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意外营救(一)(加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苏惠茜 书名:清覆天下
    收藏好不容易满了一百,拖了两天才加更。话说走过路过的同学,果断收藏下吧。

    ***********************************************************

    “我说,那会儿怎么觉得二楼有个人那么眼熟。那分明就是布占泰大哥,乌拉部贝勒满泰。”

    褚英和代善闻言都向费英东投去询问的目光。

    原来费英东第一次和褚英到达这茶楼前,曾无意间向楼上瞟了一眼,当时就觉得那坐在窗口的人及其眼熟,可那人关窗的速度太快,他又忙着要去找代善所以并未多想。如今想来,那人岂不就是乌拉部贝勒满泰。

    褚英和代善对视一眼,“他来叶赫做什么?难道是要将布占泰弄走?”想到这,不拍案而起,“不行,我得去把那小子抓回去。”

    “慢!”代善起,按压住褚英的肩膀。“大哥不要冲动,我想阿玛应该早已经派人跟着了。方才我也同样看见了扈尔汉进入这间茶楼。”

    褚英顿住脚,有些弄不清楚况,“会不会是阿玛设的局?或者……满泰也是来抢东哥儿的?”

    代善做了噤声的动作,匆匆向门口走去,透过轻轻开启的缝隙向外望去。布占泰和满泰正相互交谈着匆匆向外走去,而同他们同行的是两个未曾谋面的少年。

    褚英赶过来凑到代善边,目光也同样落在那四人上。“那两个是女人?怎么留有鬓角?”

    “只怕不是女人,”代善摇摇头,“你瞧他们虽是高挑清瘦但却没有女儿家的媚态,再看他们的鞭子,还未齐腰,怕是蒙古人。”

    褚英闻言大吃一惊,“是东蒙古喀尔喀的人?他们怎么和乌拉部搞在一起?”

    代善将门拉开,目光依然投向茶楼门口,“不知道,不过我觉得和东哥儿有关。”

    “你是说他们也来抢东哥儿?”

    “放心吧,阿玛不会让他们抢走东哥儿姐姐的。”代善拍了拍褚英的肩膀,一脸笃定。

    褚英推开代善的手,急忙向外走,“你回去向阿玛禀报这里的况,我要回去带走东哥儿,绝对不能让她和阿玛成亲。”

    代善一个箭步上前,牢牢扣住褚英,“大哥,阿玛不会和东哥儿姐姐成亲的,稍安勿躁。”褚英一把推开代善,“聘礼已经下了,而且整个费阿拉成都在为这场婚礼忙碌,阿玛是肯定会娶走东哥儿的。”

    “你不能现在带走东哥儿姐姐,我倒是有条妙计,既不用得罪阿玛,又不用让他们成亲。”代善勾了勾手指,褚英会意凑上前去,兄弟二人便切切私语起来。

    叶歆坐在铜镜前,看着乌娜和琪琪格围着自己忙碌,大红色喜服映衬的她的脸色越发苍白。曾经被预留下来的小辫子被眼含泪的乌娜小心翼翼的在脑后完成髻,“格格,梳了这头您就真的成了淑勒贝勒的福晋了。”

    “还没拜堂洞房,言之过早。”叶歆摆弄着手中的耳坠,若有所思。

    乌娜看着凤冠霞帔,美的不可方物的叶歆,竟悲从中来放声哭了起来,“格格明明应该是穿着这衣服嫁给大阿哥的,格格明明应该和大阿哥白头皆老举案齐眉的,那是你们从六岁开始就订下的誓言啊。大阿哥怎么能忘了,他怎么能不来救格格呢。”

    叶歆看着乌娜,微微愣了神,“乌娜,别哭,别哭,不管我嫁给谁都是你陪着我不是么?”叶歆伸手去拉乌娜,小心的用手帕拭去她的眼泪。琪琪格站在一旁也掩面抽泣起来,“乌娜,你别哭了,你这样格格心里会更难过的。”

    叶歆再次将目光投向铜镜,绽放的越发妖娆的容颜此刻却不带一丝生机。女人最重要的一天,于她来说确实天底下最大的一场谋。她来,为了成全他的霸业,可她活着,就一定要成全自己。

    现在她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等待着努尔哈赤安排的逃亡。

    “格格,时辰到了,贝勒爷来接新娘了。”

    有老嬷嬷掀了帘子探头进来,脸上堆满了笑容。门外的喜乐和着人们喝彩的声音也随着挤进了门帘。

    叶歆点点头,将盖头放下,自扶了乌娜和琪琪格的手艰难的向屋外走去。

    耳边的喧闹声,眼前的一片红光,模糊的视线,让一切原本喜庆的场面都变得尤为可笑。红盖头下那举世无双的柔美双眸正迅速的扫视着所有她熟悉的影。

    泪眼朦胧的孟古姐姐,在丫头的搀扶下远远的看着叶歆,没人知道她心里到底是怎样的五味交杂。面色郁的布扬古和神色怪异的金台石也站在人群中紧紧的盯着那一红妆的新娘,没有人知道他们深邃目光下到底是怎样的狠算计。只有叶歆一个人懂,可是可笑的是他竟在布扬古的眼眸中看到了一丝不舍。

    酒宴的闹气氛一直持续到很晚,灯火通明的大气腾升。褚英一反常态的安静坐在席间,不吵着和别人干杯,也不歇斯底里的讨要东哥儿。

    努尔哈赤一大红喜服被众人围绕,虽不停的碰杯饮酒,可目光却一刻也没有离开褚英和代善。

    “贝勒爷,您就不要再喝了吧。”当舒尔哈齐又一次举起酒杯递到努尔哈赤面前时,何和礼却出手相拦。

    舒尔哈齐的手顿在半空,面色不虞,“何和礼,我们兄弟喝酒,与你何干。走开走开,不要扰了爷们的兴致。”

    何和礼拱手作揖,神色恭敬语气却极为诙谐,“三贝勒息怒,今儿是贝勒爷大喜之,喝多了岂不是亏待了洞房里的小新娘?”

    舒尔哈齐闻言大笑,“是了是了,那可是咱们女真第一美女。哈哈,哥,今儿先放了你,**一刻值千金,你且去洞房吧。”

    努尔哈赤朗笑一声,拍了拍舒尔哈齐的肩膀便转离开。

    何和礼紧步跟上,只听努尔哈赤低声道,“扈尔汉可等在那儿了?”何和礼点头,“一切都准备好了,只等贝勒爷下令。”

    努尔哈赤抬头看着向自己走来的代善,勾唇而笑,“老二来了,只怕老大已经动手了。你且要扈尔汉去准备吧。”

    “是。”何和礼匆匆的瞥了一眼缓缓走来的代善,一个闪走出了大

    红烛摇曳中,叶歆摸了摸左耳的耳坠,那里承载了褚英所有的和期待。如果猜得不错,今夜能来带她走的人应该是褚英吧。

    满室的红色罩着一层朦胧的光竟是说不出的旖旎。叶歆摘去盖头,正准备活动一下早已坐僵的双腿时,忽而有黑影越窗而入。虽然她早有心里准备,可看到那人时也不免掩唇惊呼。

    “怎么是你?!”

重要声明:小说《清覆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