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暗流涌动(加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苏惠茜 书名:清覆天下
    收藏增加,特此加更一章。顺便弱弱的继续求收藏,推荐。

    ********************************************************

    不解释么?那数到三就离开。叶歆在心里默默的念着,一,二……顿了好久都不舍得念到三。

    “我兜兜转转想到这个法子,只是不想你们任何一个人受到伤害。”代善低沉的声音中夹杂着叹息,让叶歆不由自主的心疼起来。他总是事事为人着想,他总是不考虑自己的感受。

    叶歆转,对上代善温润的双眸,“那你是在帮助你阿玛留住我?”好吧,叶歆不得不承认,明明代善想出的是个好方法,可自己还是要任的和他争执,故意的去挖苦讽刺他。

    代善的眸光瞬间黯淡,无措的将目光从叶歆脸上移走,轻轻嗯了一声。他应该再说些什么的,可是什么也说不出口,满心的愧疚和难过让他无从开口。

    叶歆明白他心里一定也不好受,所以只能勉强的笑着拍拍他的肩,“趋利避害,我明白。”明明是想安慰他的,可话一出口还是带了太多的讽刺。

    代善垂眸,不敢去看叶歆,双手不停紧握成拳。转向屋里走去,“我们屋里坐吧,等皇太极和莽古济处理好他们的事儿,我就送你们回去。”

    叶歆点点头,随后跟上。看着代善落寞的背影她很想说一句对不起,可是倔强如她,即便承认是错,也不可能开口。

    代善的屋子同叶歆所见的都不同,在这个还没有接受太多汉文化的时代,他竟将屋子布置的及其雅致。书画摆设,处处透着书香气。

    叶歆正惊叹于他高雅的品味时,忽而听见代善略带迟疑和惊讶的声音,“你怎么来了?”

    慌忙转,目光不由自主的定在了门口。

    一袭月牙白色长裙,配上好看的鹅黄色夹袄,姿小,举止文雅,那精致的小俩把头下是一张秀丽非常的俊脸。叶歆看着门口的少女,不愣怔。饶是她整对着镜中的所谓第一美女,也不得不惊叹于眼前女孩的美貌。美不在于外貌,而在于神态,她温柔娴静的姿态,仿佛有让整个世界为她安静下来的力量。

    她是谁?

    叶歆正疑惑间,只见那少女上前来,微微一拜,递上一枚小小的令牌,“爷忘了带这个,我想今儿你一定用的上。”

    代善接过她手上的令牌,眉头微蹙,“有心了,只是……我不是忘记带,而是今儿用不上。”代善的语气中似乎透着一丝愧疚,叶歆远远的看见了他眼底的纠结。

    心里好像有点不舒服,叶歆凑上前,看着代善,“二阿哥不给介绍一下么?”

    微微的愣怔后,代善例行公事般的指了指那美少女,“这位是我的嫡福晋,李佳氏。”转而又对李佳氏,道,“这位,是叶赫的布喜娅玛拉格格。”

    嫡福晋?嫡福晋?!嫡福晋?!他才十一岁,他才十一岁,就有了老婆。叶歆的心里,惊异竟多余醋意。是了,是了,这个时代孩子成婚都早,褚英不过才十四岁,不是已经妻妾成群了。叶歆,要淡定!

    “妾,见过格格。”那李佳氏温顺的行礼问安,倒叫叶歆不好意思起来。手左摆右摆了好几次也没能将礼行的周全,她有些紧张了,或者更多的是慌张了。

    “你先下去休息吧,我和格格还有别的事要谈。这令牌,我今儿用不上,你拿回去吧。”代善将手中令牌重新又放回到李佳氏手中,柔声说着。

    李佳氏接过后匆匆的看了代善一眼,眼底似乎闪了泪光,而后又行礼退出。叶歆看着她的背影,狐疑道,“那令牌是做什么的?”

    “是出城必用的凭证。”代善状似不经意的随口答着,拉着叶歆在椅子上坐下。

    叶歆似乎有些明白了刚才那两个人眼神的交流,“她以为你会带我出城吧?”

    代善倒了茶递给叶歆,淡淡的嗯了一声。

    “她是你的结发妻子么?怎么一点也不了解你。你怎么可能带我走嘛。”

    代善拿着杯子的手在空中顿住,看向叶歆的眼眸中是说不出的难过。

    不是,不是,她不是那个意思。她是想说,从来不愿意别人受到伤害的代善,怎么可能撇下妻子带叶歆走。可是她的话说出来的为什么带了挖苦和讽刺,她不是那个意思,她不想伤害代善。

    代善不说话,瞬间恢复平静把茶杯递到叶歆手中,沉默开始在两个人之间肆无忌惮的蔓延。直到皇太极和莽古济吵闹着进了门,才终止。

    莽古济耍赖般的拉着一脸不耐烦的皇太极,嘴里振振有词,“我是你的姐姐,你必须要把它给我。”

    皇太极手里抱着一本厚厚的书卷,努力用手肘推开莽古济,“去去,姐姐都应该让着弟弟,你这是哪门子的姐姐。”

    “你……”莽古济气结,等着皇太极不知道应该再用什么话对付她。正想着,一抬头看见了一脸探究之色的叶歆,惊呼道,“妖怪!”

    “……”叶歆无语的瞪大眼睛,看着莽古济,她什么时候成妖怪了。

    莽古济警惕的看着叶歆,一步一步挪到代善边,轻拉了他的袖子,“二哥哥,你怎么也和这个妖女在一起。额娘说了,谁和她走的近谁就倒霉。”

    代善板着脸,“莽古济,不要乱说话。她是叶赫的布喜娅玛拉格格。”

    “我知道,我知道,说的就是她。我额娘说,她就是个狐狸精,会害死好多男人的。今儿要不是二哥哥想出办法来把大哥支走,指不定咱们建州第一个被她害死的男人就是大哥呢。”

    自己的名声就那么差么?叶歆有些沮丧的看着一脸天真无邪的莽古济,伸手招呼依然狠命抱着书籍的皇太极,“八阿哥,咱们回吧。”

    “恩。”皇太极点头,上来拉住叶歆伸出的手。转的一瞬间用很怪异的眼神扫视了代善和莽古济。

    褚英被代善弄去哪儿了?他为什么没有折返回来?布扬古和金台石的葫芦里又卖了什么药,为什么早上眼睁睁的看着褚英把叶歆带走,却不出手阻止。自己又跳进了怎样的圈?叶歆的头开始隐隐作痛,她怎么那么倒霉?为什么要活在别人的算计中。

重要声明:小说《清覆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