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阴谋诡计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苏惠茜 书名:清覆天下
    叶歆怎么也想不到,在孟古姐姐的屋子里会见到布扬古。忽明忽暗的烛光打在他霾的脸上,让叶歆读不懂他眼中的愫。

    “你怎么在这儿?”叶歆看到布扬古,竟无法掩藏内心的厌恶和戒备。

    布扬古放下手中的茶碗,走到叶歆边。“妹妹不想见我?”他看着叶歆,眼神中满是算计。

    “当然不想。”叶歆毫不避讳,布扬古让她伤心透了。原本以为他会是一个疼妹妹的好哥哥,可怎承想他竟是那样**的利用她,在利益面前毫不犹豫的牺牲掉叶歆。

    布扬古蹙眉,对于叶歆的强硬态度他完全没辙。自己总不能当着姑姑的面再次狡诈的威胁她,总不能让姑姑也觉得他心狠手辣不讲面。

    见局面僵持,原本坐在布扬古边的中年男子不不阳的接了话,“东哥儿,兄妹吵架总要有始有终的。你不能一直和你大哥闹别扭吧?今儿给叔叔个面子,原谅他吧。”

    叶歆眯了眼去瞧那男人。微微发福的在一件玄色团龙长袍内,四方脸,黑面皮,和纳林布禄一模一样充满寒光的鹰眸紧盯着叶歆。这是纳林布禄的弟弟金台石,目前是叶赫东城的贝勒。他怎么也在这儿?

    叶歆看着眼前这两个明显是来算计人的男人,心思一转,笑着将手一挥,“好吧,看在小叔父的面子上,就不和哥哥计较了。”

    她忽然一副毫不在乎的模样倒是让布扬古一愣,还是金台石老谋深算,起络的拉过叶歆,嘘寒问暖起来。

    叶歆看着他虚伪的面容不感到反胃,偷眼去瞧同样一脸假笑的布扬古和面露担忧之色的孟古姐姐叹气。

    “叔叔和哥哥今前来建州,想必不只是想要看看我是胖了还是瘦了,是高了还是矮了吧?”叶歆实在无法再将眼前的戏继续演下去,在布扬古支开孟古姐姐后开门见山的问道。

    金台石笑道,“果真什么也瞒不过我们东哥儿,”转头又将目光投向稳坐一旁的布扬古。“布扬古,你来告诉你妹妹吧。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去安置了。”说罢,便将剑袖一挥带着随从先行离去。

    布扬古看着金台石远去的背影,又对后小厮使了眼色,屋子里的下人们见状通通行礼退出。最后出门的乌娜在关门前的一瞬间,依然充满担忧的透过门缝瞧了一眼叶歆,见她对自己微微一笑,才放心将房门关紧。

    布扬古先打破沉默,似乎是带了几分愧疚的看着叶歆,“东哥儿,努尔哈赤不肯归还阿玛的尸首,咱们还得另想别的法子。”

    叶歆看着布扬古那张虚伪的面容,冷哼道,“怎么,哥哥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即便是向海西四部征婚也没有人愿意与努尔哈赤为敌么?我看,不用想别的法子,明儿我就答应嫁给努尔哈赤,这样一来他必然是要将阿玛的尸首归还的。”

    “你是认真的?”布扬古忽略叶歆所有的挖苦和讽刺,鹰眸紧紧盯着叶歆,似乎要将她看穿。

    “恩。”叶歆挑眉点头,闲散的拨弄着灯芯。思绪随着烛光不停跳跃,布扬古和金台石今儿到底是想要唱什么好戏?

    沉默半山,布扬古突然森的笑了起来,“为兄正有此意,三之后努尔哈赤便要娶你过门。”

    握在手中银签子突然滑落在地,叶歆猛的抬头瞪着布扬古,“原你们都是商量好的,何苦来我面前演戏。”他能说出这样的话,便说明他们早就和努尔哈赤定下了契约,难怪那努尔哈赤算准了自己一定会留在建州,原是被自己的叔父和哥哥再次卖了出去。

    布扬古不缓不急的把从叶歆手中滑落的银签拾起,重新放回叶歆的手中,“不是演戏,是用婉转的方式转告你。三之后你便要披上嫁衣嫁给努尔哈赤。”

    叶歆甩开布扬古的手,将银签重重拍在炕桌上,厉声道,“既然左不过是要我嫁给努尔哈赤,你们何苦让褚英娶了二姑姑,白白断送了她的幸福?”

    “她才是真正嫁到建州的女人,而你不是。”

    “什么意思?”叶歆看着面色沉静的布扬古,有些迷糊。

    布扬古挑眉,“意思很明确,成亲当晚一定会有人劫走新娘,而那个时候阿玛的尸首也已经在运往叶赫的途中。这是咱们叶赫送给建州的大礼,你可要好好的把这礼送到。”

    布扬古是个绝好的导演,总是喜欢自导自演各种戏码,只是不知道这一次他是不是能演的漂亮。“劫亲的是谁?是我们叶赫的人,还是建州的人?”叶歆了解布扬古,所以最怕他会把褚英和代善算计进来。

    “都不是。”布扬古神秘的一笑,拍了拍叶歆的肩膀,“妹妹就等着看一场好戏吧。”

    会是怎样的一场好戏,布扬古和金台石的谋又将哪个部落算计进来不得而知。这些叶歆已经不想去关心,只要褚英和代善没事她就可以放心了。

    “格格,您的脸色怎么那么难看?大阿哥跟您说了什么?”布扬古走后,乌娜一直担忧的询问叶歆。

    叶歆将自己扔进里,懒懒的躺下,“没什么,明天你就会知道了。”

    “格格……”乌娜还是有些迷糊,依然不死心的想要继续追问,却被一同侍候叶歆的琪琪格拉住。“时候不早了,格格也累了一天,奴婢这就侍候您就寝吧。”

    “可是……”乌娜依然贼心不死,还想要穷追不舍。琪琪格是个极有眼力价的人,见叶歆懒懒的歪在上并不想说话,忙清咳一声,用力拉了乌娜,压低声音,“你瞧不出格格累了么?有什么咱们明天再问吧。”

    相比较琪琪格的聪明,叶歆更欣赏乌娜的憨厚,转面向墙壁,“你们也去睡吧,明儿一天还有的忙呢。”

    在叶歆辗转难眠的同时,建州的议政厅也同样灯火通明。努尔哈赤坐在帅椅上,将手中的书信拍在桌案上,沉声道,“东蒙古部落的人来了我们建州,为何之前一点风声都没有?”

重要声明:小说《清覆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