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错点鸳鸯(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苏惠茜 书名:清覆天下
    “啪”的一声脆响,褚英的手毫不留的落在一张粉嫩的小脸儿上,那素白的脸上顿时现出一个狰狞而丑陋的巴掌印。

    原本闭眼等着挨打的二格格在听到声音后小心翼翼的摸了摸自己并未被打中的脸,偷偷将眼睛睁开。只见对面的褚英膛目结舌的看着倒在地上的人,屋子里所有的人都陷入了茫然状态。

    原来是才刚进门的叶歆见褚英要对二格格大打出手,所以才不假思索的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挡在了二格格面前,承受了褚英那毫不留的一巴掌。这一变故让整个屋子里的人统统愣住,还是代善最先反应过来,忙跑到叶歆边将她扶起,“东哥儿,你没事吧。”代善关切的看着东哥儿,瞬间又觉察到自己的称呼似乎出了问题,忙回头示意用手掩住惊呼声的乌娜送上手帕,顾自小心的擦拭着叶歆嘴角的血丝。

    没事才怪,叶歆大翻白眼,夺过代善手中的帕子,猛的在嘴角一抹,目光咄咄人的投向依然愣怔的褚英。“新婚之夜你竟然打新娘子,褚英,连不见你倒是长本事了?!”

    褚英此刻懊恼至极,忙上前拉了叶歆的手心疼的抚摸着她被自己抽打的左脸。“东哥儿,怎么是你?这可怎么是好。”他显然是慌了神,早就不见方才的趾高气昂,满满的愧疚和自责让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颤抖。

    “嘶……”褚英的手指触及叶歆左脸的一瞬,她条件反的向后退了一步,倒吸一口凉气,没好气道,“你这个黑心鬼,竟下那么重的手,若不是我挡着,打在了二姑姑脸上才叫你不知如何是好呢!”

    提到那个二格格,褚英就一肚子火,要不是因为她怎么可能让东哥儿受这委屈。想到这,那火爆家伙转拉过已经完全陷入蒙圈状态的二格格,吼道,“全都是你惹的祸。今儿的事儿咱俩没完。”

    “正好!”那二格格也不是个吃素的,回瞪着褚英,气焰竟比方才还要胜了几分。“就算你想草草了事,我还不同意呢。”

    褚英一听这话更是火冒三丈,瞪了眼睛准备再大战几个回合。叶歆见况不妙,忙上前拉过褚英,又对那二格格道:“姑姑,消消气,有什么事好商量何必伤了和气。”

    好言相劝换来的可不是什么好脸色,那二格格脸色铁青瞪着叶歆,“你少装好人,若不是因为你这黑心的家伙何苦同我胡闹,那一巴掌原也该打在你这狐媚子脸上。”话说的咬牙切齿似乎还不够解恨,二格格又上前一步怒视着褚英和叶歆紧紧握在一起的手。“我说你怎么那么了解建州的大阿哥,还在路上和我说着他千万般的好,原你们就是相好的。你拒绝嫁给淑勒贝勒的原因才不是与他有不共戴天的仇恨,全都是因为这个黑心的家伙!你就是因为喜欢他才发下那样的毒誓,害的我离开叶赫,远嫁建州!”

    此话一处,众人哗然,叶歆甩开褚英的手慌忙上前捂住二格格的嘴巴,慌张的四处巡视,低声道:“这话怎么能浑说?若传到淑勒贝勒耳中岂不是要给叶赫带来麻烦。”

    那二格格显然是没有想到那么多,只是图一时口舌之快,此刻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略带几分慌张的看着面色诡异的褚英。

    众人原以为褚英会发火,却不料他诡异的一笑,“你当真觉得我有千万般的好?”

    这话是问叶歆吧,可叶歆还没来得及回答,代善就拿了才吩咐人取来在冰水中浸过的帕子走到叶歆边。看似不经意的插在她和褚英中间,将帕子递到叶歆手中,“东哥儿姐姐,用这个敷一下,脸会好受些。”

    他用一贯淡漠的样子说着亲切的恰到好处的话,叶歆现在已经默认了他在旁人面前对自己疏离的模样,便接过手帕,乖乖的敷在脸上,笑道,“谢谢。”

    “大哥,不管你和新嫂子有什么误会,今儿都看在东哥姐姐平白无故挨的这一巴掌上算了吧。如果再闹下去,阿玛若是知道了,只怕会惹来更大的麻烦呢。”代善转,不想给褚英发火的机会。他打断了褚英的问话,一定让那个家伙极为恼火。

    果然不出所料,褚英正怒视着代善,可听到他的话旋即又冷静下来。是啊,娶眼前这个女人原就是为了让东哥儿能取回布斋的尸首,原就是为了她的,怎么能因为自己对新娘的不满而让东哥儿为难呢。

    “今儿的事儿爷不和你计较,他若再敢这样,休怪我不留面。”褚英颇有威势的看着二格格,声音冷。

    二格格原是要对骂上几句的,可却被贴丫头哈达苏暗自拉住,一场风波就算到此平息。

    火辣辣的疼痛让叶歆不得不一直揉着被打的左脸,怨念的看着褚英,“若你再欺负我姑姑,我一定也毫不留的打上你一个嘴巴!”

    “东哥儿……我……”褚英见叶歆红肿着脸,早就心疼不已。可却笨手笨脚又笨嘴笨舌不知如何表达,只能急的干瞪眼。

    “算了算了,你们俩既然好了我也该走了。可不兴在胡闹了。”叶歆拍了拍褚英的肩膀,转向外走去。代善也匆忙道了别,跟了出去。

    “她装什么好人,若不是她我也不会嫁到这鬼地方。”二格格看着叶歆的背影小声嘀咕。可好巧不巧的就传到了褚英耳朵里,他转头冷声道,“我念你同东哥儿样貌有几分相似,原是想要给你几分宠的,你既不稀罕,从此就再别想见到我的影。”说罢便拂袖而去,不理会二格格在后的捶顿足。

    这是什么事儿,在叶赫的时候纳林布禄因为她的样貌和东哥儿有几分相似便格外给了几分宠,金台石更是因为这把她送来建州。如今呢,又因为这个荒谬的原因变成了下堂福。她是不是要一辈子都活在布喜娅玛拉的影中,为什么每一个男人的心里都有一个特殊的位置是留给东哥儿的?凭什么?她一定要给东哥儿好看,绝不能这么平白无故的受了冤枉气。

    月亮躲在乌云后不肯露面,使得夜晚变得诡异而清冷。代善跟在叶歆后看着那个小而倔强的影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你怎么闷闷的?”叶歆转头看着代善,他虽然有时候聪明的让人讨厌,可却是来到这个时代后第一个让自己感动过的人。对他总是有着比别人多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感

    代善扯扯嘴角,笑容极为苦涩,“没有,我只是子乏了。我送你去孟古额娘那儿吧,她已经着人找了你好一会儿了。”

重要声明:小说《清覆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