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寒蚕凄切,一路戚雨沥沥,风雨吹打皇鸾的金铃上,皇鸾上的那个男子深蹙眉头,浓密而略弯。看似无,却胜是有,是个矛盾的综合体。淅淅沥沥的雨吹打在龙撵上,无雨化作男子心头上的利剑,一刀一刀的切割着那块血

    “皇上,凤栖到了”

    明黄衣着的男子,双手背立于后,缓步走进冷清,看似诡异的凤栖!那里住着一个时时刻刻都在牵动他心的女子。曾经以为,她不在了!每个夜晚,他都会在梦中看见她,哪怕只能在梦中看见他,他是会暗暗兴奋几

    可是,总有一,她回来了。但是又不是曾经那个她了,却也是她。

    风吹起慢慢沙幔,杏黄色的沙幔,在空旷而又华丽的大翩然起舞,仿佛诉说着异样的怀。

    凤栖,奢华,权利象征的地方,是他曾经赋予她至高无上的地位,虽不是母仪天下,却也是权倾朝野。

    步下黄栾,却未推门而入。双手背立而剪,淅淅沥沥的寒雨见缝插针的吹打在他的上,而他却浑然未觉,就是那么站着,凝望着。

    宋明打开太监递来的雨伞,小心翼翼的为他遮了上去。

    不知道是过了多久,深夜静赖,无人往来,原本门庭如市的凤栖,这几个月来都是这般冷静,谁能料到曾经那个不可一世的倾国绝代的女子众生被囚在这里。

    “皇上!”宋明抖了抖手,秋末的寒雨冻得他直打颤,牙齿上下磨合着。惴惴不安的提醒了皇帝一下,悄悄斜着眼打量了一下面无表帝王,无奈的轻叹一声。

    “外面等着!”

    留下随从之人,一个人推开布满灰尘,但是认真瞧去又万般华丽的大门。一起,他还记得,每一次他来,她都会兴冲冲的跑过来,然后不顾旁人,丝毫不害羞的双手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对着自己喜笑颜颜。

    然后,他便什么都应了她。

    而今。

    迎接他的就只有百无聊赖的静寂,和空谷般的呼呼风声。

    “谁?”

    飘渺带有虚幻之声自角落里传来,在这个静赖无人的大中显得格外不真实。那声音好似无力,又好似无奈,如千里之外传来的靡靡之音。

    流澈祈皱下眉头,双眸漆黑如墨。

    心中自然了然那声音出之何人之口。很久未听了,越发觉得不真实了。

    “是朕!”

    迈开脚步,顺着声音走去,哒哒的脚步声留在青花理石上。

    “朕?朕是谁啊?”

    眉奏的更深了。

    无人空旷的凤栖太过容易找到一个人了。

    她就坐在盘表青玉案梁柱后的台阶上。

    粉蓝色宫装,淡粉色帛披不经意间划出了一个优美的圆弧,好似盛开在黑暗中的海棠。双手环膝,下巴低在胳膊上。简单朴素的发髻上只是钗了一只白玉坠珠的簪子。因女子的动作悬挂着,又因风的缘故,来往摇坠着。

    或,是在控诉些什么!

    她戒备的看着地上的影子,愣愣的抬头看向来人。

    先是木木的看着他,像是在探究什么。而流澈祈也定然不动,仍由她看着。

    过了好一会,地上的女子摇了摇头,敛下眼眸,木然的看着某一处,神呆滞。

    端木锭仿佛了然了什么,突然瞳孔扩张,略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坐在地上的女子。然后便是一把拽起地上的女子,怒视着她。

    “段璃纱,你给朕看清楚,朕是谁!”用力拉起呆滞的女子,紧握着她的手臂。

    何时,她消瘦成这个般了?

    手腕上骨头清晰可触。

    愈加愤怒了。难道这几个月来,那些个奴才没有好好照顾她?皱眉深想了一下,是了,他怎么就忘记了皇宫里的那些狗奴才那个是不墙头草,那个主子受宠了,便靠向那个。那个成了落架凤凰,便弃之如蔽。

    这般狗奴才,回头一定要好好教训一番,看他们是不是还要狗眼看人低!

    “你给朕看清楚,站在你眼前的这个人到底是谁,你说啊!”

    扯住手腕,将她拉着面前。

    可是她还是一副茫然不知所以的样子看着自己。刚想要说什么,却被她的喃喃痴语打断。

    “你,你是谁呢,呵呵!璃纱不知道。不不,不,璃纱知道,璃纱不能说的,那个坏女人会杀了我的。璃纱不要死的,璃纱要和锭一起离开这里的,锭答应过自己,会和自己离开的!”

    看着一脸惊讶的男子,有些痴傻的女子呵呵一笑。

    “你!”她怎么会变成这样,明明就是几个月而已,为什么她就变成了这样。眼前的这个女子那里还是当年那个高傲的段璃纱啊。

    那里是那个敢于和皇后作对的段璃纱啊。

    “璃纱,段璃纱,你是段璃纱!”大吼出来,仿佛就是这样她才会记得自己是谁,才能清醒。

    “璃纱,段璃纱?对哦,我好想就是段璃纱呢!那个女子总是抓着我的头发大叫:段璃纱,为什么你还不去死!”说着还做出撕扯头发的动作,然后对着男子道“就是这样,对,她说我是段璃纱的!呵呵,原来我真的是段璃纱啊。我以为坏女人是骗我的,她说!”女子左右环顾了一圈,生怕有什么人在偷听似的“我悄悄的告诉你哦,坏女人说,昭佑王会来救我的!”

    “你…..你说……什么?”

    流澈祈听完她的话,全僵硬,。她怎么会迷糊成这样,至于她说的那个坏女人,他自然是知晓是何人的。双眼布满了血丝,一副恨不得掐死眼前这个女子

    对,曾经他真的说过。

    就算是她死了也要记得自己,如果有一天她不记得了,那便他亲手了结她,这样她便会记得他一生,乃至生生世世,都不会忘记。

    虽然当时不过是一句戏言,没有想到如今一语成真。

    “啊!对了,我知道了,你是端木锭,对,那个疯女人说的”

    手指胡乱一指,瞪大眼睛,转动了几下,恍然大悟般的说道

    “疯女人说,能踏进这里的男人只有端木锭一个人,对…….疯女人就是这么说的。所以你是端木锭,对不对。”天真般的看着愤怒的男人。

    呵呵的笑了起来。

    原来还是忘记了。

    “端木锭,先皇四子,生母是前朝帝姬。弑父杀兄,背叛结发妻子,罔送一条命!”突然她有很认真的说道,就如一点都不痴傻,让人有种错觉,刚刚的那一切都是她佯装出来的。

    男子有些不可思议的将目光锁在女子的上“你……你……!”

    “端木锭,总有一天,你会得到报应的,我诅咒你,这一生都得不到一个女子的真,我诅咒大昭皇朝的每一代皇帝,都不得到天下一女子的真!哈哈哈哈!!”

    端木怒不可及,宽大冰冷的手瞬间抚上她白皙纤长的颈上,熟悉的感觉瞬间让男子一僵,慢慢的将目光移到她的耳垂上,曾经他最喜欢的便是她耳垂的柔霓,曾经也正是天下无双的耳垂让他确定,她便是她。

    慢慢使力。

    “额…….”

    手下的女子没有挣扎,没有推搡,仿佛早就预料了一般,只是慢慢的有些痛苦的合上那双曾经魅摄天下的双眸,连本能的挣扎都没有。可是流澈祈丝毫没有要松手的意思。或许这个女人死了,这大昭皇朝万里江山就真的平静了。

    什么段矶城,什么段璃纱,通通是过往云烟了。

    耳边却不断徘徊着她的诅咒!

    突然,璇玑睁开了眼睛,定定的看着想要杀死自己的男子。

    那一眼,山河为之失色。

    那一眼,天地为之震动。

    那一眼,大昭皇朝翻云覆雨,改朝换代。

    那一眼,曾经让他倾倒于她的才之下。

重要声明:小说《宫心计惑君心:美人罪倾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