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我想回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苏惠茜 书名:清覆天下
    努尔哈赤的雄才伟略,远远不止叶歆了解的那么一丁点。在她还没有搞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他已经将她的份公之于众。

    而且还大摆筵席说是要感谢莽古尔岱一直以来对叶歆的照顾。

    闹的宴会上,各部使者各怀鬼胎,每个人的眼神里都藏着好多不为人知的算计。叶歆安静的坐在努尔哈赤边,看着他谈笑风生,举杯畅饮。

    “你怎么闷闷不乐的?”努尔哈赤见叶歆一直呆呆的坐在自己边,既不夹菜也不喝酒不免有些担忧。

    叶歆转头迎上努尔哈赤关切的目光,他微醺的模样竟比平里生出几分俊逸。眉眼间的笑意也不似平那样虚假冷。“我想知道,你到底用了什么把戏,让原本波涛汹涌的建州风平浪静。”

    努尔哈赤闻言皱了眉,有些不悦,“东哥儿,这是男人之间的事儿,你最好不要管。”

    什么男人女人,她也明明是这棋局里的一枚棋子,她为什么就不能知道。叶歆反驳,“这和男女无关,此事因我而起,自然也要让我知道是如何结束的。”

    努尔哈赤展眉,唇边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这是一场交易,喀尔喀和建州的游戏。不关叶赫的事儿,你还是不知道的好。”

    交易,游戏,利益!努尔哈赤眼中似乎除了这些再没有别的了吧。叶歆突然觉得厌恶极了,讪讪的嗯了一声便顾自将目光投去别处。为什么没看见褚英和代善?又为什么那么倒霉的对上了布占泰灼的目光。那双迷人的桃花眼底,有她看不穿的愫。然而却在目光触及的一瞬间,让她的心没来由的紧缩。布占泰似乎是真正想要带她走的人,可惜她把他带入了另一个深渊。努尔哈赤虽答应了放过布占泰,可却将他软在了西兰苑,今天是他拥有自由的最后一天。

    叶歆正神恍惚时,忽然觉得腰间一紧。努尔哈赤温的呼吸随即吐在耳边,“别把目光放在不该停留的人上。”声音低沉不失温柔,可更多的却是让人无法抗拒的命令口吻。

    耳鬓厮磨的姿势太过暧昧,叶歆扭了扭子逃脱努尔哈赤的束缚,不安的将目光投向四周,众人早已投来似笑非笑以及不怀好意的目光。这让她心里尤为不爽,“连我看谁贝勒爷都要管,还真是霸道的紧呢。”

    努尔哈赤举着酒杯,在唇边逗留,心满意足的绣着醇厚的酒香,“我没有管你,只是可怜这些即将为你尸骨无存的男人可惜罢了。”

    这怎么是为她尸骨无存?叶歆恼怒,可却没有办法爆发,只得赌气的举起酒杯一饮而尽。“他们尸骨无存还不是被你吃掉了!”

    努尔哈赤不以为意的笑,“没有你的帮忙,我谁都吃不掉。”

    叶歆讨厌努尔哈赤,他总是能轻易的掌控全局,又状似无意的将她玩弄于鼓掌之中。他讨厌这种男人,这让她感到无能为力,仿佛自己只是一个渺小卑微的棋子,任人摆布,无力挣扎。

    正恼火着,努尔哈赤却轻轻的握住了她举杯的手,“这酒你吃不得。”他沉着声,听不出感,可眼眸中明显带了担忧。

    叶歆推开他的手,不服气,“我有什么吃不得的,不要什么都管好不好?”

    “好。”努尔哈赤答的干脆,松开手起走向谈笑风生的莽古尔岱。

    叶歆斟酒的手顿在半空,按常理说努尔哈赤应该恼怒的教训她才对,他怎么走了?叶歆心里实在不自在,可瞬间后又觉得自己莫名其妙,苦笑着一杯一杯的将那微辣苦涩的液体灌进体内。

    当意识越来越模糊的时候,当灌进嘴里的酒越来越不浓烈的时候,一只带了薄茧的大手扼住了叶歆的手腕。“不许再喝了!”

    不容置疑的命令里带了些许心疼,眼前的人影晃了三晃,叠了三四个重影,醉眼朦胧的叶歆狠命摇了摇头,又揉了揉眼,才终究把那人看的清楚。嘿嘿傻笑着去拉那人的手,“大哥,你也跟我一起喝。这儿的酒就是纯正,不像我们那儿什么都掺假,连酒都不纯正。”在现代的确很难喝到这么纯正的酒,叶歆举了杯子,在黑着脸的布扬古勉强晃了晃。

    他们叶赫什么时候造假了?看着叶歆微醺红润的脸颊,布扬古心头一软,夺了她手中的酒杯,“东哥儿,不要再喝了,你醉了。”东哥儿醉酒总闹事,他这个做大哥的最了解。她心里存了太多不满,如果这个时候在建州爆发,只怕会惹出很多乱子。可布扬古并不知道,眼前这个东哥儿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东哥儿,她喝多了不会闹场,只会哭哭笑笑,痴痴傻傻。

    叶歆拂袖,很不满意的嘟嘴,“我没醉,不过才一壶酒哪里就会醉了。”她瞪圆了眼睛,努力想要把眼前的两个影子合成一个,可却是白费力气。她醉了,醉的已经看不清人了。

    布扬古看她挤眉弄眼的模样,哭笑不得,揉着她的太阳,“小祖宗,你没醉怎么看不清人了?别喝了,大哥送你回去吧。”说着就要将叶歆抱起来,可手才触及她的腰间才猛然想起,这里不是叶赫。她再不是叶赫的格格,而是努尔哈赤的福晋,手尴尬的蹲在半空,布扬古生平第一次面对叶歆觉得无力。她再不是属于自己的了。

    叶歆倒是熟门熟路的靠近了布扬古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倚靠着,“我想回家,在这儿好累。为什么每个人都把我当成棋子,为什么大家总要利用我。阿玛,哥哥还有叔叔,我那么努力的把他们当成亲人,可他们却一次又一次的将我推向深渊。布扬古那个混蛋他还要让孟格布禄把我带走,他又老又丑又色,怎么能这么对我呢。”

    似乎有温的液体打湿了衣襟,布扬古低头看着怀里的叶歆,两行清泪滑过她俏丽的脸庞。心揪的难受,他拍了拍叶歆的背,“对不起,东哥儿,我没办法。”

    “我想回家。我不要努尔哈赤……”叶歆喃喃自语,含糊不清的嘟嘟囔囔,布扬古再听不清下文。她的眼泪肆无忌惮的流淌,仿佛已经流进了他的内心。充满恨意的目光投向正款款向他们走来的努尔哈赤,那一刻,他从未有过如此强烈的**,他真的想生生扭断那个高雅的脖子,让那张英俊的头掉在地上沾满泥土。

重要声明:小说《清覆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