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 开出调令

    ( )    胡斌和陈洪波来到了人事股,说明了事由,张股长客气地让胡斌坐下来,然后就问了他的名字,在哪个学校上班。

    胡斌一一讲了之后,股长就从全县教师的花名册上找到他的名字,然后拿出一张空白调令,在上面写了起来,之后就拿起红红的印章,在上面按上了人事股的大印,又挥笔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就这样,手续就算办完了,股长就把那纸调令递到了陈洪波的手里,陈洪波就交给了胡斌。

    整个过程只有短短的几分钟,迅速简单得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在下面学校的时候,胡斌就听说过,教师从下面乡镇调到城里太难了,得一层层地烧香拜佛,一个地方走不到也别想办成,一圈子下来没有个一万两万的,门儿都没有。

    花钱不说,还得有人为你牵桥引线,要不就算你想烧香拜佛也找不到庙门儿。

    没有想到自己的调令开得如此简单迅速。

    胡斌知道这并不是他有什么特殊本事,实在是借了金老师的威风,他不过是狐假虎威罢了。

    心里不由得就感叹道,的,这年头,到哪里办事儿都的关系啊。难怪常常听人说,本来是十二个属相,如今又多出一个来,成了十三个属相了,那多出的一个就是属人的。

    的,老子将来也得当官儿,当了官儿才好办事儿啊。

    看到手续已经办完,胡斌就放了心。

    胡斌说:“张股长,咱们中午一起吃顿饭。”

    张股长说:“不必了,你还是快点回到你们学校,让你们的领导给你签字。”

    陈洪波就和张股长客气了几句,然后领着胡斌离开了人事股,下了。

    到了下面,胡斌说:“洪波,中午我请你吃一顿饭,这几天真的难为你了。”

    “你还是快点回去,把手续交给你们的领导,早一天办清了,早一天调过来。到时候咱们在一起的时间就多了。”

    可是一想到这几天,他把陈洪波麻烦得不轻,胡斌心里就很是过意不去。

    他说:“反正现在回去已经晚了,下午回去办理也不迟,洪波,你还是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好好谢谢你。”

    看到胡斌是真心实意的,陈洪波说:“那好,中午咱们在一起喝一点。不过现在我还不能离开,中午电话联系。”

    “好的,你先忙,中午我和你打电话,这一会儿,我再去见一见金老师,和他告别一下。”

    “那好,咱们中午见。”

    胡斌和陈洪波握了握手,就上了车。

    金县长的司机就拉着他回到了县政府机关大院,胡斌上了,来到金老师的办公室里。

    见胡斌进来,金老师问道:“胡斌,办得怎么样了。”

    “金老师,办好了。”

    “那就好,来,坐下,说一会儿话。”

    胡斌就和金老师坐在一条长沙发上。

    “胡斌,你刚才离开之后,我想了想,觉得你还是在政府办公室里比较好。因为这里机会毕竟多一些啊。”

    胡斌听了当时就是一惊,天呀,让他在政府办公室里,那可都是官宦子弟才能呆的地方啊。更何况,叶莉也在办公室里。

    老实说,只要随便给胡斌一个地方就可以了,他可真没有那么高的奢望。

    因此胡斌当时的惊讶就可想而知了。

    大约看到胡斌表现得有点夸张,金老师就看着他说:“胡斌,你是怎么想的,我初来咋到,就这么大能力了,再好的地方只能等到以后再说了。”

    “金老师,这太好了,我只是觉得,让我一开始就进这么好的地方,您是不是有点为难。”

    “困难肯定是有的,这个地方人人都想进来的,不过我尽力试试。”

    “金老师,随便一点什么单位都行,我不想难为您。”

    “既然进,就进个好地方,也是费事一次,省得以后麻烦。”

    “金老师,那就太感激您了。”

    “胡斌,不要说这样的话,我最了解你,除非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你是不会向我张口的,我知道你人很实在,也有能力,有水平,可就是没有得到好机会。越是这样的人,越不能让他吃亏。胡斌,以后好好干,干出一番事业里来。”

    一番话说得胡斌心里酸楚楚的,眼泪差点掉下来。

    胡斌就想,还是做好人好啊,好人终会有好报,那我就生生世世做好人。

    “金老师,我一定不辜负你的期望,我一定不给您脸上抹黑。”

    “我相信,对你我是放心的。”

    胡斌感觉坐的时间不少了,就准备和金老师告辞。

    这个时候,金老师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接完电话,金老师就不好意思地说:“胡斌,本来中午和你吃一顿饭呢,现在不行了,刚才万书记打来电话,说有一个投资商过来了,我们得赔人家吃顿饭。”

    “金老师,您忙,我已经给您添了不少麻烦,我不能再麻烦您了。”

    “那好,我就不留你了,咱们以后有的是时间,你回去把自己的事处理处理,一有消息,我就打电话通知你。”

    “好的,金老师,那我走了。”

    胡斌就站了起来。

    金老师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就站起来来到一个柜子里,打开柜子门儿,就从里面拿出了两个纸盒子,胡斌一眼就看到那是两瓶*茅台酒。

    金老师找了个纸袋子装在了里面,就递给了他。

    金老师说:“这是他们送的,我也没有时间喝,胡斌,你拿走。”

    “金老师,我不要。”

    “叫你拿着你就拿着,这是老师的一点儿心意。”

    看到老师那么真诚,胡斌只好拿住了。

    心里说道,别人求领导办事,都是给领导送礼,我倒好,求领导办完了事儿,还拿领导的东西。

    胡斌于是就和金老师告了别,下了,走出政府大院,来到了大街上。

    这个时候已经快中午十二点了。

    胡斌就想到了陈洪波,于是就和他打了一个电话,要他出来,并要他到大红门饭店去,去的时候,叫上张股长,人家毕竟给自己签了调令嘛,如果有关系好的,就再叫上几个。

    陈洪波说,好的,他过一会儿就到。

    胡斌就提着那两瓶茅台酒,步行向着大红门去了。路过一家烟酒门市的时候,他就走了进去,发狠买了四盒子玉溪牌香烟。

重要声明:小说《绝妙人生,执掌权财:官运亨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