姬,继而谋朝串位,夺了天下。谁知,魅妃与先帝生死相许,含恨而终。端木明到底是没有得到魅妃。更让人唏嘘不已的是,端木原配夫人本是先帝之妹。新朝建立之后,这位前朝帝姬就在也未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她段璃纱入宫已有数

    既是奉旨入宫,被皇帝奉为上宾的她,深夜行走于皇宫小道,自然不会有人阻挠。

    走的很慢,可还是渐渐远离她所居住的镜明琼苑。

    烛火忽闪忽闪,鬼魅的不得了。

    走了不知道多久,她沿着朱红高墙一路走过,抚摸着点点斑斑的宫墙。似乎每一段宫墙,都有着它自己的故事。渐渐的,璃纱瞧见远处有着昏明的灯火。便沿着一路明火,走了过去。

    到之,方惊讶!

    偏禹之地竟还有如此雅致的小榭。

    月白之下,碧水如柳。湖水悄然静谧,宛如一块晶莹剔透的翡翠闪烁着翠明的光泽,远远望去,那无垠的湖水好似一条发着黑亮的的丝绒,在宁静的夜里泛着幽光。湖水便是凝然不动的,一缸浓浓的美酒让你心神怡旷。通往水榭的木板段桥每个一小段便点着一盏朴雅的烛火,天地见明月交辉,把湖水江映得金波滚滚,像是有千万条银蛇在游动。水榭上那匹墨绿的缎子,在月光下抖动,俨然如发出幽暗的亮光。

    朦胧水榭之中依稀见一男子,月牙白色长袍,姿拔,衣角飞诀。不过那男子低头,些许的发顺着颈落在当空中,虽只是侧面,也不难看出,是怎么一个绝代的男子。

    璃纱借着烛火,双手轻握于前,好奇的走像水中央的水榭。她徐徐缓进,有一种莫名的冲动,吸引着她不断前行。

    近了,原来,他在作画。

    呆愣须臾,,正在犹豫间,心念一转,便转要离去。

    突然一声响起清冷的低吟。穿过了万里延绵,来到她的耳廓中。

    “既然来了,为何半路返回?”那男子手执画笔,说话之间,却未停下“害怕了?”带有愚弄嘲笑之声再度响起。

    璃纱转过来,心生怒气。清冷之处,越发诡异。璃纱奇怪,为何深宫苑,又是深更,宫门早已锁上,不可能为外人。但是却也不会是皇帝,皇上年纪已经大了,不似眼前这个翩翩少年。但是地处偏隅之地,孤边没有随侍者,却也没有卫军阻拦。

    那又会是何人?难道也是和自己一样?

    乍然寒风吹起,吹起痴痴缠绵的锻稠,和风交舞。吹向漫漫天空,妖娆着,妩媚着。

    那是一个着白色长袍,领边,袖边嵌有双层金丝。紫色宝玉腰带别着一枚精致的玉坠,却看不清楚是什么图腾。

    “既然好奇,何不妨自己走过来,一探究竟呢,姑娘!”

    当如水之音,越过层层繁华穿透如骨髓,飘然至心中。她心神恍惚,男子的话更是让她一愣。终时想起自己是何份。她段璃纱自出生以来,就众星捧月,什么人味见过。江洋大盗,市井无赖,还是开国英雄,她皆不畏惧。而今不过一个陌生男子,却让她神智慌乱。

    “璃纱不过是路过,好奇罢了!”终于找回声音。“先生,深夜在此作画,真是雅兴不浅哦!”迈出步子,坦然走向墨绿绸缎。

    男子闻她话语,手下之笔稍有停顿,不经意见翘起了嘴角。

    “璃纱?原来是段侯爷孙女。果然如传闻所言。!”

    提起右手蘸了一点段桌右上角水墨,旋而又在画纸上轻轻描绘。虽未抬头,可却也能看出他其实并未有什么惊讶之表露出来。

    璃纱不明。

    “传言?看来璃纱早已名扬天下了喽!”段矶城虽然名闻江湖,可是她始终是第一次踏出段矶城,外面多多少少对她有一定的惑。

    听到璃纱如此道,缓缓抬起头。

    原来她已经站在水榭阁里面了,站在自己的边,双眸点笑。璃纱不在意这个男子肆意的大量自己,而是向画中看去。

    画中是个女子,一个高贵不俗的女子。

重要声明:小说《宫心计惑君心:美人罪倾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