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契约令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苏惠茜 书名:清覆天下
    努尔哈赤最喜欢叶歆的直接,聪明而不做作,勇敢又不骄傲。“什么交易?”

    “我做你灭海西女真四部的最好借口,我可以永远在名义上属于你,但你要许给我自由,让我可以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叶歆自信的盯着努尔哈赤,认定他一定会点头

    努尔哈赤蹙眉,脸色迅速黑了下来,“你不是在和我谈交易,你是在挑衅我。名义上属于我,私下却要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你蔑视我努尔哈赤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

    叶歆不慌不忙的看着努尔哈赤,“你又不喜欢我,我这么做又不会伤害你。”

    “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你?”努尔哈赤反问,深如潭水的眸子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

    “你当然不喜欢我,”叶歆回答的干脆利落,“你若喜欢我,怎么舍得用我扣留我阿玛的尸首来威胁叶赫。你非但不喜欢我,你连姑姑都不在乎。”

    “何以见得?”

    “你若在乎姑姑,怎么可能与叶赫为敌,又怎么可能亲手斩杀了她的哥哥,还要威胁她的侄女同她共侍一夫呢?”叶歆看着努尔哈赤,声音清脆,字字掷地有声,直说的努尔哈赤心头一紧。

    “不是我与叶赫为敌,而是叶赫意在灭我建州。”努尔哈赤压抑着内心强烈的不适感,依然面色沉静。“两步交战,刀剑无,布斋的死也是我始料不及的。”

    “那故意斩断他的尸首,威胁叶赫又怎么说呢?”叶歆反问,似乎并不想放过努尔哈赤。

    努尔哈赤眉头紧蹙,不答反问,“东哥儿,你恨我?”

    “不恨。”叶歆摇头,“只是不喜欢罢了。别扯那么远,我们来说那笔交易。”

    努尔哈赤自嘲的一笑,“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和女人做交易。好吧,我答应你。但是,总有一天你会投入我的怀抱。”

    叶歆看着他自信的笑容和英俊的面容有些难过,她来到这个时空注定了要和努尔哈赤纠葛一生。只是,她希望那纠葛只和利益有关而无关乎感。眼前的这个男人太高深莫测,太冷酷无,那双深邃的双眸下是任何一个女人都猜不透的愫。只怕那被紧紧锁住的心也是任何一个女人住不进去的地。

    叶歆看着努尔哈赤把一枚小小的令牌塞进自己手中,有些错愕,“给我这个做什么?”

    那纯金令牌做工精致,形状竟是很少见的枫叶,上面清晰的刻着努尔哈赤的名字。这东西很奇怪。

    努尔哈赤握住叶歆的手,“这令牌当做是你我契约的见证。令牌在你手中,契约生效,在我手中,则失效。”

    “哈?”叶歆的目光不停在令牌和努尔哈赤之间流转,“这是什么道理?你若强抢而去,我也拦不住你,这样一来岂不是我要吃亏?”

    “总有天你会心甘愿放在我的手中。”努尔哈赤起有成竹的样子让叶歆有点恼。

    “不会有这么一天的,我保证。”叶歆迅速将令牌揣入怀中,异常坚定的回答,直到努尔哈赤拂袖离开她依然保持着屹立的姿态。

    努尔哈赤想吃定她,做梦。对于一个可以牺牲一切来成全自己**的男人,她是不屑一顾的。在她心里,男人对待应该像褚英那样义无反顾。

    “可是……为什么我好像更喜欢代善一点?”叶歆喃喃的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她也有点猜不透自己的心思了。

    初来建州时他被褚英的吸引,她欣赏他对的执着,感动于他为不顾一切的勇气。后来遇见布占泰,他风流倜傥,擒故纵,让蒙上一层淡淡的迷雾,这种神秘感又牢牢的牵动了她的青丝。再后来,和代善重逢,他总是一声不响却恰到好处的出现,化解她的危难,宁可让自己伤心痛苦也不想要别人受伤,他的理智他的温柔也让她无法自拔。

    叶歆有些想不透自己到底在想什么,但是有一点她现在很坚定,手上的这枚令牌是绝对不会被送到努尔哈赤手中的。因为,她最讨厌被人利用,她绝对不会上一个利用他的男人。

    褚英坐在茶楼上等了又等,盼来的却不是代善而是满头大汗的费英东。

    “代善呢?”褚英起,向门外张望。

    费英东气喘吁吁,腿下一软重重的跌坐在凳子上,仰头看着褚英不停擦拭额头大汗,“方才在回来的路上,二阿哥不知道是看到了谁,二话不说就追了上去。他左拐右拐的,街上人又多,我根本跟不上他,我们俩就这么走散了。”

    “你,真是笨死了。连老二你都跟不住。”褚英回手将门摔上,坐回到桌旁怒视着费英东,脸上写着大大的不满。

    费英东极其委屈的一瘪嘴,“二阿哥的功夫咱们整个建州有几个人能敌得过?我跟丢了不是很正常么?”顿了顿,似乎又想到什么,神色变得更为委屈,“我……我只顾着拉二阿哥赶来,没有告诉他你到底在哪儿等他,只怕,他找不到咱们。”

    “什么?”褚英瞪大了眼睛,显然是被糊涂的费英东气得够呛。半晌才不耐烦的挥挥手,“罢了,罢了,咱们继续出去瞧瞧有没有什么线索吧。”

    “哎。”费英东赶忙起,跟上褚英。

    可才行至门口,褚英的手才刚碰到门,它就被人从外面轻轻推开。推门而入的代善显然也是吓了一跳,同褚英一起愣在当下。

    “你怎么找到这儿的?”褚英一脸诧异,代善如今真是越发的神通广大了啊。

    代善不紧不慢的进了门,“方才我看见了布占泰,便一路跟着他,不曾想他也来了这间茶楼。行至茶楼门口,我见他上了楼再一回头便看见了费英东。”

    这么说,是代善不知不觉的跟了费英东的脚?褚英转头向费英东投去鄙视和愤怒的目光,吓得费英东不得不低头缩脖做出一副心虚理亏的样子。

    “布占泰?布占泰来这里做什么?”瞪够了费英东,褚英这才想到重要的环节,忙转头诧异的看着缓缓入座的代善。

    代善摇摇头,表示不解。一旁的费英东却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拍额头。

重要声明:小说《清覆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