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私下交易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苏惠茜 书名:清覆天下
    在人头攒动的大街上找人,无异于大海捞针。褚英焦急的目光不停在人群中扫,拉了边跟随的费英东一把,“你瞧着,谁像蒙古人?”

    费英东收回四下张望的目光,看着褚英一脸认真,“额前留发的,穿蒙古袍子的便是啊。”

    褚英横眉,“你以为蒙古人都是傻瓜么?他既是潜入建州怎么可能穿着蒙古的衣服?”

    费英东憨厚的挠挠头,“大阿哥英明。”

    “你……”难得费英东夸一次褚英,可他却完全没有兴致高兴,颇为不耐烦的甩手,“大福晋要莽古济传这话给我有用啊,我根本拿不到人。”

    费英东也觉得这事儿大福晋做的不地道,既是要告诉大阿哥何不说的明白点,光指出这一条街来,到哪儿去找?这可是贸易集市,今儿是赶集的子人多的不得了。

    褚英站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猛然想到了什么,急速转,拉了犹自费神思索的费英东。“方才只顾着着急出来,竟忘了叫上代善。他脑子灵光,一定能很快找到的。你快回城去找二阿哥,我在前面的茶楼等你们。”

    费英东顺着褚英手指的方向看去,那座茶楼二层靠窗座位似乎坐了一个眼熟的人,可还来不及再看清楚,开启的窗子便被人迅速关上。

    “愣着做什么,快去。”褚英着急的推了一把愣怔的费英东,大步流星的向那茶楼走去。

    费英东连连应着声,也快步转离去。

    叶歆和皇太极回到孟古姐姐住所处时,正巧金台石也在。他兄妹二人正顾自说着儿时的趣事,少见是一幅和谐的画面。

    叶歆远远的在门口瞧着,知道自己一旦踏进这屋门就会破坏这和谐的场面,于是蹲揉着皇太极的小脑瓜,柔声道,“你自己进去给额娘请安吧,我子有些乏了先回屋休息了,晚些时候再来。”

    皇太极将门帘掀开一角探头瞧了瞧,转过头对叶歆道,“我同你一道走吧。额娘和舅父正聊的开心。”

    “恩。也好。”叶歆重新站起,拉了皇太极的小手准备离开。可就在转的瞬间,撞上了一个结结实实的膛。

    错愕的抬头,对上一双犀利的凤眸。努尔哈赤嘴角噙笑,优雅至极的站在叶歆面前。

    “给贝勒爷请安。”

    “儿子见过阿玛。”

    几乎是同一时间,叶歆和皇太极双双行礼问安。

    努尔哈赤的双眼未曾离开叶歆一秒,然而手却很自然的拉起了皇太极,“都起吧。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回阿玛话,是方才从二哥那讨来的三国。”皇太极恭敬的答着话,小眼神儿状似无意的瞟向了叶歆。

    “恩。是个好学的好孩子。不过,老八,这里面写的可都是汉人那些个诈狡猾的计量,你这个年纪最好还是不要看。”努尔哈赤拿过皇太极手上的书,随意的翻看着。

    汉人诈狡猾?好像你们女真人有多好似地。叶歆对于努尔哈赤的话十分不屑,可面上却依然平静如旧,“贝勒爷想必是和叔叔,姑姑有要事相谈,东哥儿不好打扰,先告退了。”

    叶歆福了,不等努尔哈赤发话,便要离开。可是不用想也知道,努尔哈赤怎么可能让她轻易的走。只那么稍稍一伸手,一用力就把叶歆牢牢拉住。“我是专程来看你的,和金台石不相干。”

    声音低沉温柔,而又透着坚定。代善像极了他儒雅的一面,褚英又像极了他固执的一面。叶歆回头看着他有那么一瞬间的愣怔,随后奋力的将手抽了回来,“不知贝勒爷有何吩咐。”

    语气冷冷的,神淡淡的,她极力的想用自己的表现来告诉努尔哈赤,自己讨厌他,更多的是害怕他。这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男人,随时会把自己推到风口浪尖上。

    努尔哈赤对叶歆的冷淡极为不满,可还是耐着子,低头对皇太极道,“老八,书房里阿玛给你置办了新书。你先去看看吧,手上的这本缓缓在读。”

    皇太极接过努尔哈赤手中的书卷,规规矩矩的行礼告退,临行时还不忘看叶歆一眼,只是没有人看懂那平静的眸光下是怎样的愫。

    屋内飘着淡淡的熏香,温暖的气息萦绕着整个房间,可面对着努尔哈赤而坐,叶歆感到的只有阵阵寒冷。

    沉默在两个人之间持续了好久,努尔哈赤的手指一直在轻轻的敲打椅子的扶手,剑眉紧蹙似乎有什么话不知如何开口。

    叶歆还是选择了先打破沉默,“贝勒爷是想说我们成亲的事儿吧。”这个时候来见她,除了说这个还能是什么?

    “恩。”努尔哈赤点头,剑眉舒展,那带着自信和魅惑的笑容浮上脸庞,方才一瞬间的失神全然不见。“我想问你,你是心甘愿想要嫁给我,还是为了要回你阿玛的尸首而被无奈?”

    叶歆盯着努尔哈赤,半晌竟忍不住嗤笑出声,“有什么不一样?甘不甘愿不都要做你的福晋。”

    努尔哈赤看着叶歆,压制着内心的恼火,“如果你不愿意,我可以不娶你。”

    “算了吧。”叶歆摆摆手,一副我完全不领的神色。

    是啊,叶歆又不真是十三岁的小孩子,她又不是真的不明白这帮男人们在玩什么把戏。努尔哈赤怎么可能娶自己过门,她叶赫那拉布喜娅玛拉若要真的成为哪个男人的私有财产还怎么顺理成章的为努尔哈赤挑起各方战争?别说布扬古舍不得把自己嫁给努尔哈赤,就算努尔哈赤本人也不舍得真的将她据为己有,最起码名义上不会。

    努尔哈赤跑到自己面前来充好人,卖面子,她叶歆不稀罕。

    努尔哈赤早就想到叶歆会拒绝自己,所以依然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随意的波动了一下叶歆左耳的耳坠,“这坠子,褚英他额娘生前是极喜欢的。她一定想不到,有朝一我的女人会带上。”

    叶歆最讨厌绕弯子,不就是想要迫她翻脸不嫁他么?子向后闪了一闪,盯着努尔哈赤,“贝勒爷,其实你心里是不想娶我过门的吧?不如我们做笔交易?”

重要声明:小说《清覆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