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脸上有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苏惠茜 书名:清覆天下
    天边云散,一缕晨曦向大地。一辆金毡马车,从一道峡谷间缓缓行驶而出,眼前豁然开朗,赶车的小厮冻的两颊通红,可却依然兴致盎然的哼起小曲儿。皑皑白雪覆盖下的广袤原野,竟因为他的歌声而平增了几分生气。

    马车虽已尽量缓行,可路况不平,还是难免颠簸。蜷在马车内的叶歆,只觉得周摇摆不定,蹬了蹬缩了一夜有些发麻的腿,又伸了伸一直抱着什么东西的双臂,最后才不不愿的缓缓将眼睛睁开。

    后颈和头都疼得厉害,叶歆翻了翻眼皮准备再补一觉。可却又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头顶似乎有均匀而温的呼吸传来。猛的瞪大眼睛,叶歆的心跳陡然漏掉一拍。

    近在咫尺的一张俊脸,修眉俊目,正面带微笑静静的盯着自己。叶歆惊呼一声迅速起,正和毫无防备的莽古尔岱撞个正着。

    “你干嘛?好疼啊。”莽古尔岱呲牙裂嘴的捂着额头,搞怪的表和儒雅的外表形成巨大反差。

    叶歆揉着被撞的额头,眼冒金星,“你怎么在我上?”

    “这是我的马车!”莽古尔岱敲敲下的车板,“什么在你上,这种话可不能瞎说。我要是爬上你的,布占泰一定会把我五马分尸。”

    这人说话忒不客气了,叶歆瞪着莽古尔岱,腮上做烧却依然故作镇定的清清嗓子,“咳,我……我怎么在你的马车上?”而且,还躺在这家伙腿上睡了一夜。叶歆看了看莽古尔岱被自己枕皱了的长袍,撇了撇嘴。

    “布占泰托我带你逃出建州。于是我就把你塞进我的马车了。”莽古尔岱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理了理发丝和衣领,重新回到那副骗人的儒雅相。

    叶歆“腾”的一声迅速起,“我不能离开建州!”

    义正言辞且又十分焦急,这样子谁看了都会跟着紧张的。可对面的莽古尔岱却挑眸看了看离叶歆头顶只有几厘米的车顶,大舒了一口气。“还好我的马车够高,否者你的头又要吃苦了。”

    什么跟什么?叶歆也抬头瞧了瞧涂有蒙古图腾的车顶,心有余悸。“你,”下一秒叶歆似乎又注意到什么,伸手毫不客气的指着莽古尔岱,“别转移话题,让你的马车快些停下来。我不要离开建州。”

    莽古尔岱一脸天真无邪的表看着叶歆,“为什么?你喜欢胡子拉碴的努尔哈赤?”

    “他仪表不凡,英俊潇洒,什么时候胡子拉碴了?”叶歆不满的反唇相讥,就算眼前这小子长的秀色可餐,可也不能随便侮辱别人吧?努尔哈赤再怎么说也是长的不错的。

    “他不是么?”莽古尔岱故作夸张的瞪大眼睛。“那家伙老谋深算又用兵如神,据说也已经三十出头,妻妾成群,不管怎么说都得是个胡子拉碴的胖老头啊。”

    什么什么跟什么?叶歆白了一眼眼前这个面容好,智商欠缺的家伙,“他看起来没比你大多少,但却比你这油娃娃帅气很多!”

    莽古尔岱看着叶歆不屑的表,抚掌大叫,“原来你真的喜欢努尔哈赤!既然这样,我是坚决要把你带回蒙古的!”

    “什么?”叶歆完全搞不懂眼前少年的思维逻辑,望天三秒,继而又将目光落在他脸上。“什么乱七八糟的,我都被你搞糊涂了。快让你的马车停下来,我要回建州。”

    莽古尔岱伸手拉住要掀开帘子跑出去的叶歆,“喂!别闹,你现在出了建州已经回不去了。”

    叶歆跌坐在莽古尔岱边,仍旧不死心的挑开窗帘向外望去。被马车甩在后的那条峡谷她记得。那是建州的入口,好吧,她不得不承认自己醒来的时间太晚了。

    放下窗帘的一瞬间,叶歆的脸上划过一丝近乎于绝望的神。莽古尔岱凑到叶歆面前,好奇的仔细打量着她。叶歆不客气的将手掌扣在他那张好看的脸上,用力向后一推,“看什么看?我脸上有花啊?”

    “没有。”莽古尔岱抓下叶歆的手,努力摇头。

    叶歆不耐烦的白了他一眼,“没有还看什么看!”

    “但是你脸上有字。”莽古尔岱一脸认真相的盯着叶歆。

    叶歆依然不耐烦的白他一眼,依她看,不是自己脸上有字,而是这小子脑袋有病。

    “努、尔、哈、赤四个大字就印在你脸上。”莽古尔岱一字一顿,从左至右狠命的点了叶歆的额头四下。她不得不吃痛的捂着额头错开子,瞪着眼前的少年,“你胡说八道些什么?你脸上还有布喜娅玛拉五个字大字呢。”

    “我可没有。”莽古尔岱摆手,极力想要跟着五个字撇清关系,“这五个字被印的男人太多了,我可不稀罕。”

    意思就是不稀罕叶歆呗?这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儿,可叶歆偏就觉得这话非常不顺耳,没好气道,“你少胡说八道,你和布占泰到底要做什么?”

    “很简单。”莽古尔岱耸耸肩,“布占泰把你从努尔哈赤的狗爪下救了出来,我负责把你运到喀尔喀看管数年。等布占泰有机会回到乌拉时,再来我们喀尔喀接你。”

    这样听起来,自己好像是一件属于别人的物品,被抢来抢去,又运来运去,这让叶歆极为不爽。“我又不是东西,被你们送来运去的。我不管,我要回建州!”

    “你回不去。”莽古尔岱无奈的摊手,“我要是现在放了你,搞不好你会被哈达部的色狼们劫持。你要是想喂狼,就跳车吧。”

    莽古尔岱指了指车窗,极为不屑的看了叶歆一眼,继而又转躺在了宽敞的座椅上。“昨儿被你枕着一夜,我都没来得及好好睡一觉。”

    叶歆站在原地,看着十分气人的莽古尔岱一时语塞。布扬古八成是找了哈达部的孟格布禄把自己弄走,那家伙在女真各部赫赫有名,是个吃美女不吐骨头的色魔,如果自己真的落在她的手中……

    叶歆眼前似乎已经浮现出一副、乱,暴、力的画面,猥琐的胡子叔迫不及待的爬上她这伪萝莉的得她只能泪眼朦胧且瑟瑟发抖的不停向脚移动。

重要声明:小说《清覆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